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网·海报新闻 记者 张雪

  8月11日晚,一声哨响,紧急集合。在武警淄博支队某中队,灾情,就是命令。

  “个子高的,会游泳的,想去的,举手!”

  个头1米82的洪力挺直身板,没有丝毫犹豫地举起手,“我会游泳,我去!”

  洪力来自陕西,在淄博当兵快满两年,距离退伍还有不到500个小时。面对肆虐的洪水,这个年仅19岁的小伙依然选择了冲锋在前。他说:“咱当兵的人,就该冲在一线。”

  狼吞虎咽、猛吃几口,甚至被噎着好几次,一桶方便面用了不到1分钟吃完,8月13日,洪力跟随队伍紧急转移到桓台,从早上8点到下午6点,10个小时,就吃了这一桶方便面。

  河水漫溢,桓台多个小区居民被困,最深处达2米的水位没过脖颈,救援就只能靠冲锋舟。小区内,栏杆、灌木、车辆全部淹没在浑浊的水里,脚下的情况根本看不清,一不小心就会被磕到。

  洪力与战友,负责用冲锋舟转移被困居民,而他是必须下水的那一个。沿着没过胸口的水从二楼接送居民,一位80多岁的老人因为怕水不敢上舟,洪力便将老人架在脖子上托住,整张脸没进水里,憋着气将老人安全转移到冲锋舟上。

  稳舟楫、搭人梯,背着,抱着,扶着,胳膊因长时间肌肉紧绷肿胀的硬邦邦。截止到8月15日,洪力与战友所负责的那艘冲锋舟,已经成功救出100余人。

  8月15日,连续奋战三天的洪力第一次回队休整,而这个时候,中队长王清琳才知道,救援期间这个娃竟是一直忍着痛,不吭一声。“回队后他说,队长我脚有点疼,我问怎么回事,他说13日的时候受了点伤。我让他脱下鞋子,左脚的大拇指的指甲盖已经整个翻了过来,掉了一半。”说着王清琳眼眶微红,“这些兵都这样,能忍,不会轻易喊疼”。

  趟泥过水,浑身湿透,8月14日洪力受伤后还抗了一天沙袋,直到轮到自己休整才把身上的任务放下。洪力说,就是小伤,休整完他还能继续上,而中队长王清琳把洪力拦了下来,命令他去了医院。

  8月17日下午,武警淄博支队所有参与救援的队员都已经安全撤回。穿着拖鞋的洪力,坐在椅子上,双脚不好意思地收在桌子下面,挠着头说:“脚要做手术,队里这段时间忙,我跟队长说,等我退伍了,手术回家再做。”

  而坐在一旁的王清琳转头瞪向洪力:“绝对不行,退伍了,我也要让你完好无损地走回去。”

  风里跑,雨里抗,王清琳说:“我们的队伍,就是要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据了解,5天里武警淄博支队这一中队共出动兵力500人次,解救被困群众700余人。

  记者手记:

  他们是最可爱的人!

  19岁的洪力,两年间,埋头训练,没出过几次门,接到任务就跳上车,冲进漆黑的夜里或者烈日当头的白天;

  22岁的刘蔡强当兵5年,远在四川的家离着淄博有着2200多公里,每次想家就拿出手机,看看地图上自己与家的距离;

  22岁的李船,平日话并不多,可有任务时,双手总会高高举在身前。

  ……

  在武警淄博支队,像他们这样的兵还有很多。爬冰卧雪,日晒酷暑,砺精兵,训练中流血流汗不流泪,危急时,冲锋在前,舍我其谁。他们是守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钢铁长城。9月1日,他们即将退伍,最后一次冲锋,一次特殊的任务。致敬,人民子弟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