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上午,日兰(鲁南)高铁日曲段正式开通运营,山东迎来区域协同发展新契机。山东省委副书记、省长龚正出席开通仪式。

  千里齐鲁地,高铁一线牵。日兰(鲁南)高铁与已建成的京沪高铁、青盐铁路、济青高铁及胶济客专实现连通,在山东省内形成了一个高铁环形通道,这个“环”串起了济南、泰安、曲阜、临沂、日照、青岛、潍坊、淄博等八地市。

  在山东高质量发展“一盘棋”的通盘考量下,在力推胶东半岛一体化的关键节点上,在新旧动能转换的重大机遇期,交通的大贯通,对于密切鲁南经济带与半岛都市群、省会城市群之间的协作,起到更好的支撑作用。随着山东高铁初步成网所带来的集聚化优势,山东各城市之间的经济社会发展有互补融合之效,也对沟通省外资源、扩大腹地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助力山东高质量发展“提速前行”。

  PART 01

  山东“区域协作”可以“放开手脚”

  “火车一响,黄金万两”。世界经济的发展史验证了一个规律:一条铁路通常能带动一片区域和一群城市的发展,高速铁路更是如此。

  对此,山东最有发言权。1904年全线开通的胶济铁路,是山东境内第一条铁路,它对山东经济由传统向现代的转型起了重大的推动作用,直至现在,还对山东经济发展也有深刻影响。

  路宽路好曾经一直是山东的优势。记得儿时有几位邻居是搞长途运输的,每次出车回来后都在感慨:从河北河南开车回来,一进省界,立马从颠簸破烂到平整宽敞,速度就提起来了,对比实在太鲜明。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种感慨到了现在恰好相反,如今好多人坐着高铁会吐槽:怎么一进山东,速度就慢下来了。

  速度慢源于这些年山东的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大型基础设施建设的落后,尤其是山东的路。在高铁快速扩张的这些年,其他省份的步伐迈的更大,其中不乏一些经济体量不如山东的偏远省份。

  交通的滞后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山东区域经济的发展。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区域经济在高铁的串联下加速崛起,它将越来越多的城市和地区串联在一起,形成快速往来的交通网,形成“同城效应”,可达性的提高促进发达地区城市群功能的延伸,带动沿线落后地区城市发展,加快区域一体化进程。就拿经常和山东鲁南地区相比较的江苏苏北地区来说,苏北的经济能在近来得到快速发展的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就是依托发达的交通网络、江苏省内先进板块的产业转移。制造业先驱的苏南地区把一些制造业工厂放在了土地价格和人力成本更低的苏北地区,使得苏北地区的省内投资数量在最近一段时间直接跃升了一个数量级。

  山东的“着急”写在脸上急在心里。承担重任建设新旧动能综合试验区,力争在3—5年内取得重大进展;要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向高质量发展进军;要布局现代产业集群崛起壮大,提升吸引力和竞争力。。。。。。。

  但是,这集群那集群,交通跟不上难成群。要想实现山东跨越式发展,就要发挥交通的对外辐射作用,通过补短板消除障碍,实现要素供给现有劣势向后发优势的转化。

  潜力和后劲在补短板中释放。这两年,山东加快高铁建设进度,2018年12月26日,济青高铁、青盐铁路同日开通,为山东半岛打开“一横”“一纵”两条大通道;而今天开通的日兰(鲁南)高铁,是山东铁路史上投资最大、沿线人口最多的铁路,也是沂蒙革命老区开通的首条高铁。从临沂出发,一小时到济、青,三小时到京、沪,“鲁南”与兄弟城市站在了公平竞争的跑线上。

  在山东如今的高铁网络中,“1、2、3”小时交通圈接近形成:

  济南至相邻6市半小时通达;

  济南至青岛、青岛至周边市、全省相邻各市1小时通达;

  济南与省内各市2小时通达、省内各市之间3小时通达。

  沿着环形高铁环游齐鲁,只需要6个小时。

  待日兰高铁全线通车后,将与京沪高铁、青连铁路、郑徐客专以及规划的雄商高铁、京沪二通道等5条干线铁路实现互联互通,形成北接京津冀、南通长三角,西连中原、东达沿海的高铁网络。

  至今,山东的高铁终于有了一个简单的网络雏形,从而使全省在推动产业的分工协作发展中更能放开手脚“迈大步”,在全国的竞争格局中博得更大优势。

  PART 02

  青岛,准备好了吗

  随着“齐鲁环游记”的升温,在青岛也形成了一波又一波的讨论,日兰(鲁南)高铁的开通会给青岛带来什么。

  有人认为,青岛在这条沿线上处于一个边缘的点,而非中间,受益不是特别大。我觉得,青岛未来发展很大的一个制约可能港口腹地不足,而日兰的修通,会大大提升青岛的辐射力和区域影响力,对青岛有着高含金量。

  贸易摩擦背景下,青岛许多从事贸易行业的人员想收缩“战线”转战“内贸”,毋庸置疑,随着中国的愈加强大,内陆庞大的人口和市场将愈加关键。而日兰(鲁南)日曲段的修通,青岛有了接通鲁南、鲁西的通道,而全线修通后,青岛可以接通河南,为青岛港和董家口港获得了广阔的鲁南、鲁西和中原腹地。

  青岛的“双招双引”也有了谈判的新筹码。当前优质企业选择城市,并不只是选择一个城市的一个园区或者片区,而是选择产业生态和“区域协作”。在这个过程中,企业有可能会将总部和研发中心留在人才、研发优势较强的城市。同时,为了降低成本将生产部门扩散到沿线其他城市,形成服务业和制造业集群,带动沿线城市的经济发展的同时,也促使区域经济的产业升级和转型。

  这也是青岛今年一直致力打造的“平台思维”。青岛的主政者不止在一个场合提出:走到青岛就走进了胶东半岛、走进了山东,面对的不只是青岛这1.1万平方公里,而是胶东半岛的5万多平方公里、山东的15.8万平方公里;不只是青岛这1000万人口,而是3000多万乃至上亿人口。

  这是青岛面向山东的格局。而今天,随着日兰(鲁南)日曲段的开通,青岛的平台思维会得到更大释放。更便捷的交通对于青岛与省内人员交流、园区考察、产业论坛、资源交互都将极大推动。

  PART 03

  “物流之都”插上高铁的翅膀

  因为日兰(鲁南)高铁在临沂境内线路最长、站点最多,所以,老区人民对它的盼望也最热切,这是沂蒙革命老区开通的首条高铁。

  长途漫漫进京路,终朝一日缩此程。

  高铁的速度优势大幅压缩了时间和空间。从临沂出发一小时到济南、青岛,三小时到北京、上海、西安。革命老区人民身处青山绿水,却不必再跋山涉水,“物流之都”插上了新翅膀。在临沂,每天有2万多辆货车从这里驶向全国2000多条线路,物流价格比全国平均水平低30%,一大波城市愿意将商品先运到临沂再中转以节约运费。日兰(鲁南)高铁开通,“物流之都”就能第一时间站上货运新旧动能转换的前沿,我们等待收货的时间会大大减少。

  鲁南各市县区在出行、吸引投资、开发资源、发展旅游过程中,有了新优势。

  试想一下,从临沂出发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就可以到青岛的海边吹海风、吃海鲜,周末会不会约着朋友“说走就走”?而此前青岛的朋友前往临沂旅游,往往会犯愁要在路上耗费太多时间,但现在,“早晨坐高铁去临沂玩,下午回来”成为常态,你会不会带孩子去临沂泡个温泉、逛逛竹泉村、走走红色旅游线路?

  除此之外,日兰(鲁南)高铁让“人在画中游”成为现实。蒙山向日鲁衿喉,翠黛长连紫气福从牡丹之乡到红色沂蒙,从孔子故里到好汉之城,从缤纷田园到风情海岸……这条高铁穿越繁华都市,纵横田野阡陌,处处都是景点,让人在说走就走、说停就停的旅行中尽享山东魅力。

 (东岳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