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消息显示,截至2月14日24时,各地共派出了217支医疗队,25633名医疗队员前往湖北,这些都大大超过了汶川特大地震时期的规模。

  因为方言差异,各路医疗队伍和当地人之间存在一定的沟通困难,为此,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医疗队进驻武汉48小时内便组织策划编写出了《国家援鄂医疗队武汉方言实用手册》和《国家援鄂医疗队武汉方言音频材料》,以解全国医疗队沟通急需。

  医患沟通对医治效果的影响不言而喻,所以,齐鲁医院编写方言手册当然极其重要。那湖北方言是个什么“梗”,它真的很难懂吗?

  国内语言学界对湖北方言的研究很早。早在解放前夕,《湖北方言调查报告》由商务印书馆在上海出版,编著者是赵元任、丁声树、杨时逢、吴宗济、董同龢,排在最前面的赵元任,大名鼎鼎,是语言学泰斗。《湖北方言调查报告》是20世纪30—40年代汉语方言地区性调查研究的代表性著作,该书对湖北方言的研究至今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

  调查报告在对比各地记音材料、分析各地方言特点的基础上把湖北全省方言分为4区:第1区西南官话,第2区楚语,第3区赣语,第4区湘语。第1区(西南官话区):包括武汉、恩施等县市;第2区典型的楚语区:包括孝感、黄冈等县市;第3区(归入赣方言区的):包括通城、咸宁等县市;第4区(特殊方言区):包括松滋、公安等。

  笼统一看,湖北话似乎比较复杂,但实际上这是一个“错觉”:因为在湖北话中,西南官话是主体,它覆盖了全省面积和人口的2/3,赣语和江淮话在湖北是弱势方言。

  本次山东医疗队去的地方,一是武汉,一是黄冈,齐鲁医院医疗队在武汉,黄冈是山东对口支援地。武汉话在语言分区上属于西南官话,黄冈语言则相对复杂一些。

  官话是汉语一级方言,也俗称作北方方言,是最接近普通话的方言,官话是八种次方言“东北官话、胶辽官话、北京官话、冀鲁官话、中原官话、江淮官话、兰银官话、西南官话”的合称,我们平常所说的普通话就是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官话为基础形成的。

  官话使用最广,分布最广,官话和南方方言的分界线,其东线在南京-镇江,西线则越过长江,到达云贵一带。官话主要特点包括大体上无入声,新增了平上去入以外的轻声。从主要特点上说,属于西南官话的武汉话,和属于北方官话的山东话之间,共同点很多。历史上,西南官话是北方人南下形成的语言,最早可以追溯到唐朝安史之乱之后。

  古入声已在现今普通话和大部分北方话中消失,进入今天的四个调类,而依据赵元任的定义,西南官话主要特征是“古入声今读阳平”。在语音上,武汉话的特色是:没有翘舌音,和北方大量的翘舌音相比,武汉语音中没有zh、 ch、 sh 、r这些翘舌音;前鼻音和后鼻音分不清,武汉话里,“陈程”不分、“身生”不分、“真争”不分。

  这些读音上和山东话的差别,都有规律可循,山东人理解武汉话的难点,主要还是因为地域生活差异而形成的不同词汇。比如说:起篓子,原意是撒网捕鱼后,起网时捞起很多鱼,形容一下子发财了,这就与江汉平原的水乡生活有直接关系,山东人不接触无法理解。再就是一些称呼、说法上的不同,比如老头[te,发音为第二声] 意味爸爸,这种差别,熟悉之后交流也无妨。

  整体而言,因为武汉方言和山东方言都属于官话,虽然各有一些小特点,但毕竟属于同一个方言大类,共同点远大于不同点。

  山东医疗队对口支援的黄冈,在语言上要比武汉复杂许多。

  黄冈和孝感在方言分区上合称黄孝片。1987年《中国语言地图集》出版,黄孝片划入江淮官话。但学界认为,只有黄孝片的东部是无疑问的江淮官话,语音特点和江淮官话一致。江淮话在词汇、音韵等方面与北方官话相比具有较大差异,江淮官话区别于其他官话方言的主要特点是保留入声,存在nl不分、en和eng不分、in和ing不分现象,是所有官话中离普通话最远的。

  但整个黄孝片区是否属于江淮官话存在争议。赵元任认为:“这第二区(指黄冈,孝感一带方言)可以算典型的楚语”。黄孝区语音特点与江淮官话有较大差别,如入声不是短调,而是长调,比其他声调还长。

  古楚语核心区位于长江中游一带,楚国覆灭后,楚人大都转移到其南部即湖南一带,他们的语言也就逐步发展成今天的湘语;而其北部即湖北一带的方言逐渐被北方同化,形成了如今的西南官话。楚语中有一些词汇是在现代汉语中没有的,比如老虎叫“於菟”。

  无论是属于江淮官话,还是属于楚语区,黄冈话和山东话差异较大。比如,除县级武市外,大多黄孝片方言声调是六个:阴平、阳平、上声、阴去、阳去、入声,这对于只使用四个声调的山东人,听起来会有一定难度,至于因地理条件差异形成的词汇差异则更大,黄冈话至今存在大量的“无字音”。所以,山东医疗队对口支援黄冈,语言上需要多下一点功夫。

  (大众日报客户端记者 周学泽 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