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进入6月份以来,德州高“烤”天气考验着各行各业的劳动者们。在酷热的天气下,他们仍然头顶烈日,坚守在户外工作岗位上,他们中有骑警、公路养护工,也有空调安装工人、管道疏捞工……阳光下,他们恪尽职守,默默奉献,唯有额头上的汗水、湿透的衣服,在无声地诉说着自己为保障城市运行和市民生活付出的一切。大众网德州频道特推出“高‘烤’日致敬劳动者”特别策划,展现高温天里劳动者的风采,向劳动者致敬。

建筑工人认真固定每一块自己负责的木板建筑工人认真固定每一块自己负责的木板

  42℃高温下每天喝掉12斤水 建筑工用心筑起城市高度

  “高‘烤’日致敬劳动者”系列策划之五

  大众网·海报新闻德州7月4日讯(记者 徐付彪 见习记者 胡彬)德州的7月,骄阳似火,温度直逼40℃,面对市民避之不及的高温,在德州却有一群建筑工人“向高温而行”,用汗水“筑起”一座座高楼大厦。7月4日,大众网记者跟随建筑工人宋金友,体验了辛苦的建筑施工工作。

  在一处在建商品房工地上,记者见到了皮肤黝黑、精瘦干练的建筑工人宋金友,他一边干着手中的活,一边三言两语地描述自己一天的生活:每天早上5点多,跟工友们一起从武城的家里出发赶到工地,中午饭就买点路边摊上的包子随便凑活一下,晚上7点多再坐车回武城。

即使避开阳光直射,汗水依旧湿透建筑工人的手套。即使避开阳光直射,汗水依旧湿透建筑工人的手套。

  上午9点,气温34℃。43岁的宋金友已经抹了3个小时的水泥,汗水沿着脸颊不断地滴落。用抹子将水泥填在楼板与墙面之间的细微缝隙,一下一下不断重复,这样的动作,宋金友需要重复一整天,大约11个小时。一天的时间里,他的衣服不断被汗水沁湿,干了又湿,湿了又干的衣服上结出了大片盐渍。

  上午10点,气温36℃。休息时间,宋金友一扭肩,用袖子抹去脸上的汗水,举起装满1.5升白开水的瓶子,喝了一大口。“这样的大瓶子,我一天要喝3瓶,差不多9斤。”已经在工地干了6年的宋金友告诉记者,在工地上,他的工种属于“小工”,活算轻松的,一天能挣140元。宋金友笑称,正在“偷师”木工,希望以后转行当木工,因为木工1天能挣四五百块钱,几乎是小工的3倍。

  “打顶子”铺水泥是整个工地上最辛苦的工作,太阳毒的时候,工人后背一天就能晒脱层皮。     

  上午11点,气温38℃。没有遮阳的楼顶达到42℃。楼顶上十几个忙着“打顶子”的建筑工人已经陆续下班。“‘打顶子’铺水泥是最累、最热的活,他们一天能喝掉12斤水。”说这话的,是在楼顶搬运钢筋的张强,他的工作属于“打顶子”的一部分,负责将钢筋递到其他工人的手中,由其他工人用铁丝将钢筋固定,扎成网状。1根钢筋就有七、八斤重,张强每次能搬5根,两三天就需要换一副新手套,太阳毒的时候,后背一天就能晒得脱层皮。记者尝试将两根钢筋搬给张强,却发现,经过太阳暴晒的钢筋摸起来十分烫手,没有手套几乎拿不起来。“是不是看着简单,做起来难?”张强笑着接过钢筋转身离开,记者发现他的长衣、长裤,甚至厚厚的手套已经全部湿透,唯一裸露的脖子,皮肤已经晒的通红。

为减少太阳的暴晒,女工们穿上了长袖衣服为减少太阳的暴晒,女工们穿上了长袖衣服

  上午11点半,气温39℃,最后坚守岗位的建筑工人们也陆续下班走出工地,路边摊上的包子因为价廉,成了他们午餐的首选。

  收工后,下楼时,记者的衣服已经全部湿透。而下午2点,建筑工人们将再次回到自己的岗位,继续忍受高温的“烤”验,将汗水洒满工地的每个角落。

  来源: 大众网德州·海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