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类,从2000年就开始在全国试点,但效果始终不如人意。2012年至2015年,济南历下区曾下大力气推行垃圾分类试点,但因分类投放后又混装运输,最终于2015年暂停。山东省住建厅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山东终端处理设施仍跟不上,尤其是湿垃圾处理能力不足。

垃圾分类有明确时间表垃圾分类有明确时间表

  地级市已全面启动生活垃圾分类

  近日,习书记对垃圾分类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培养垃圾分类的好习惯,为改善生活环境作努力,为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作贡献。

  近年来,随着国家层面对垃圾分类的日益重视,“加快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被正式写入十三五规划,垃圾分类工作也逐步有了明晰的时间表、线路图。2019年起,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启动生活垃圾分类工作。2020年,46个重点城市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系统。2025年,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系统。

  据住建部、发改委、生态环境部等九部门联合印发《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部门关于在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通知》要求,到2020年,46个重点城市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系统。其他地级城市实现公共机构生活垃圾分类全覆盖,至少有1个街道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类示范片区。到2022年,各地级城市至少有1个区实现生活垃圾分类全覆盖,其他各区至少有1个街道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类示范片区。到2025年,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系统。此前住建部还提出,2035年前,46个重点城市全面建立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垃圾分类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具体到山东,济南、青岛、泰安三市被列为46个率先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的试点城市,按照要求,这三座城市明年就需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类治理系统。

  分类投放后又混装运输

  分类试点败走济南历下

  从2000年开始,我国就在试点城市推动垃圾分类,但由于很多城市在垃圾分类硬件设施方面差距大,条件不具备,且过去对垃圾分类的推动力度也不大,垃圾分类效果不如人意。

  山东的垃圾分类试点也从2000年就已开始起步。2000年,济南就曾选取省邮政宿舍、玉函南区和铁路宿舍三个小区作为早期试点,进行垃圾分类收集的尝试。多年的试点中,济南付出做出最大努力的一次,是2012年到2015年历下区的垃圾分类试点工作。

  2012年2月,历下区在36个分类试点区域推行“四分类法”;10月,投资2.7亿元的历下区生活废弃物转运中心启用;试点期间,区财政设立垃圾分类专项资金,每年不少于500万元。彼时,甸柳小区等试点区居民在志愿者的每日鼓励下,已开始初步养成分类投放意识,但因分类投放后,运输环节仍然混装,严重影响了居民积极性。“由于垃圾分类后无法处理,及居民分类效果较差,2015年3月,分类工作暂停。”济南市城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

  成为46个率先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试点市后,近两年,济南又在全市范围重启了试点工作。2018年4月,济南印发《济南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总体方案(2018—2020年》,济南市城管相关负责人也提出,济南市共2800余家党政机关、学校、医院等涉公单位,2018年底垃圾分类覆盖率要达到100%,其他公共机构和相关企业今年年底覆盖率要达到50%。但截至年底,涉公单位生活垃圾分类全覆盖远没达到,居民区分类试点成果也相对有限。

  试点19年卡在终端处理设施

  山东湿垃圾处理能力还有限

  垃圾分类试点19年,为何还是一盘乱棋?至少从表面来看,终端处理设施跟不上是极为重要的一环。

广州黄埔区黄船社区智慧垃圾分类试点。广州黄埔区黄船社区智慧垃圾分类试点。

  今年两会期间,山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厅长王玉志在接受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专访时表示,2018年山东生活垃圾分类试点的实施效果,和预期目标确实有差距。而差距背后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末端的分类处置能力不足。“垃圾分类,还是应该从末端往前倒逼,从完善末端垃圾处置的硬件设施起,如干湿分离后分类出的厨余垃圾,能有单独的处理能力。这样再往前推动分类运输、分类收集、分类投放。”

  6月6日,省住建厅城管局局长杨建武也介绍,山东在终端处理设施方面,现在确实还跟不上。他说,原来山东的生活垃圾处理方式和全国都一样,一填埋二焚烧。现在如果按照四分法来进行处置,目前终端处理厂在湿法处置方面还跟不上,到终端又干湿混合后一起焚烧,混合后因为有油水,焚烧效果反而特别好。

  “难点有很多。第一是选址难,选在哪里都不愿意,往往会引起邻避效应和群众反抗;第二整个收运体系也没有建立起来,前端的分类收集、运输系统还未形成。”杨建武说。

  杨建武介绍,前几年,山东在17个设区市成立了餐厨垃圾处理厂,当时的考虑是为了餐厅、酒店、饭店的泔水乱排乱放,预防地沟油和泔水猪问题,和其签订协议无偿收集处理,目前来看效果已很好。“但这些餐厨垃圾处理厂仅限于餐厅饭店等,无法处置居民的餐余垃圾,因为这个量太大了,我们对湿垃圾的处置能力还有限。”

  “这项工作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党委政府齐抓共管。习书记在上海提出一个观点,垃圾分类就是新时尚。今年2月住建部在上海开了会,上海书记、市长开两万人的动员部署大会。这需要从设施建设、社会观念、各级党委政府齐抓共管等多方面一起推进。”杨建武说。

  实际行动与认知程度差异大

  居民垃圾分类责任感成难点

  终端处理设施之外,居民在垃圾分类上的责任感和意识是更大的难题。

  近日,生态环境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发布了《公民生态环境行为调查报告(2019)》。该报告指出,在此次调查的所有生态环境行为中,受访者对“垃圾分类”的重要性最为认可,但实际行动与认知程度差异最大。虽然超九成受访者认为垃圾分类对于我国生态环境保护是重要的,但认为自身在垃圾分类方面做得“非常好”或“比较好”的仅有三成。

  《报告》提及,受访者认为影响自身垃圾分类的主要原因是“小区没有分类垃圾桶”和“垃圾集中转运时不分类,所以没必要分类投放”,人数分别占63.7%和59.6%。其次,“不知道怎么分类”和“不了解分类后垃圾的处理进度和结果,没有成就感”的人数占比分别为36.5%和34.5%。另外,选择“身边很少有人分类”和“太麻烦、没精力”等两种个人主观因素的人数占比分别为22.2%和13.3%。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教授、环境政策与环境规划研究所所长宋国君在《城市生活垃圾分类难点与对策》一文中,还指出了更多问题。如没有确立独立而有效的政府监管部门,难以制订出符合国家要求的城市生活垃圾管理方案。“按照公共管理的一般原则,监管部门不能负责执行,更不能参与经营。因此,生活垃圾分类的监管部门应该是主管生态环境的部门,而城建部门则只负责管理填埋厂、焚烧厂及清运工作。然而,目前我国的现状是,生活垃圾分类的规划、监管、执行等都由城建部门牵头,从而产生了分工不明、多头管理、职能交叉等许多问题。”

  他还指出,生活垃圾分类方案尚未设定实效性指标,物质流、资金流缺乏系统统计,导致整个系统缺乏刚性标准约束。“在已有的省会城市垃圾管理方案中,几乎没有‘人均生活垃圾日清运量’等这样具有表达生活垃圾管理实效性的指标,而该指标目前完全可以也应该统计。” 宋国君阐述道。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张阿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