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只要交钱就能进国企!烟台100多名家长受骗损失540万元,记者调查揭真相

  齐鲁网·闪电新闻5月15日讯  毕业季,对于每位即将踏上工作岗位的毕业生来说,是一个“崭新生活”的开始。但对于烟台蓬莱的小李而言,毕业季却成为他“噩梦”的开始,也是一家人不愿提及的回忆。

  “耽误了我们家孩子两年多,真是有苦说不出,赶紧找出这个骗子吧。”小李父亲李建华(化名)连连叹气。更让李建华糟心的是,不仅小李的前程被耽误,骗子也人间蒸发。

  在长达近3年的时间里,包括李建华在内,烟台还有100多名家长掉入相同陷阱。据不完全统计,被骗金额高达540万元。

  朋友牵线搭上“大人物”

  2017年夏天,小李从某专科学校毕业。父亲李建华(化名)听闻朋友认识一个“大人物”,只要交钱就能进入国企正式工作。李建华心动了,为了给儿子小李谋一个好出路,他托人打听这位“大人物”的消息:确实有能耐。

  经朋友牵线搭桥,李建华联系上“大人物”,并与他手下的业务员进一步沟通。

  “先投简历,过了再安排工作。”

  小李严格按流程制作好简历并投递,等待业务员的消息。很快小李被告知,简历通过了,还被推荐去烟台蓬莱机场做空乘。这让小李喜出望外。

  “先交16万元才能签工作协议,保证百分之百安排到岗。”李建华提出先交5万元,事成之后再补交剩余的钱。“大人物”痛快答应,并让业务员与李建华签署一份收据。

  收据显示,今收取李建华工作款拾陆万元,办理航空空乘岗位,办理不成如数退还,办理成功上机签订正式劳动合同的同时,此条作废。

  “两大套路”拖延时间

  李建华告诉记者,为稳住家长与学生,业务员在签署协议后,会以“转正前必须岗前实习”为由,组织学生到外地实习,让人相信“不久就能参加工作”的谎言。这也是连续吸引100多名家长上钩的主要原因。

  2017年8月,小李再次收到业务员通知,正式到岗前必须先外出实习,实习三到六个月后调回青岛机场做空乘。

  随后小李被分配到南宁机场实习,做地面服务员工作,每月薪资两千元左右。李建华看到儿子小李的工作有了眉目,便打消心中顾虑,把剩余11万元转给业务员。小李实习期满半年后,突然被业务员告知先回烟台,因为工作无法转正,但“可以继续安排其他工作”。

  业务员与李建华又签署一份工作协议,承诺小李可进入青岛铁路做乘警工作。接下来两年时间内,业务员先后安排小李在石家庄铁路、青岛铁路和上海铁路实习。据小李描述,实习期间做的都是爬电线杆等铁路维修工作。

  2019年6月,李建华见只是不停地给小李更换实习工作,承诺的“青岛铁路乘警”迟迟未能转正,他提出终止工作协议并要求退款,但业务员一直让他“再等等”。李建华终于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除了安排学生外出实习,这位“大人物”还为学生组织岗前培训,让人信以为真。学生须在某个培训中心上课学习,不包吃住,满三个月后即可安排正式到岗。烟台招远王明(化名)的儿子小王就曾在烟台工贸技师学院参加培训,小王回忆,培训内容包括业务理论和职场礼仪,但培训过程很松散,“老师讲几句就走了,自己在教室上自习”。培训结束后,同样未能等来正式工作。

  “什么工作都能办,但是钱不能少”

  李建华提供的收据和工作协议上,分别签有迟某军与李兆刚的名字,右下角盖有山东省盛盈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的印章。李建华说,此前一直是业务员迟某军帮他介绍工作,李兆刚是山东省盛盈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

  营业执照显示,山东省盛盈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6月,法人代表为占某胜。主营人力资源信息咨询、企业管理咨询和组织文化交流活动,其中不包括人才中介服务。

  记者联系到迟某军和李兆刚,并来到公司位于蓬莱的培训点,一栋空荡的三层老楼。培训点大门两侧分别挂有“中国退役士兵就业创业服务促进会”和“蓬莱招生点”的牌子,以及“中国退役士兵就业创业服务促进会山东办事处”黄色牌匾。李兆刚介绍,这些牌子都是占某胜让他制作的,占某胜本来打算将此地作为学生的培训班,但装修好后又弃用了。 

  蓬莱培训点大门

  蓬莱办事处牌匾

  在培训班教室内,墙上挂有一张“中国退役士兵就业创业服务促进会”海报,内有占某胜与促进会工作人员合影,以及一张聘书:2018年12月占某胜被聘为山东办事处副秘书长。记者查询了解到,中国退役士兵就业创业促进会山东办事处主要为山东地区退役士兵就业创业搭建平台、提供服务。

  “占某胜以‘中国退役士兵就业创业服务促进会’名义招生,答应能办成所有工作,感觉他能力很强,就这样一步步踏入他的陷阱。”2018年3月,李兆刚经占某胜介绍来公司上班,在迟某军等其他5名业务员的帮助下招收100多名学生,承诺办成火电厂、机场、高速、国家电网还有山东省烟台地区的各个上市公司等。“占某胜答应百分之百办成正式工,但一个都没办成。”

  李兆刚提供记者一段与占某胜的通话录音,时间为2018年8月。占某胜在录音中表示,“工作肯定都能办,但是钱不能少”。此外,录音中也提到给李兆刚的妹妹找工作,占某胜保证“肯定能安置好,想做什么工作都行。”然而至今李兆刚也没能等来妹妹的工作。

  5月14日,记者来到位于济南军休大厦的促进会山东办事处,办公室大门紧闭。截至目前,电话均无人接听。

  公司欠款330万元 法人代表人间蒸发

  2019年下半年,大批家长开始向李兆刚和迟某军要求退款。占某胜告诉他们,可将新招学生的欠款退还给“盯得很紧的家长”。

  迟某军将钱转给李兆刚,李兆刚将钱转入占其胜个人账户

  两年多以来,李兆刚与迟某军等人共招收学生100余人,李兆刚将所收钱款转入占某胜个人账户,涉及款项540万元。目前已退还205万元,其中大部分家长分文未退,部分家长仅退1到5万元。

  部分退款详单

  然而从2019年8月起,占某胜始终处于失联状态。记者多次拨打其手机,截至目前均无人接听。

  2019年年底,李兆刚与迟某军被家长们起诉,所有资产被冻结。今年4月,迟某军将占某胜起诉到法院,并保全其在烟台的一处房产,占某胜个人账号下已无资产。

  此外,迟某军与李兆刚已向公司所在的烟台市莱山区警方报案。目前警方已受理案件,但尚未立案。

  闪电新闻记者 张雨 王雷涛 烟台报道

  (齐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