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山东各地均出台人才政策,吸引人才,有地方这一两年引进的人才比过去几年翻了番,可以说效果显著。但同时也有另一种声音:人才引进来却留不住,更有返乡人才又想离乡。

  排除政策方面的原因,有一个问题其实一直被忽视:人才到底需要什么,我们到底对青年人才了解多少?从这个角度来了解人才或许更为准确。

  为此,记者采访了一些青年人才,请他们说说自己的选择。

  返乡小伙又想离乡

  于飞,山东籍小伙,今年30岁。名校信息专业硕士毕业后,他在南方一线城市历练了几年,成为一家高科技企业的项目经理,年薪20多万。

  2018年初,他回到省内,入职一家相对知名的高科技企业。

  一年多来,他深刻感受到工作环境压抑,成长空间有限。他说,前后对比太明显,几次想离开,再去南方发展。

  “你会明显感到并没有作为人才来尊重。尊重需要实际行动来体现,而不是仅靠宣传或物质激励。”于飞说,南方公司有一种认识:我招聘高学历的人才,是需要你来发挥主观能动性和专业能力,为企业创造更多价值。在省内,好像没有形成这种认识。

  他说起这样一个例子:同样是跟进项目,南方公司领导更喜欢听员工的想法,让大家大胆做事,只在关键节点监控、评审。反观省内公司,更多时候需要员工的服从与执行,多说几句自己的意见,都会引来不满,干劲与活力也就受到削弱。

  “回到省内,加班成了常态。公司规定下午5点半下班。但很少有人能准点下班,大家会‘自动’加班到7点以后。有时,周末、节假日还要加班。我们行业,尤其是领先企业确实存在加班文化,但有些企业为了实现对标任务,搞形式主义,为加班而加班,却没有学到领先企业的薪资补偿机制,让人感觉很不好。”于飞说。

  一名和他一起入职的小伙伴,选择离开南京回到省内,原本是想每周周末可以回老家看望外婆,但加班导致他的愿望落空。入职不到两周,这位南京大学的硕士又选择重回南京。

  谈起这些差距的原因,于飞认为,南方一线城市有很多市场主体,需要大量人才,形成了完善的人才市场。他们意识到:如果不尊重人才,会出现人才流失和用脚投票的现象。因此,高学历且能够产生价值的员工,会受到极大尊重,并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于飞也了解到目前省内的一些人才政策,有的1年能补贴1万多元,但他觉得政府政策上的经济补助只是吸引人才、留住人才的一个层面,关键还在于一座城市、一家企业能给人才带来什么,因为他们才是吸引人才、留住人才的真正主体。

  留人才讲待遇、靠环境

  前期记者调研,鲁西一家企业负责人反映,企业引进人才很难,只能内部培养,还有就是跟当地技术学院合作办学。

  2016年,该企业引进了一名钢结构方面博士生,年薪30万元,还有一套房子和一辆车,毕业留在上海也没有这个待遇。但是,他干了2个月就走了。

  “企业留住人才,不在工资多少而在环境。”该企业负责人表示。

  一位“北漂”也在犹豫要不要回乡。

  张文,30岁的山东小伙,在北京高科技企业工作多年,三年前在省内某市买了房子,连续几年都会抽时间来到该市考察。

  “也不能说是考察,主要是去看了看环境,感受一下气氛,看看高新企业附近的配套情况。”他说,我最关注城市发展和就业环境。

  虽然一直在关注,但他仍未下定决心回乡。他说,原因有三:薪资水平较低;高新企业较少,没有较好的机会和发展空间;没有大城市相对开放公平的环境。

  平常,他主要通过门户网站和微信公众平台关注心仪的省内城市情况,关注省里加强改革的一些举措,但对于山东目前正在深入推进的“一次办好”改革,优化营商环境的情况他并不了解。他的一些看法仍来自于周围人对省内城市的老印象:办事情需要托关系、讲人情、办事效率不高。改革以来的变化,他不清楚。

  “现在我的感觉是省内城市让别人的关注度不够,名片效应不够明显。省内城市应力争先在某个方面做得很好,出名了,让大家都知道。就像找工作,如果一个公司做到全国前几的话,大家都会拼命挤进去。”张文说。

  他说,以后还会去考察,现在有了孩子,考察项目又加上了孩子上学这一项。他期待着,省内改革力度越来越大,进步越来越明显。

  让家乡人才更了解家乡

  “人才是第一资源”。人才缺乏的焦虑在省内,尤其是县(市、区)愈演愈烈。而且县域人才流失一直存在,近年来更为严重。

  之前权威部门调研时,有政府及企业负责人提出:高新技术企业需要解决高新技术人才引进难的问题。每年,当地都有几千人考上大学,但毕业后都找不到人。企业需要本科学历的人才,每周都去相关部门招人,但这些人都不回当地。有的地方每年考上6000名研究生,只有三分之一回到当地。

  有关人士表示,对于很多学生来说,在家乡的时光,往往是高中阶段之前,对家乡印象实际体验并不深入;他们成长成才、形成思想的阶段,恰恰是在发展水平更高的城市,以高水平的成长环境反观家乡,眼里看的心里想的更多的是家乡的差距。

  这自然导致一个很奇怪的结果:大学生这部分家乡的人才反而成了家乡的陌生人。虽然提供了较高的薪资待遇,还有政策支持,人才仍不满足。

  从这个角度看,要想人才留下、返乡,也需要政府、企业给他们信心,给他们更多了解改革进展的途径。此前,惠民县大学生暑期故乡行活动邀请了66名大学生参观家乡的企业、项目,更是把县行政审批服务局列为重要一站,让他们切身了解原来的办事难变成了如今的“一次办好”,感受家乡的变化。

  (应受访人要求,文中人员均为化名)

  (大众日报记者 齐静 赵丰)

  (大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