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在历城公安分局就藏着“两件价值不菲的宝贝”,在生活中他们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工作中一丝不苟,轻伤不下火线,甚至疫情到来之际,他们主动请缨,在最艰苦的岗位上发挥着余热,他们就是华山派出所民警薛若利和王舍人庄派出所教导员吴道臣。

  老民警薛若利,华山派出所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人送称呼“薛哥”,之所以称呼薛若利为薛哥,恐怕要从33年前说起。

  1987年18岁的薛若利背上行囊踏入向往的部队,打小为人谦和、凡是喜欢争第一的薛若利刚入军营便在众多官兵中脱颖而出,而他也一步步从普通的战士做到了副团级助理工程师。

  戎马24年,部队熏陶下的薛若利养成了严于律己、专啃硬骨头的习惯,也正因如此,多次参加抗洪抢险等任务的他先后荣获四次三等功,然而2010年种种原因之下,薛若利脱下军装转业到济南市公安局历城分局华山派出所担任起一名普通的民警。

  在老薛眼里,一名基层民警就要担负起辖区应担负的责任,或许是在部队养成的性格,在日常巡防管控工作中在不放过任何一个死角的同时,还监督和指导其他执勤民警。虽然老薛的语气里带有一丝严厉,但更多的是爱护,同事们都说“薛老哥想的细,像位老师随时指出我们的疏漏,我们都乐意听他的”。

  走出军营步入警营整整十年,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喜欢啃硬骨头”的薛若利毫不犹豫请缨,要求放弃一切休假投身到最艰苦、最危险的地方坚守,用老军官满腔的豪情和胶东人固有的豪气,直面“疫情”。

  薛若利常讲“我们可能面对最危险的一次任务,但绝对是人生里最光荣的时刻”。也正是在他的带动下,华山派出所一大批年轻民警纷纷递交《请战书》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51岁的老薛白天全程参与警情和疫情处置工作,晚上执行高速零点西下口查验任务,专挑受冷熬夜的活干,日均核查百余人。每当同事们劝他休息时,他总是用带有浓郁胶东味儿的口音说道:“没有似(事)儿啊”,可是很多人并不知道,老薛是带伤坚守一线。

  2月14日夜,北风呼啸,骤降大雪,薛若利又是第一个请缨,担负起零点高速西下口的执勤工作。过程中,为少让群众等候挨冻,薛若利摘下手套用警务通终端快速查询人员信息,渐渐地,帽檐上、肩膀上铺了一层雪,没了手套的双手也早已冻麻,然而老薛一个“奇怪”的行为,让同事们产生了“怀疑”。

  “薛哥每隔几个小时就要去警车里一趟。当时我还纳闷呢,原来他是更换膝盖和腰部的发热贴,然后再紧紧厚厚的护膝护腰”。 

  原来1988年乍暖还寒时,老薛奉命跟随部队到菏泽支援,可没想到过程中突遇上游放水将桥冲断,就此薛若利和战友跳入刺骨的河水抢修,膝盖也就从此落下毛病,凡是遇阴雨天气疼痛难忍。不仅如此,在随后的一次任务中,薛若利又遭遇腰椎错位,甚至在前不久的一次检查中,老薛查出腰椎膨出,骶骨关节隐裂,春节期间,薛若利肝胆部位剧痛,医生检查后叮嘱他在家休息半个月,可他却说:疫情当前我不能休息。

  大爱无疆,只要有爱的地方就会有阳光灿烂的一天,作为一名老民警,薛若利轻伤不下火线,用“年迈”的身躯坚守在一线。而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王舍人庄派出所也有这么一位老警官,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毫不畏惧,冲锋在前,始终奋斗在阻击疫情的第一线,他的身影已经成了“抗疫”前线一道靓丽的风景,他就是56岁的王舍人庄派出所教导员吴道臣同志。

  早己两鬓染霜,但吴道臣依然主动请缨,挑起济南东客站高速收费口临时检测点的工作。检查站的工作不仅艰苦,而且繁琐,不仅需要耐心,更考验责任心。其间,他抢着在凌晨两点至在早上八点时间段执勤,也正是在这位“老黄牛”的带动下,自检查站设立以来,全所民警实行24小时连轴运转,无缝交接,无一人请假休息,像一道精钢铁闸牢牢扼守着进出济南东客站的门户。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张国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