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产业链深处,走向品牌高端,转型升级按下加速键——

  山东粮食产业功夫在“粮”外

  □ 本报记者 陈晓婉

  一粒玉米可以生产多少产品?4000种!走进西王集团的生产车间,已经看不到玉米的身影,生产线上传送下来的是和每个人息息相关的药用葡萄糖。

  一粒小麦的生命线有多长?首尾相接形成圆环结构,从育种、种植到养猪、商超,九步走周而复始,每年来中裕集团学习小麦循环经济的人络绎不绝。

  从“将就吃”到“讲究吃”,粮食产业转型升级迫在眉睫。盘中餐如何更好,粮食产业如何更优,粮食产业第一大省山东尝试给出答案。

  精深加工成利润增长极

  寻找国内玉米深加工领域最长产业链,一路寻至滨州西王集团。在这里,一粒玉米仅仅在糖链上就面对十余种未来:葡萄糖、结晶果糖、葡萄糖酸钠、麦芽糊精、果葡糖浆……

  33年前的一家油棉厂,如今摇身一变成长为“中国糖都”,手中攥着全国90%的结晶果糖市场、50%的葡萄糖市场,其中药用葡萄糖市场占有率达到85%。“几乎所有中国人的血液中都流着西王的糖。”西王集团总工程师王岩很自豪。

  从玉米到糖,为何要这么走?王岩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吨玉米的价格约2000元,用它生产淀粉价值2300元,生产一水葡萄糖价值3000元,进一步延伸加工成无水葡萄糖价值能达到5500元,深加工成结晶果糖则可达到约7000元。“粮食加工转化增值率国外能达到4:1,中国平均是2.2:1,西王的果糖能到3.5:1。空间哪里来?产业链深处。”王岩说。

  西王的玉米“树”枝繁叶茂,2018年集团玉米板块产值100多个亿,其中看不到玉米身影、闻不到玉米味道的糖板块撑起了七八十个亿。如今,西王糖业已跻身美国ADM等世界大型果糖生产厂商之列。

  把每一粒粮食吃干榨尽,不只是西王的致富经。近年来,山东粮食总产量稳定在5000万吨以上,居全国第三位。去年,山东粮食产业总产值达到4016亿元,全国第一。从“三”到“一”的关键,正是精深加工。

  精深加工的背后,是科研的支撑。目前,全省粮油加工行业拥有省级以上企业技术中心44个,年研发投入超过20亿元。

  三产融合打造全产业链

  每年,前往中裕集团学模式、学经验的人络绎不绝。一粒麦子如何自成一个小王国,中裕的一个“圈”给出答案。

  起家于面粉加工的中裕,产业链向上走,一路打通至育种;向下延伸,各个环节更是环环相扣。小麦经初加工制成面粉、面条后,原本只能当做饲料被贱卖的后路粉经过进一步精深加工生产谷朊粉、酒精、液体蛋白。生产蛋白工艺中产生的淀粉浆则成了生产酒精的原料。酒精生产出来了,酒糟怎么办?经过一年半的摸索研究,中裕引入养殖模块,既解决了酒糟的去处,又不经意间成了生猪养殖大户。养殖产生的粪污及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有机废料经过处理产生沼气,沼气进行热电联产,产出的电能、热能用于精深加工环节,沼渣作为液态有机肥还田到种植基地……一条“从土地中来,到土地中去”的小麦全产业链完美呈现。

  “9个环节每个环节都有利润,每往后走一步,利润增加10%。”中裕集团总经理张志军说。

  农业的利润不只在种植,可以在加工、深加工,还可以在餐饮、在服务等各个行业,中裕为更多粮油企业打开了思路。

  几百公里外的德州禹城,麦香园食品有限公司的后院,建起了集餐饮、住宿、康养于一体的60多间农家民宿。玉皇粮油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守民表示:“要抓住时机延长花生加工产业链,实现从田间地头到产品加工、再到物流运输和餐饮消费的一体化。”

  政府背书向品牌要空间

  德州乐陵黄夹镇,一个小镇产生了京津唐地区2万个馒头房。同样是德州,全市84个粮油品牌,知名度高、市场影响力强的却不多。

  手艺走出去了,产品走出去了,名号却没有打响。德州的困惑同样是山东粮油之困。粮食产业的规模优势如何转化为产业的竞争优势?“实施粮油品牌建设,是实现粮食生产由注重规模扩张转向注重品质提升的一个重要抓手。”省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局长王伟华说。

  去年以来,我省粮食产业大力推行品牌战略,按照“1个公共品牌+N个地域特色产品+N个产业经营主体”的模式,打造“齐鲁粮油”公共品牌,向品牌要空间。

  “齐鲁粮油”组团出省一年来,取得丰厚成果。北京、上海、福州、郑州4城4场推介会,山东百余家养在深闺人不知的粮油企业在省外亮相。仅上海推介会上现场就签约3.12亿元。永辉超市云商合伙人梁乐直言,签约如此顺利,“齐鲁粮油”背后的政府背书起了重要作用。

  品牌打响,企业的腰包鼓起来,农民的钱袋子也听得到响声。记者了解到,近两年我省完成优质粮食采购量800万吨以上,年均带动农民增收40亿元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