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济南6旬绿化工工作时突患热射病,巨额医药费谁担?各方回应

  65岁的于圣芬工作时突患热射病,在重症监护室治疗了20余天,包工头最初垫付了1万余元,此后没了任何说法。这让于圣芬的儿子弭先生心力交瘁又气愤不已。据了解,7月29日中午,于圣芬跟随包工头到华山湿地公园从事绿化工作时突然晕倒,经诊断为热射病,目前医药费已花去8万元。“母亲生病住院,作为儿子我不能不救,但我一定要讨个说法。”弭先生说。

  跟随包工头从事绿化工作

  8月27日上午,在省城一家公立医院重症监护室紧闭的大门外,弭先生时刻关注着监护室内时而闪过的身影。自从母亲住院后,他就不停地在章丘曹范镇和医院之间奔波,每天几小时的相聚,他总是假装淡定地安慰老人,其实一直在为医药费而发愁。

  “住了20多天,到现在花了8万左右,我是家里独子,因为照顾母亲暂时没法出去打工,都是借亲戚朋友的。”40多岁的弭先生告诉记者,事情发生在7月29日,65岁的母亲一早就出了门,与同村另一位村民跟随一名包工头到历城区华山湿地公园从事绿化工作。

  工作时晕倒诊断为热射病

  “正好农闲,包工头就说每天给65元左右,不管饭,当天回,母亲觉得能挣钱就去了。”弭先生说,没想到当天下午就接到母亲晕倒的消息,他赶紧乘坐公交从章丘明水出发去医院。

  “包工头是邻村的,姓乔,之前也认识,当天他给我打的电话说我母亲晕倒了,已经打了120送医院。”弭先生回忆,7月29日下午5点多,他赶到医院时,母亲已经躺在病床上不省人事,口中插着管子。

  清晨母亲出门时还好好的,再见时已经躺在病床上。弭先生说,当天经过医生诊断,母亲患上严重的热射病,出现脑损伤等症状,随即被送入重症监护室。“当时包工头和跟母亲同行的村民都在,他们说母亲在浇水时晕倒,之后被抬到华山公园附近的一个公厕内纳凉,最后送到医院。”

  弭先生拿出一份诊断说明,多达7条诊断结果中,第一条就清晰地写着热射病,“医生说是热射病连带了其他病症。”

  包工头垫付一万没再露面

  “前年父亲生病住院花了不少钱,借的钱刚刚还上,没想到母亲又病倒了。”弭先生一脸无奈地说,包工头垫付1万余元之后就再也没露面,多次联系,对方也只说先让治病。无奈,他只好向亲戚朋友张口借钱。

  事后,弭先生和妻子曾到华山湿地公园实地探访,“问了几位工人,最后确定母亲是在华山湿地公园华不注广场东侧浇水时晕倒的。”

  8月27日中午,事发地有不少工人在从事绿化工作,其中有多名头发花白的老人。其中一名老人告诉记者,“当时是其他工人发现那个女的倒在地上,然后抬到公厕里的。”此外他还表示,包工头分片负责绿化,多数工人都是由包工头拉来干活的。

  此说法也得到一位包工头的证实,“都是分标段的,各自有区域的分包。”

  随后,记者从医院获悉,7月29日于圣芬的确是被120送到医院的,到达医院时,热射病比较严重,随即转入重症监护室。

  ■各方回应

  包工头: 没想着不管 先看病最后一起算

  27日下午,带于圣芬从事绿化工作的包工头乔先生就此事作出回应。“干活的那两天,她有些不舒服,但没说,应该是糖尿病引发的并发症,要不热射病早就好了。不过住院之后,我没想着不管。”乔先生告诉记者,他告知女子家属先看病,最后一起算,但对方直接向他索要30万。

  “女子家属说,后期医药费还需要30多万,但我觉得太多了,8万左右还可以,后续我们再协商。”乔先生称,“朋友包了个工程,让我找几个人干活,但没有白纸黑字,没合同。后续的问题我和于圣芬的家属再沟通协商吧,如果不行的话就通过法律手段解决。”

  济南城市建设集团: 绿化工程已承包给济南园林集团

  27日下午,记者联系了华山湿地公园建设方济南城市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一名工作人员称,经核实,于圣芬晕倒的地点即华不注广场东侧附近属于济南园林集团承包标段。“我们也签订了合同,若出现安全事故,承包方为第一责任人。”工作人员说。

  济南园林集团: 安排项目公司去核实 稍后回复

  招标过程中,“层层分包”的现象较为常见,但在绿化方面“层层分包”的现象是否违规?绿化方面由济南园林集团中标,为何实际工作中却出现包工头?

  27日下午,记者联系到济南园林开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一名工作人员答复,“我们已经告知集团下面的项目公司去核实,稍后由项目公司予以回复。”但截至27日18点40分截稿前,记者没收到任何回应。

  针对是否违规的问题,济南市园林绿化局回应,“绿化工程属于建筑工程范围内,按照建筑方面的法律规定,工程不能分包给个人。”

  ■律师说法

  从包工头到建设方均有连带责任

  于圣芬在包工头的带领下从事绿化工作时晕倒,经医生诊断为热射病。面对层层分包,当事人该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山东千舜律师事务所律师邱洪奇。

  “根据情况,从包工头到建设方均承担相应连带责任。”邱律师认为,针对于圣芬的遭遇,当事人已65岁,因此不存在劳动关系,而是雇佣关系,若热射病是因干活引起,那么从包工头层层向上,直至建设方均应承担连带责任。

  邱律师说,若热射病是由当事人其他病症而引起,那么包工头至建设方也应承担相应连带责任,但当事人为主要责任,包工头以及建设方承担小部分责任。

  (生活日报记者 张国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