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6岁的刘福军,5年前还是宁阳县发改局的机关干部。2014年,他响应县委号召,扎根基层、奉献汗水,先后到伏山镇胡中屯村、前石梁村、开发区后海子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期间累计走访群众3000余户,争取各类项目11个,到位资金110多万元,带领21户40名贫困群众实现顺利脱贫,把穷村变成了群众心里的“幸福村”。2018年4月,因为工作出色,他又被任命为伏山镇张堂村党支部书记,一直干到现在。

  从县直机关干部到农村支部书记,从坐机关到农村基层去摸爬滚打,对于任何人来说这个转折似乎有点大,而近50岁的老刘却对自己的行为有着清醒的认识。他说,“小车不倒尽管推,组织需要咱就干!”

  “第一书记要抓党建、促脱贫,不变的是初心,要改变的是群众的生活……”2015年在伏山镇第一书记交流会上,前石梁村“第一书记”刘福军这样说。初到前石梁村时,为找清村集体、村民的致贫原因,他逐户走访、与群众话家常了解实际需求,同时带领两委干部到其他贫困村看工作现场、扶贫实绩,多次到肥城市边院镇等先进地区“取经求宝”,拓宽发展思路,最终为前石梁村找到了“大户+集体+贫困户”的脱贫路子。

  脱贫路子定下来了,该从何处下手呢?在一次入户走访中,刘福军了解到养殖户商明辉想扩大养殖规模,他立马意识到:扶贫突破口找到了!原来,刘福军准备把市里的专项扶贫资金投到商明辉经营的肉鸡养殖场,帮他扩大规模、改良品种。然而,刘福军的想法却被商明辉一口回绝了。

  “俺搞养殖十几年了,有句俗话叫‘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福军书记说的这个事儿,牵扯到用水、用电的事很多,俺心里没底,不干!”商明辉为此顾虑重重。

  碰了壁的刘福军并没有气馁,为了打消商明辉的顾虑,刘福军几乎天天盯靠在养殖场,帮着项目包装策划。同时还为养殖场争取到了机井、变压器等扶持项目。

  功夫不负有心人。商明辉最终接纳了刘福军的建议,与村集体、贫困户签订了入股分红协议。养殖场当年就向村里缴纳了12500元的入股分红,每名贫困人口分红1009元,实现了养殖户、村集体和贫困户三方共赢。

  “有急事找村委会,这个推那个,推三阻四办不了……”谈起之前“缺兵少将”、力量薄弱的基层党组织,张堂村村民张树丁打开了话匣子,村里的自来水泵常年失修、管道老化,水压不够了,到了夏天用水高峰期,洗澡都成问题。

  “农业基础比较薄弱,农村仍然是安全生产、社会稳定等问题多发地,基层党组织不给力,党的惠民政策就落实不到田间地头,农村什么事也难以干好,发展的精气神也就散了。”伏山镇组织室主任陶敏说。

  2018年4月当选为张堂村党支部书记后,刘福军彻底变成了村里的当家人,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在刘福军看来,除了拉资金跑项目,更重要的就是把基层党组织健全起来。通过召开两委会议,明确了两委干部分工,让上级工作部署有落实,群众事情有人管。严格落实“三会一课”,开展主题党日活动,村级管理运行逐步规范化,今年发展积极分子2名、后备干部2名。

  “把散乱的班子‘拢’起来,把支部的威信树起来,把队伍的治理能力提起来,把‘堡垒’的战斗力激出来,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福军暗下决心,要干就要干出名堂。

  去年8月,搁置多年的失地农民参加医疗保险工作在镇医保所指导下开始启动,涉及村民1411人,12月报送业务部门审核,挂在村集体账户上的11万元补偿款真真正正发到了村民手里。

  以前变电站西侧闲置9亩多空地,不光没收益,村里还得年年出承包费用,刘福军开始琢磨着如何让“边边角角”也能“生金”。“把地用起来,村集体有收益、村民也能增收,”去年村里把9亩多的空地流转给大户进行作物种植,今年麦收下来也能有万元的收入。去年村里通过对上争取一事一议项目资金新建净水站,让村民也能喝上纯净水,不仅解决了安全饮水问题,净水站使用一年的时间,村集体增收万元以上。

  “去年村里给换了自来水泵,铺设了电缆、整修了小广场……”现在的班子强了、村里美了、村民富了、民心也更齐了,细数近两年村子发生的变化,村民们个个喜上眉梢。

  谈及将来,他说下一步要以土地流转、新建文化书屋、巷道硬化等民生实事为依托,誓让村庄大变样。

  来源: 大众日报·新锐大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