小清河复航工程平面布局图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范明昱 姜丙阳 济南报道

  这是一条横跨济南、滨州、淄博、东营、潍坊的黄金水道;

  这是在短期内能够带动济南市十万人就业的民生福利项目;

  这是济南人可实现在“济南港”坐船入海梦想的旅游线路;

  这是将改变城市格局打造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城市新名片;

  这是运量相当于胶济铁路的省内一次性投资最大航运工程;

  这是济南市由陆向海发展外向型经济的扛鼎之作……

  2023年上半年,更为宽阔、更为健壮、更为大气的小清河实现复航,上述的这一切都将逐一变成现实。

  作为历史上凭借航运辉煌一时的“黄金水道”,作为山东省目前“一纵三横”内河航运体系建设中的重要“一横”,小清河的复航,意味着济南这座内陆城市将重新打通入海之路。撑开齐鲁大地的骨架,亦可以发现这条可以“通江达海”的经济水动脉,正在山东大发展的恢弘蓝图上画着浓墨重彩的一笔。

  小清河复航工程济南段起点为荷花路小清河桥下200米处

  小清河济南历城段初现雏形的岸边坡面

  再造“黄金水道”:

  阅尽沧桑近900年,济南河流“通江达海”早已有之

  想要成为真正的“通达之城”,济南一直缺一张完善的内河水运网,如今这张网随着小清河复航工程的启动,正在逐渐织成。

  7月13日上午,济南已经进入汛期。“这几天连续下雨,小清河里面的水又涨了一些。”在中铁二十五局小清河工程施工负责人郑奇的带领下,记者走进小清河历城段施工现场。放眼望去,可以明显看到河道右岸已经修整出了坡面,河道内水流急速,运土车、挖掘机停在岸边“储备着能量”,等待着新一轮的开工。

  “一下雨就不容易动工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赶在汛期到来之前完成开挖河道的任务。”据郑奇介绍,由于每年进入汛期,济南的降雨持续增加,开拓河道迫在眉睫。“为了不让疫情影响工期,小清河的河道开挖在今年2月份就复工了,在汛期到来前的4个月里,工程队终于完成了23.34公里济南段的河道拓宽和加深工作。”

  考虑到安全问题,郑奇告诉记者汛期内不利于工程施工,等过了主汛期,小清河左岸将开始进行底宽23米的拓挖。在明年的6月30日,工程将完成河道的全程扩建,并对两岸护坡、水利设施、桥梁修建等工程进行修建,为小清河的复航打下基础。

  2020年济南两会期间,“加快推进小清河复航工程”纳入了政府工作报告中。济南为何如此重视该项工程?可以说在于一个“通”字。

  济南,济水之南,因水得名,也曾因水而兴。

  事实上,阅尽沧桑近900年的小清河,曾凭借着通航,让济南“通江达海”,盛极一时。

  小清河复航工程效果图

  在山东省交通运输厅六楼的办公室,记者见到了小清河复航工程专班办公室调研员王继宏。在他的办公桌旁,一张小清河复航工程总体布置图张贴在墙上。图纸显示,这条蜿蜒流淌的河流,自西向东流经济南、淄博、滨州、东营、潍坊5个城市,最后由寿光羊角沟注入渤海。

  元代于钦所著《齐乘》,是山东现存最早的方志,其中便提到“古泺水自华不注山东北入大清河,伪齐刘豫乃导之东行,为小清河”。

  小清河直通大海,一开航就成为了水上的黄金要道。

  究其原因,主要得益于鲁北渤海滩涂盛产食盐,致使小清河变为了盐运的重要商道。也正因此举,船舶源源不断地将海盐运输到当时的济南黄台港,漕船往来,商贾云集,致使济南的经济与城市地位一度得到提升。

  复兴“内河水运”:

  省内一次性投资最大航运工程,运量堪比胶济铁路

  “那时河里几乎每天都有运货的大木船,码头也繁忙一片。”

  7月8日,记者在探寻济南黄台盐仓码头遗址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位曾亲眼目睹码头繁荣景象的老人。老人名叫郗素娥,今年74岁,自小生活在滨州邹平县的小清河边,昔日滨州魏桥港与济南黄台港码头“人声鼎沸”的热闹场景,她都见到过。

  谈及小清河要复航,老人有些感慨:“很久没见过小清河上跑货船了,也一直念念不忘,等复航了,一定会常到河边看看。”在郗素娥的记忆中,自上世纪90年代她从邹平来到济南工作后,小清河里的水就越来越少,再后来就见不到货船了。

  黄台盐仓码头岸边的浮雕,呈现的就是当年小清河的漕运景象

  “小清河自发掘已有880多年的历史,1997年停航是多种因素造成的。”据王继宏介绍,小清河停航,水源不足只是一个方面,公路运输的快速发展对水运也造成了巨大冲击。

  从数百年前的水运兴盛,再到上个世纪的搁浅没落,小清河现在为何急需复航?

  “复航后,小清河1年的预测运量在4000万吨以上,相当于再造一条胶济铁路,不仅可以大大减轻公路运输压力,降低物流成本,同时作为国家大力倡导的绿色交通运输方式,其‘节能减排’效果也十分显著。”在王继宏看来,小清河复航符合时代发展的最新要求,可以充分发挥占地少、成本低、污染小的水路运输优势,为山东新旧动能转换、交通运输结构调整及济南城市群的建设做出贡献。

  概算总投资135.93亿元,小清河复航工程可以说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山东省最大的交通港航项目,足以凸显出它的重要性。

  此外,航运用水也是社会各界共同关注的一个问题。“小清河前期工作阶段对该问题进行了深入论证分析。根据历年水文资料预测分析,四级船闸建成后,小清河正常流量就可以满足航运用水需要”。王继宏告诉记者,“为有效保障水资源紧张情况下的通航,每级船闸还设计了翻水泵站,可以从下游回抽补水满足航运用水需要,实现水资源的综合、高效利用;金家堰船闸、王道船闸采用了带省水池的省水船闸设计,比普通船闸节水30%。”

  复航后会不会加大小清河污染?对此,王继宏说,小清河航运集中在小清河至渤海湾沿线港口相对独立的运行区域,现有内河船无法进入。复航后进入该航区的运输船舶将全部是两千吨级至三千吨级,使用LNG、锂电池等清洁能源的新型标准化船舶,船舶生活垃圾、污水等全部上岸处理,整个运输、装卸过程对小清河水质几乎不产生污染。

  复航后的小清河将是济南通向海洋的对外开放通道

  注入“发展动能”:

  由陆向海拓展经济腹地,济南人坐船入海指日可待

  毋庸置疑,随着内河水运的逐渐复兴,小清河的复航能够有效服务济南、滨州、淄博、东营、潍坊5市。

  近十几年来,小清河沿线企业发展迅速,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有20多家,主要有信发集团、魏桥集团、西王集团、京博控股等企业,复航可以促进良好的产业转型升级。“受制于铝钒土、铁矿石、煤炭、粮食等大宗货物运输的高成本,魏桥集团等企业发展不得不选择异地建厂。听闻小清河复航即将启动的消息,香驰良油等企业十多年前就在小清河傍规划建厂,渴望小清河早日复航。”王继宏说。

  将出海口延伸到家门口,意味着小清河有望成为贯穿山东省中部工业走廊的一条内河水运大通道,也将会是济南核心区直接通向海洋的对外开放通道。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协调推进小清河航运发展,山东省交通运输厅同步组织开展了沿线港口的规划建设工作,小清河沿线将建设济南、滨州、淄博、东营、潍坊5个内河港。

  2020年济南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高标准建设济南港”。作为起点港,济南将规划建设主城港区和章丘港区,形成“一港二港区”的总体发展格局。目前选址已定,主城港区位于荷花路跨小清河大桥下游两岸,章丘港区位于国道G308跨小清河大桥下游,一期工程计划年内开建。

  港区效果图

  马达轰鸣的货船,嘈杂忙碌的港口,运走了货物,换来了财富。

  初步分析表明,小清河通航后,预计能够带动沿线城市增加10万人的就业,不仅会有效降低沿线企业物流成本、提高企业竞争力,而且会吸引相关企业的集聚,促进临港产业和物流园区的发展,这对济南促进区域化经济发展,发挥省会龙头价值作用自然不言而喻。

  其实把视线再拉远一点,小清河复航通往的不只是繁华走向,更是济南城市的发展格局。

  最直观的体现是2020年济南政府工作报告中,“加快推进小清河复航工程”纳入了今年“加快提高对外开放水平,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重点工作任务中。在“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下,将小清河打造为“大强美富通”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一张城市新名片,这也展示了济南实现“通江达海”梦的雄心壮志。

  “只要能跑货船,自然就能跑客船。”王继宏表示,随着小清河综合治理工程的实施和小清河综合开发规划的编制落实,小清河沿线也将逐步发展成运输长廊、生态长廊、景观长廊、文化长廊。“目前小清河通航主要针对货物运输,打通海河联运。复航工程及综合治理工程完成后,随着沿线旅游资源的开发,未来也会进行通航游船的规划建设,届时济南人坐船入海将指日可待。”

  (大众报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