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潍坊将尝试2.5天休假模式的消息一经发布,“每周2.5天休假”的话题再次成为大家关注的热点。

  为何说“再次”成为热点。事实上,早在2015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就下发了《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首次鼓励“周五下午与周末结合”的2.5天休假模式。《意见》明确鼓励弹性作息,有条件的地方和单位可根据实际情况,依法优化调整夏季作息安排,为职工周五下午与周末结合外出休闲度假创造有利条件。

  5年间,全国各地就每周2.5天假期进行了不少探索和尝试,特别是进入今年,受疫情影响,为刺激消费、加快经济复苏,每周2.5天假期的探索迎来“小高潮”。

  3月,浙江省发文鼓励实施一周4.5天弹性工作制;支持有条件的机关、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落实带薪休假制度。同月12日,甘肃陇南发通知称,每周星期五下午,各行政事业单位在完成工作任务,安排好值班人员的情况下,可以鼓励其余职工休假旅游等。19日,江西省发通知称,今年二季度试行周末2.5天弹性作息。30日,河北省文化和旅游厅提出将鼓励推行周末2.5天弹性休假4月24日,安徽省通知提出各类单位结合自身实际实施周末2.5天弹性作息制度,真正把带薪休假制度落到实处。25日,湖北利川市人民政府网站发布消息,出台2.5天弹性休假等实举。

  与5年前中央的文件以及其他省市的做法相似,这次潍坊发布的《潍坊市进一步促进消费回补政策措施》中关于尝试2.5天休假模式的内容,也提到鼓励各类企业在满足生产经营需要前提下,合理安排工作时间,灵活试行每周增加0.5天休息。支持有条件的机关事业单位依法优化调整作息安排,适时试行每周2.5天休息制度。

  “尝试”“鼓励”“支持”,从字里行间我们看到了政府在积极推动落实每周2.5天假期的举措,但也看到了一些无奈——真正实施起来可能会遇到很多难题,否则这项政策为何从中央发文至今5年并未全面铺开。

  实行每周2.5天假期政策,前提是要严格落实好带薪休假制度。目前一些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大型国有企业、外资企业可能相对落实较好,而民营企业、中小型企业落实较差。一些能够享受带薪休假的单位可能会将每周2.5天假期政策刚性化,而薪资不会受到影响,行业不景气的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等组织则有可能将其视为削减员工薪资的合法借口,员工要享受这项福利,可能得通过被迫的有偿购买才能换取。

  而这样一项旨在刺激消费的政策,政府也不能强制执行,必须符合各单位企业及其员工的实际情况。从实施的具体情况来看,这项政策似乎尚处于“雷声大,雨点小”的尴尬境地。这就让“鼓励”进入一种比较尴尬的境况。

  但有这样的“鼓励”,总比没有强。这个政策不仅凸显了社会管理的意义,更是人文关怀的直接体现。毕竟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出门旅游消费的欲望越来越强,且受疫情影响,政府急需新的行动推动经济社会发展,这样一件利国利民的事情必须值得肯定。

  肯定之余,我们审视这项政策的不足,还需要进一步的细化。有专家表示,从2.5天休假模式作为一项政策,如何规范内容、落地实施、监测评估,很多没有后续跟进,也没有发挥出来应有的效果。要加强宏观协调,统筹安排,因行业细化政策,对这项政策涉及的各方利益进行均衡协调,在一部分领域先行先试,探索出可行的经验;要让各级政府高度重视起来,不能只是“一呼而已”,不能只是广而宣之而不管落实。在当前疫情挑战与机遇共存的阶段,一些适合的企业和行业也应转变思路,在保障正常工作运行的基础上,响应政府的号召,在提供工作效率的同时,尝试新的作息模式,不断适应时代社会的发展。

  (大众日报客户端记者 刘兵 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