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日报·新锐大众记者 方垒 杨国胜 石如宽

  受台风“利奇马”影响,山东近日普降大雨、暴雨,局部大暴雨、特大暴雨,省内部分地区出现较重灾情,去年受灾严重的寿光市更是备受关注。

  8月12日上午,寿光市委、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防御台风“利奇马”情况:此次过程降水量为自1959年有气象记录以来最大一次降水,降雨强度超过去年“温比亚”。

  8月10日9时至11日22时,近2天时间,寿光全市平均降雨287.4毫米。全市15个镇街区全部超过200毫米,其中6个镇、街道超过300毫米。

  从寿光境内弥河的洪峰情况来看,去年谭家坊水文站2250立方米/秒的洪峰流量,在今年3050立方米/秒面前,似乎“渺小”了不少。

  洪峰比去年高出800立方米/秒,全市平均降雨量、折合降水量分别比去年“温比亚”多57.9毫米和1.27亿立方米。面对如此“天灾”,经过“摩羯”“温比亚”严峻考验,寿光受灾情况则比去年乐观很多。

  “今年弥河水位比去年要涨了五六十厘米,幸亏大坝加高了,不然真就危险了。”8月12日上午,已经两夜没合眼的上口镇张家屯村党支部书记张建伟,正在排查堤坝泥土有无松动迹象。

  去年10月,山东全面启动灾后重点防洪减灾工程的建设与修复完善工作,弥河改造后,设计流量提高到4900立方米/秒,防洪减灾能力显著提升。

  在更强降雨、更大洪水面前,受灾情况却较去年大为减轻。这背后是各级各部门的高度重视、灾后整治措施可靠、预警预案切实到位的合力。

  “今年修了排水渠,水能排出去了。去年直接排到国道上,通车都困难。”纪台镇村民赵秀芳告诉记者,去年灾后,寿光在纪台镇清理河道32.5公里,投资2.27亿元修建好总长度172.5公里的农田排涝工程。

  受“利奇马”影响,11日2时开始,全市大棚区开始出现积水,纪台、稻田、洛城以及孙家集、文家、羊口等镇街迅速组织群众,启动自备水泵和市里调配的450台排水泵。“雨确实很大,但大家准备充足,损失大大降低。”纪台镇宋家庄子村党支部书记张安明说。

  据了解,去年“温比亚”台风过后,潍坊市迅速组织实施了弥河、丹河等河道治理和青州东部、寿光南部、昌乐北部三县交界低洼易涝地区农田排涝工程,全面落实河湖清违清障,并对大棚进行了排水改造……这些工程在今年都发挥了重要作用。此外,为充分保障群众生命安全,寿光在人员安置方面加大撤离力度,截至8月11日晚,共安全转移安置群众9.3万人。

  既然预警预案到位,河道和水利工程也已治理修复,那出现此次灾情的原因是什么?

  省水利厅水旱灾害防御专家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大流量洪水:“利奇马”来袭,潍坊普降大暴雨到特大暴雨,尤其是处于弥河上游的临朐、青州、昌乐平均降雨量均达到特大暴雨级别,且多为山区、丘陵,汇流速度快。寿光为平原区,河道落差小,虽然经过上游水库最大限度的调蓄、削峰、错峰,但上游来水流量仍然很大,加之寿光本身降雨量也达到特大暴雨级别,大量涝水汇入弥河干流,导致洪峰进入寿光境内后由谭家坊水文站的3050立方米/秒增加到4000-4500立方米/秒。

  此外,寿光地处弥河下游,发生大洪水时,弥河等河道水位较高,寿光稻田、纪台、洛城等地势低洼区域蔬菜大棚的积水不易排出。而且,下游弥河河道比降仅为1/10000,流速缓慢,且受风暴潮位顶托影响,洪水不易下泄,泄洪入海速度较慢。几方面原因共同作用,导致寿光局部再次发生洪灾内涝。

  经历了去年洪灾,不少人明显感到今年应对洪涝灾害的能力显著加强。寿光正动员全社会力量,齐心协力抗灾救灾,最大限度减少灾害损失,重点对弥河、丹河等骨干河道进行拉网式排查,及时发现和消除各类隐患,防止次生灾害发生。

  (大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