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军魂不朽丨济宁老战士许敦杰:子弹在腹中留5年 曾一人俘虏敌方百余人

  编者按:战争年代,他们出生入死,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和新中国政权的巩固做出过巨大贡献;和平时期,他们脱下戎装,深藏功与名,努力服务社会和群众,展现了共产党员不忘初心,坚守使命和退伍老兵生命不息、奉献不止的风采。齐鲁网、闪电新闻客户端将陆续推出《军魂不朽》新媒体专栏,让我们认识这些山东退伍老兵,感受他们始终坚守使命初心、奉献人民的精神实质。

  齐鲁网·闪电新闻11月25日讯(记者 李淼 杨丽) 1928年3月,许敦杰在济宁市任城区出生,1946年,年仅18岁的许敦杰参军入伍,1947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潍坊战役、解放济南战斗、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渡海战役……这些历史上著名的战役,他都曾亲身参与过。

  许敦杰今年91岁了,回想起自己战斗的那些岁月,他依然思绪清晰,讲述起战场上的回忆,他犹如回到了那个时代。

  参加作战一百余次 一颗子弹在体内留近5年

  许敦杰的身上,至今还留着一个显眼的伤疤,那是战斗时子弹打入他体内后留下的印记。

  许敦杰所在部队攻打潍坊、济南时,为了更好地进行破袭战,经常是“两头见太阳”,太阳下山的时候部队开始急行军,奔袭六七十里路到敌占区趁夜破坏敌人的铁路线,然后天亮后赶回到部队驻地。期间大小战斗无数,经常是一夜打好几次仗。

  1947年6月,他所在的部队攻打寿光,时任副班长的许敦杰负责架桥,被敌人子弹打中,子弹从其右侧腹部射入但未击穿。当时许敦杰就感觉自己被人推了一下、腹部热乎乎的,没有在意,继续架桥,班里的一名同志发现了他身上的鲜血,才告诉他中弹了,就这样许敦杰被一名游姓战友从战场上背了下来,后又用担架抬出了战场。在担架上,许敦杰开始感觉到了剧烈的疼痛,尤其是担架不稳、来回晃动的时候,他疼得更厉害。但是由于当时医疗条件有限,战地医院只对伤口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处理,并没有取出子弹。许敦杰没有在意,伤口经常发炎化脓,但都没有耽误他跟随部队南征北战。他自己说,经常是部队急行军、连续作战的时候,腹部就会化脓,而条件好点就会好转些。

  一直到1951年,这颗子弹才在南京军区医院取出,这颗子弹在许敦杰的体内,待了将近5年。

  曾一人俘虏敌方百余人

  1949年9月,许敦杰所在的第三野战军22军66师196团1营2连在浙江金塘岛战斗中伤亡多人,十分激烈。为快速解决战斗,连长命令班长许敦杰带领一个班的战士从山顶插到敌人后方。南方多雨、山路湿滑,野草也有1人多高,遇到陡峭的石壁还会被滑下来好几丈远,他们的衣服裤子都被划成了布条,却没有人发出声音,隐蔽前进。不久许敦杰发现身后没有自己班的战士,与战友们走散了。独自一人的许敦杰没有后退,而是继续前进。

  “当时我看到敌人后,就心想,怎么也不能退缩,不然我这个班长就白当了。”许敦杰告诉记者。于是他想到了一个办法,而这个方法,让他一人俘虏了百余名敌人。

  原来,他当时猛地从草丛里跳出来,端着冲锋枪对敌人大喊:“你们已经被我军包围了,无处可逃,缴枪不杀!”敌人一下子懵了,大部分人都放下了武器,举手投降。他还缴获了迫击炮2门、重机枪2挺、轻机枪3挺、卡宾枪8支、步枪19支、电台和步行机各一步,另外还有不少炮弹、子弹、手榴弹。就这样,许敦杰被第三野战军司令部授予一等功,班级获集体三等功。

  “当时不害怕,但是后来想想,哪怕有几个敌人反抗,我可能就‘光荣了’。”许敦杰告诉记者。

  91岁的许敦杰 依然经常参加社区公益活动

  新中国成立后,许敦杰从步兵调到了坦克部队成了坦克兵,后又到第一坦克、第四坦克学校学习,多次立功受奖。在参加军事博物馆建设后,许敦杰觉得仗打完了,就从部队回到了地方。现年91岁的许敦杰,经常参加社区公益活动,讲述战争年代的那些事。

  “1949年9月,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22军司令部政治部荣记一等功一次;1949年,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司令部授予人民英雄奖章;1949年,被华东野战军第三纵队司令部政治部授予甲等战斗模范奖状。在其他战役战斗中,立过大小战功十次,二等功二次,三等功四次,四等功三次。因伤,1951年被评为三等残疾军人。1951年出席了华东军区装甲兵第一届英模代表大会。”这些军功章的背后,都是许敦杰在战场上用生命在战斗,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也是他们浴血奋战而来的,让我们向他们致敬。

  闪电新闻记者 李淼 杨丽 济南报道

  (齐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