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刘飞跃 实习生 房一平

  89年,91年,92年,女生,黄河守堤人……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原本可以穿漂亮衣服,出入高端写字楼,但是在天桥黄河河务局泺口药山管理段却有三名“90后”,她们选择成为一名“黄河人”,在最美的年纪,把自己的青春抛洒在大堤上。

  本是最爱美的年纪

  却把自己包裹地严严实实

  7月7日上午10时许,相较于6日,清爽的河风不见了,代之以30℃的高温。泺口药山管理段女职工汪俊、孟秋爽以及张丽慧要进行劝导工作。因为汛期来了,黄河水位上升,不少钓鱼爱好者以及市民都来滩涂上玩。

  三位女孩子年龄都不大,一位是89年的汪俊,一位是91年的孟秋爽,另一位是92年的张丽慧。在准备巡查前,三位女孩子都换上了专门的防晒服,涂好防晒霜,戴上草帽,全副武装,做好一切防晒工作。虽然自己很爱美,但是为了能更好地工作,夏天也穿着长衣长裤,工作磨平了他们的爱美之心。

  “学生时代特别盼望工作后自己能挣钱买漂亮衣服穿。现在自己挣钱了,可以买时尚的衣服,但是穿这些衣服工作很不方便,新买的漂亮衣服只能放在衣柜里‘吃灰’。”张丽慧苦笑着说。

  孟秋爽说,日常巡查总会走到草地树林里,那里蚊虫很多,自己特别容易被蚊虫叮咬。每次巡查前都会提前喷好花露水,一次能用完半瓶。就算这样,有时候暴露在外面的皮肤也会被蚊虫叮咬。刚开始不习惯,现在已经适应了。

  记者跟着巡查时,她们看到有老人在黄河岸边钓鱼,张丽慧立马上前劝阻。耐心地跟大爷讲解了黄河岸边的危险后,老人终于收拾东西离开了。巡查完毕后接近饭点,午饭都是在单位食堂解决。因为单位远离市中心,周围没有餐馆,有时候想改善一下伙食,都得提前一个半小时订外卖。

  向老职工学习巡河技能

  提前结束蜜月回来值班

  张丽慧2018年毕业后便来到了这里,工作已经两年多了。她说,刚开始并不了解黄河河务局的工作,以为来这里只负责做研究、数据分析这类工作。到了单位才发现,河务局的工作非常繁杂,汛期来了还要每天巡河。

  “刚开始的时候,巡查完整个人都灰头土脸的。现在巡查前都会防晒防尘工作,就算这样,我也比刚来单位的时候黑了。”张丽慧说,刚工作时不会开车,每天上下班都依靠公交车,但需要下了公交车再走半个小时才能到达单位,遇到暴雨天,鞋子和裤子就会被淋湿。

  张丽慧是水文学科班出身,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心里落差确实很大。“看着自己的同学坐在写字楼里,风吹不着雨淋不着,很是羡慕。但这里工作氛围非常好,每当想起自己和同事们都是在为守护黄河尽自己的努力,就算晒黑了也没有关系。摸根石,看水尺,看河势,一开始我们都不会,都是老职工带着我们去,教给我们工作的方法。”

  孟秋爽前段时间刚结婚,因为汛期原因,她提前结束了自己的蜜月。“自己刚来河务局工作的时候对工作不熟悉,有时加班到很晚,半夜才能回家。刚开始家人比较担心,在了解了河务局的工作后,家里人都非常理解并且十分支持自己的工作。”

  “黄三代”接过治黄接力棒

  遇到汛期好几天见不到面

  准90后女生汪俊年龄不大,但是在黄河上已经工作了9年,自称是一名“老职工”。汪俊从小就在黄河边长大,是一名地地道道的“黄河人”,她的祖辈、父辈和亲戚都在黄河河务局工作过,也是一名标准的“黄三代”。

  汪俊说:“从小家人就告诉我,黄河是孕育我们的母亲河,我们要守护好黄河。所以,我对黄河拥有特殊的感情,不仅是热爱黄河感激黄河更是想保护好黄河,这些都是深深烙在心里的。”

  张丽慧和孟秋爽则笑着说:“俊姐住的近,有什么事情她第一个来。我们有事都找她,她都帮我们。”

  汪俊告诉记者:“大学毕业后,周围的同学都面临择业难题,我当时只想当一名像爷爷和父亲那样的‘黄河人’,守护好黄河,把母亲河打扮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我对象也是‘黄河人’,但是我们不在一个河段,有时候晚上巡河,我俩一个在上游一个在下游。遇到汛期时,好几天都见不到面。”

  段长张毅说,这几位女职工由学生慢慢地变成了女汉子,基层锻炼少不了,最起码经过基层锻炼,她们更爱母亲河,让她们发自内心地喜爱黄河。“她们学历都很高,能到基层锻炼,我们十分想把她们留住,想用好,然后把她们推出去,让她们从事符合自己专业的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