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件羽绒服,总共三千多块钱,这是一位刚毕业的贵州苗族姑娘一个月的工资。在这个寒风凛冽的深冬,一份来自千里之外的温暖融化了寒冷,从遥远的贵州传递到济南,传递到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的案头。而这份与众不同的温暖,背后承载着一段跨越十年的关于爱心与感恩的故事。

  一通来自

  千里之外的电话

  “我想捐19件羽绒服。”电话那头,是一个腼腆而又清晰的女声。

  这个号码,显示的地点是远在千里之外的贵州省凯里市。

  被问到千里捐衣的缘由,女孩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我今年刚刚毕业,工作的时间不太长,经济比较紧张,在网上看到你们有一个‘新年新衣’项目,能拿出来的钱不多,只是我的一片心意。”

  谁能想到,19件羽绒服,三千多块钱,是这个女孩一个月所有的工资。“本来按计划只能够购买10件羽绒服,结果朋友找了一个批发商,给了很大的优惠,居然买了19件。”说到这,女孩开心地笑了。

  三千多元的工资,对于刚刚毕业离开家人生活的一个女孩子来说,要用来交房租、支付生活费用,可能还要补贴家里,剩余的已经是捉襟见肘,但是女孩却决定全部拿出来献爱心,而她自己手机屏幕摔碎了已经很长时间,也一直没舍得换。

  “没有关系,我平时节省些,稍微紧张点很快就过去了,至少现在已经不会挨冻挨饿了,不是吗?但是冬天对于贫困家庭的小朋友来说,这些羽绒服更加重要。”女孩的话里带着一份坚定。

  在自己手头并不宽裕的情况下,拿出一个月的工资来献爱心,这是为什么?电话那头的女孩缓缓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发生在贵州黔东南偏僻小山村,温暖又感人的故事。

  每个学期都有

  远方寄来的1000元钱

  10年前,12岁的苗族姑娘姬迎花生活在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台江县方召镇农村的一个贫苦的家庭,那一年,父亲的去世让这个穷困潦倒的家雪上加霜。而家庭的变故,让原本就性格内向的迎花更加自卑。

  “没有办法,只能辍学了。”迎花一度这样想。有一天,正在家里发愁的她听到一阵敲门声。

  打开门,是一个陌生的青年,言语中带着外地口音:“这是迎花家吗?我叫隋刚,是从山东来的。”

  10年过去了,迎花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隋刚的情景,这个像是“从天而降”的大哥哥仿佛一缕阳光,给这个暗沉沉的家带来一点希望。“他在跟我交流的时候,跟我说大山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鼓励我好好学习,走出大山,能看到更大的世界。”

  对于隋刚来说,能找到迎花也纯属“幸运”,“我是偶然听当地另外一个孩子说起迎花家的困难,然后就去找她,鼓励她、资助她。当时她刚上初一,父亲生病没钱治疗去世了,家里也没法再供她上学。”

  从那以后,迎花每个学期都会收到一份从远方寄来的邮件,里面装着1000元钱,对于贫困山区的家庭来说,这数目不小的钱无疑是雪中送炭。

  最灰暗的时刻有人送来了温暖,这给了幼小的迎花莫大的鼓励。

  只见过一次面的哥哥

  又一次“从天而降”

  让迎花更为感动的,还有六年前的一场大火之后发生的事。那一年,迎花所在的村寨发生火灾,全村两百多户农屋被付之一炬,迎花家也在其中,所剩无几的家当被烧得一干二净,一同被烧毁的,还有这个残破家庭仅存的一点希望。

  家没有了,脑子里一片空白,迎花那时觉得一切都完了,什么都没有了,以后怎么活下去……

  这时,那个只见过一次面的哥哥又一次“从天而降”。

  “那个远在山东的哥哥再次来了我家,送来了600元现金和衣物、学习用品。”迎花说。

  其实隋刚的到来并不是巧合,听到迎花所在的村子遭受严重火灾时,他赶紧买了前往贵州的火车票,在淄博当地号召大家捐助,筹集了500包衣物,辗转火车、汽车、步行,花了40小时长途跋涉,跨越千里,来到迎花和村民们的面前。

  “那天他来时,一直在鼓励我,他说家烧毁了可以重建,东西没有了他会帮忙,只要人没事,只要有信心,一定能过上好的生活。”迎花说。

  这些朴实真诚的话比金钱和物质上的赠予更让人感动,听到后,她的眼泪扑簌簌地往下落。

  “我永远记得来自山东的帮助”

  就这样,在隋刚哥哥的帮助与鼓励下,小迎花努力学习,她考上了高中,考上了大学,真的像隋刚鼓励的话里一样,走出了大山,走进了城市。大学毕业之后,22岁的迎花成为了一名教师,实现了她小时候的梦想。

  “以前想都不敢想,现在却梦想成真。”对现在的工作,迎花满意到不能再满意,也付之以最大的热情和努力,用她的话说,“每天都觉得特别幸福。”

  而文章开头打来电话捐献羽绒服的那个女孩,正是姬迎花。她如今在贵州凯里的一家幼儿园任教,忙碌而充实地过着每一天。

  得知迎花的近况,隋刚打心底里替这个姑娘欣慰,“我特别高兴,迎花现在做了老师,做喜欢的工作过开心的生活,很了不起,她还是一个心怀感恩的姑娘,能够在自己并不宽裕的情况下,回馈社会,这让我非常感动。”

  迎花也一直没忘记曾经无私帮助过自己的山东哥哥隋刚,“没有他就没有我今天的生活。”她心存感激,但不知该用什么方式感恩这份爱心。

  几天前,当在网上看到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发起的“新年新衣”活动通知时,十年前的一份齐鲁晚报牵动起迎花的回忆,那是隋刚在给她邮寄衣物时一同寄去的,她保留至今。

  “我永远记得来自山东的帮助,所以当我看到那条捐衣信息时,我觉得这就是冥冥中的缘分。”

  彼时,齐鲁晚报编辑部收到一封来自贵州山村苗族女孩万天英的来信,寻找多年来资助她上学的“山东哥哥”隋刚,记者几经辗转帮助女孩找到这位“山东哥哥”,才发现这位当时28岁的普通工人月薪还不到两千,却已默默助学了5年。

  “山东哥哥”的事迹经齐鲁晚报广泛传播后,加入这一行列的爱心人越来越多,一个隋刚引出了500个、上千个“山东哥哥”。

  “小的时候不懂事,只知道隋刚哥哥是个好人,帮了我。长大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山东有那么多好心的哥哥,他们不止帮助了我一个人,还帮助了好多像我一样的孩子。”迎花说,她后来跟好多“山东哥哥”接触发现,这些好心人其实都不是特别有钱的人,他们很多都是很普通的上班族,每个月拿着几千块钱的工资,但是他们在并不宽裕的情况下帮助了很多孩子,改变了这些孩子的命运。

  从一个自卑怯懦的山区女孩,成长为独立自主、乐观进取的教师,同样被改变命运的迎花,觉得自己也到了像“山东哥哥”一样回馈社会的时候。捐出的19件羽绒服,只是个开始。

  “当年我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收到来自千里之外的山东寄来的棉衣时,心里的开心和感激,那种心情我一辈子都忘不掉。”迎花感激地说。

  链接:

  助学18年,“山东哥哥”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18年来持续资助贵州贫困山区孩子上学,个人帮助12名贫困学生完成学业,联系社会力量筹集助学资金累计395万元,先后共有近4000名孩子得到不同形式的有效帮助,这就是“山东哥哥”隋刚用数字勾勒的无言大爱。

  从2002年开始资助第一个孩子开始,山东哥哥隋刚的帮助之路就再也没有停下。最开始他以一己之力资助贵州贫困儿童,隋刚省吃俭用,从自己并不算高的工资中出钱帮助孩子,并落款“山东哥哥”。

  后来,隋刚的事迹传播开来,参与到助学活动中的人越来越多,成千上百个“山东哥哥”涌现出来,资助更多的贵州贫困儿童重返校园,走出大山,走进大学,通过知识改变命运。

  隋刚和齐鲁晚报齐鲁壹点也有着深厚的渊源。2010年5月,齐鲁晚报收到贵州山村一个苗族女孩的来信,寻找多年资助她上学的“山东哥哥”隋刚。本报将女孩来信的消息进行刊登,一篇名为《隋刚哥哥,您在哪里》的报道引发了广泛关注。根据小女孩提供的信息,记者联系上这位“山东哥哥”隋刚,之后本报刊发多篇报道,介绍了隋刚的感人事迹。

  随后,齐鲁晚报联合隋刚发起了山东哥哥助学活动,派出记者与隋刚一道赴贵州山区走访,对于贵州的贫困学生登记,联系爱心人士对他们进行一对一帮扶。后来,又将助学活动扩展到了山东、北川、玉树,山东哥哥成了助学招牌,隋刚“山东哥哥”的名头也愈加响亮,感染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助学行列。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常新喜 林媛媛 于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