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动能转换,是一个热词,一个政府层面上最热的词汇。可以预见的是,它的分量,足以影响人类文明的进程。

  人类工业发展的历史星空上,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点,一直就是群星闪烁最耀眼的时刻。谁占据了新旧动能转换的先机,谁就踩上了发展的风口。第一次工业革命时,蒸汽是新动能,最先驾驭蒸汽动能的英国领先了世界;第二次工业革命,化石能源、电能涌现,掌握了动能转换关键的美国、日本、德国工业化加速快进,登上了世界经济舞台的中心;第三次工业革命,信息技术为代表的新动能又奠定了发达工业化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国家的新型工业化道路……历史给予了人们启示,崛起的航程上,必须有新旧动能转换的直挂云帆。

  2019年,新旧动能转换正如宏大的鸣奏曲响彻齐鲁大地,乐章逐步进入高潮。在南抵沂蒙、北至黄河的淄博大地上,“机遇”与“担当”在此时是如此耀眼。

  洞悉机遇,因为淄博深刻领悟加快新旧动能转换的重大意义——这是山东发展的重大机遇、更是齐鲁大地肩负的神圣使命。齐鲁大地未来呈现的新气象,不只关乎山东一地的福祉,更对全国新旧动能转换具有标本意义。新旧动能转换在山东迎来天时、地利、人和,赋予了淄博老工业城市转型发展、全面振兴、走在前列的历史性机遇。

  担当责任,因为淄博是山东扛起新旧动能转换重任必不可少的“试验田”生力军。牢牢抓住新旧动能转换的历史机遇,是对当下和未来、对淄博人民和山东大局的责任与担当。在动能转换的生动实践中,淄博正以奋进者的姿态,勇担使命。筚路蓝缕、披荆斩棘,淄博敢为人先的精神更在新旧动能转换进程中释放出灼灼光芒。

  “机遇”与“担当”,已在形塑淄博经济的新气质——新动能在崛起,旧动能在转型。艰辛努力之下,以“四新”促“四化”,聚力做好“高、新、轻、绿”四篇文章,腾笼换鸟、凤凰涅槃,美好蓝图正变为现实。在有所收获之时,淄博更真切地体会到了使命之艰,却也更鼓足了信心勇气——尽管面前是历史的三峡,但随着新旧动能转换的进一步起势,站在高质量发展的新起点,淄博工业这艘巨型航船,向着星辰大海,激流勇进!

  高点审视

  淄博工业的航母

  正在穿越新旧动能转换的历史三峡

  新动能涌现     一座老工业城市的气质之变

  淄博,是历史悠久的工业城市。早在1860年代,这片土地上就已呈现出工业的繁华。彼时,来自德意志的地质学家黎希浩芬,在细致勘探了整个中国之后,认定淄川、博山是当时中国工业最为繁盛的地域。此后百余年间,铁路铺就、矿山开掘、工厂矗立、城市定型……随着时代的不断变迁与演进,工业化所织就的一帧帧画面成为淄博近代史上极为深刻的道道印记。

  长久的工业积淀,塑造了淄博老工业城市的定位,却也带来了今日必须直面的问题。淄博传统产业、重化工业占比高,经济块头大,但“脂肪”比重高,“脂肌比”不理想。化工产业占比超过了41%,传统产业占70%,重化工业占传统产业80%,可见淄博新旧动能转换任务之重。恰如河入峡谷、风过隘口,淄博的新旧动能转换一开篇就是紧要之时。

  如何泅渡新旧动能的历史三峡?成为考问淄博的一道紧迫命题。难题面前,这座老工业城市是否会乱了阵脚?敏锐的人可以从今年3月29日的《大众日报》上找到一种解答。这一天,《16市2019年重点任务公开承诺事项》刊发,淄博市委书记周连华、市委副书记、市长于海田面对全省人民立下了“军令状”。在这一承诺书上,加快推进新旧动能转换的事项位列前沿。全市今年要组织实施323个重大工程项目、321个重点技改项目、157个服务业重点项目,推动3000家以上企业上云!千金一诺,看得出老工业城市在新旧动能转换中正踌躇满志。

  书记、市长如此有魄力、有冲劲、有底气,因为早已在运筹帷幄,以智慧谋篇布局,以勇毅动手实干。虽为老工业城市,但淄博同样处在科技发展的窗口期。科技是平的,我们一样可以用好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高端芯片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所带来的红利。坐拥丰厚工业土壤的淄博,本就是发育新动能的良好温床。求索之下,淄博敏锐地查找出适宜这座城市的新动能所在。新材料、智能装备制造、新医药、电子信息“四强”产业以及特色品牌陶瓷产业等,担当了淄博推进新旧动能转换的主战场。

  进军主战场,有力的战术催动冲锋的步伐。回溯之前与展望今后,淄博新旧动能转换的上行轨迹都是清晰的——以“四新”促“四化”实现“四提”。“四新”即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四化”即产业智慧化、智慧产业化、跨界融合化、品牌高端化;“四提”即传统产业提质效、新兴产业提规模、跨界融合提潜能、品牌高端提价值。由此,聚力做好“高、新、轻、绿”四篇文章,奋力开创淄博转型发展、全面振兴、走在前列新局面。

  战略明晰,上下齐心,主战场上当然捷报频传。新动能的增长亮眼——2018年,全市新引进投资10亿元以上项目95个,新增世界500强及行业领军企业投资项目9个,高技术产业产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增长到37.36%。旧动能的转化加速——2018年,全市针对化工、建材、机械、纺织、轻工、陶琉等传统产业进行全系统改造提升,工业技改投资同比增长27.8%,其中,实施重点技术改造项目363个,技改投资920亿元,老工业基地调整改造工作连续两年获国务院督查激励。淄博新旧动能转化的快节奏,折射出了经济结构的新变化,让人感触到这座城市经济的气质之变。

  更为直观的新旧动能转换景观,则被生活在这座城市中的人们直观目睹。在淄博高新区的核心区域,行人如织、往来如梭,走过这里的人们眼光总会被MEMS产业孵化器所吸引。这是淄博新旧动能转化四强产业之一——电子信息领域的一面行业旗帜。MEMS光芒耀眼,不仅拥有“清华大学国家高新区MEMS研究院”、“尤政院士工作站”、“6英寸硅基MEMS中试研发平台”等桂冠,而且荣列《中国制造2025》16个重大标志性项目之一。如今,MEMS作为极具感召力的旗舰,已经聚拢了60余家电子信息企业,打造起一支强大的电子信息舰队。舰队出海,波澜壮阔,淄博的电子信息产业正驶向深蓝,劈波斩浪。

  同为四强产业,淄博的新医药领域里也是星光闪耀。去年,新华制药首次销售收入突破50亿元。作为我党我军建立的第一个红色制药企业,新华制药的阔步向前,步步都有新旧动能转换的生动体现——产能200亿片的现代医药工程建成投产、新达罗等4个制剂新品种成功研发、制剂板块占比成功提升到50%,实现由原料药为主向高端制剂为主的历史性跨越。同在新医药方阵的其他品牌也大有作为,投资46.9亿元建设现代医药产业园的瑞阳制药,2018年新获生产批文数量、制剂出口额均居全国第一,成为中国医药行业进军国际市场的排头兵;从塑胶手套起步的蓝帆集团,以60亿元成功收购全球第四大的心脏支架生产企业——新加坡柏盛国际……新医药领域里捷报频传,诠释了新旧动能转化势头的强劲,预计2021年,淄博医药产业有望突破千亿。

  不惟主战场上凯歌高奏,独角兽企业更在异军突起。“独角兽”是产业转型升级强有力的新动能。从淄博培育走出的“独角兽”势头格外生猛。淄博汉能,投资58亿元、产能600兆瓦的生产线已在投产,在柔性和建筑用薄膜太阳能电池生产领域,它将是全国第一;比如国金汽车,总投资43.5亿元的新能源汽车项目已获核准批复,在高速纯电动乘用车领域,它是全省唯一;比如卓创资讯,它成功抢占了数据高地,编制了大宗商品指数300余项,为中国争夺大宗商品定价话语权!

  在淄博的新旧动能转换战场上,有顶天立地者躬身示范扛起带动作用,更有铺天盖地者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华云大数据小镇、张江淄博科技园、鲁泰智能制造智慧园正在张扬园区的魅力;淄川的镭泽科技激光焊接、激光切割等成套设备成功进军西门子等高端国际企业;红莲湖畔齐鲁创智谷的园区“大脑”已见雏形;周村经开区的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园正吸引人工智能企业争相进驻;淄博高新区总投资415亿元的重大项目集中开工, 其中36项是全市新旧动能转换重大项目;临淄区2019上半年新旧动能转换重大项目集中开工,总投资674.5亿元……新动能正在淄博各地蓬勃涌现,努力生长。一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变革之力,已被植入淄博工业的沃土。新动能的强势提升正在形塑淄博经济的新气质。

  夜惠风过    

  为新动能撑起一片天

  就像春天不是某个时刻突然到来,改变也从来不是孤立地发生。新动能的培育,犹如从种子绽放新绿,到成长为临风玉树。这个合抱之木,起于毫末的过程,离不开背后所集聚的天时、地利、人和。淄博如今新动能发展迅猛,得益于一整套动力与保障的体系,营造出了动能转换的良好生态。诚如市委书记周连华所说,要把淄博打造成为产业技术创新的蝶变之地,创新人才集聚的凤栖之地,创新活力奔涌的丰沃之地。如此“昨夜惠风过“,才成就了新动能繁盛的“今朝花满园。”

  淄博为新旧动能转换所营造的“惠风”是温暖的。这种暖意在“双招双引”暨新旧动能转换推进大会上感知明显。市委、市政府在春节后上班第一天召开的这次会议,至今还被企业家们津津乐道——主席台对面中间位置全部由企业家就座。

  春节后第一次大会把主角给了企业,这在近几年还是头一次,而且规格程度也是历年最高。更切实的温暖则是输送给企业新旧动能转换的利好政策。我市高端装备制造企业山东华成集团是全国行业单项冠军、全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得主。其董事长陈维茂对这次会议印象深刻的一句话是“企业有困难,政府随时给解决。”

  对培育新动能的企业如此护持,足见淄博对新旧动能转换的认知是深刻且到位的。新旧动能转换本质上是一场深刻的思想观念、生产方式、管理模式、运行机制的变革。老产业要不断生发新动能,新产业要不断培育壮大,既需要市场“无形之手”的牵引,也需要政府“有形之手”的引导。领悟既然深刻,举措自然得当。蓝帆收购柏盛国际成功跨上中高端。一方面是市委、市政府在督促企业转型升级,另一面也在不断为企业配置资源,在这种引领下,蓝帆集团才能率先行动、逆境成长。2018年新华制药取得历史性突破,新华人也将这归功于市委、市政府给予的切实支持,让企业在创新发展等各个方面敢于阔步向前。

  “企业需要时,无处不在;企业不需要时,无故不扰。”淄博如此作为,恰恰是在新旧动能转换中彰显了政府服务能力和质量的提升。比如施行“一次办好”、打造“三最城市”的果决有力,让政府提供出“店小二”“保姆式”服务。这样,企业得以把更多精力专注于自身创新,去攻克前沿技术、去进行产业升级,做好培育新动能的文章。

  此外,举办齐商大会等一系列活动向外界推介淄博、开展“双招双引”,都极大改善了新动能的发展生态。回首淄博近来的发展,正是因为最大限度地优化营商环境、简政放权,才引来、催生出众多金凤凰,使新动能成为经济发展的生力军。

  同样是为新动能积极配置资源,在人才引入方面,淄博所耗费的心血也在迎来收获。2018年,落户淄博的本科生、研究生增长了109%。这是淄博把人才作为第一资源的一种回馈。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如此重视人才的环境,当然会引来积极的回应。澳大利亚技术科学与工程院院士、新南威尔士大学教授、“千人计划”专家甄崇礼,有感于淄博良好的创新创业环境,举家定居淄博,专心进行研发,推动了淄博跃入纳米技术研发的国际前沿。在这座城市里,成就了“引进一个人才,做强一个产业”的佳话。

  无论是制度的供给、政策的红包、良好的生态,还是人才的引入,这些实在举措都在诠释淄博护持新动能的决心之坚。而淄博为新动能发展所配置的阳光雨露之多,是很难一一尽数的。但窥一斑知全豹,通过这些切口,已足以让人窥见淄博在新旧动能转换战役中打赢求胜的坚韧与勇毅。

  思深方益远    

  谋新与“去旧”的智慧考量

  从起步到如今,新旧动能转换在淄博走得长远而扎实。在有所收获之时,我们沿着时间轴回溯与深思。淄博这艘航母,在新旧动能转换的历史洪流中,需要稳健,需要灵活,需要定力。而这种种特质的融汇,都离不开智慧的调和。回看来时路,淄博在新旧动能转换中的创新创意、政策红利、制度供给以及资源配置等种种举措,都有智慧的火光在闪现。以对旧动能的改造提升为例,人们就能很好地解读出这座城市所倾注的智慧考量。

  旧动能的改造提升,是与新兴产业培育壮大并行的另一条线。在淄博,对旧动能“去旧”并非是一刀切地做单纯减法。更多的是政府施压倒逼企业创新,从旧动能之中培养出新动能。如此,实现高质量发展之路的越走越宽。

  如此思路之下,许多传统产业已经跨过了命运的窄门,进入了广阔的蓝海。东岳集团、金诚石化集团最初都是以基础化工起家。可经历了新旧动能转化沐浴的东岳、金诚绝不是人们传统印象中的化工企业。东岳氯碱离子膜一举打破国外技术垄断后,全面启动投资20亿元的氢能研发中心和氢能膜材料项目,正在聚力打造“中国膜谷”、开创氢能时代。金诚投资97亿元的MZRCC项目,一举实现了由“油头”向“化尾”的转变,并成为丙烯千亿级特色产业集群的龙头。齐翔腾达也是淄博的知名化工企业。但人们置身2000余亩的齐翔腾达工业园中,看到的并非烟气污水而是鸟语花香,让人切身感到绿色环保的厂区之美。新旧动能转换的洗礼,更增强了齐翔人的雄心——再造一个“新齐翔”,在齐鲁大地上,建设“全球领先、绿色环保、受人尊敬的世界级化工企业”的梦想正在更有力地迈进。

  淄博陶瓷琉璃是传统产业,一度也是高污染的代名词。可如今在新旧动能转换大背景下的淄博陶瓷还是当初模样吗?2018年6月召开的上合青岛峰会,淄博陶瓷琉璃惊艳亮相。华光“千峰翠色”元首用瓷、硅元的鱼子蓝、康乾的鸡油黄等淄博陶琉艺术精品耀眼夺目、光彩照人。产品精彩,是陶琉产业浴火重生的一种表达。市委、市政府下决心淘汰低端建陶,行业产能由8.27亿平方米压缩到2.46亿平方米。同时,规划建设建陶产业创新示范园,投资48亿元的一期工程已建成投产,入园企业综合能耗减少1/3以上,单位生产效率和综合效益成倍提升。从规模求大到质量效益求强,淄博陶瓷在新旧动能转换中跃上了“新高度”。新旧动能转换助力淄博陶瓷重回舞台中央的路径并非只此一项。先进陶瓷的研发也在这场动能转换的洪流中加速快进。这些应用范围涵盖单兵作战及上天入地的多种装备,甚至涉及国防尖端项目的陶瓷科技,都在动能转换之中迎来了新的局面与进步。

  水泥生产是旧产能,但经过新旧动能转换的跳板,水泥企业也可以生成新动能。这个华丽转身的样板就是淄博的淄矿东华水泥。这家企业借助阿里云的大数据技术为跳板,打通了数据孤岛,为全国水泥企业提供大数据服务。这实现了传统建材企业转型的成功一跃,也蹚出了数字化转型的现实路径。同为水泥生产企业,淄博重山集团的新动能是培养跨界高科技企业——重山光电科技。其研发的产品基本上解决了电池长时间放置电量大幅衰减的世界性难题,并一举打破国际垄断。

  这些现实例证,只是旧动能改造提升浪潮中的几朵浪花。让人窥见的,是淄博传统行业对高质量发展的渴求。无论这种渴求来自主动求变还是应对压力,政府改造提升的加压力道和决心却无丝毫动摇。对于无法催生新动能的落后产能,淄博是果决、处理予以淘汰,君子弃瑕以拔才,壮士断腕以全质。近两年,淄博主动关停取缔的“散乱污”企业超过了一万家,综合整治的近一万三千家;钢铁企业从11家减少到3家,2018年又压减粗钢产能70万吨、生铁产能60万吨;焦化厂从8家减少至1家,煤炭消费总量由2010年的4500万吨降至去年的2930万吨……政府的果决彰显的是推行新旧动能的勇毅,更不乏智慧的考量,这样不仅大幅度减少了污染物排放,有力治理了污染,而且为新动能腾出了宝贵空间。

  有了更充裕的空间,新动能的布局可以更为舒展,新动能的培育将更有保障。市委、市政府的擘画更有力道、更具信心——2019年,淄博策划推出的新旧动能转换重大项目多达323个,总投资3300亿元,年度计划投资1000亿元。策划的重大项目中,产业项目数量占比达到80%,“四强”产业项目占工业项目比重达到70%。

  毫无疑问,这将是新动能在淄博的又一次有力攀升。民之所感,政之所向,站在新旧动能转换的恢弘历史延长线上,淄博正开启新路。这条路上绝不会缺少坎坷挫折,甚至不乏险滩激流如三峡。但这些不会阻挡淄博对新旧动能转换的执着进取。

  诚如市委书记周连华代表淄博所表达的雄心——“点燃新旧动能转换的强力引擎,为高质量发展提供澎湃动力!”

  这是淄博的机遇与担当!这是一个老工业城市以勇气、智慧与决断力实现浴火重生的涅槃!所有努力,皆为美好。踌躇满志的淄博,正在穿越这新旧动能转换的历史三峡!

  淄博市广播电视台记者:王   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