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网•海报新闻济南4月20日讯(记者 梁雯)70年前的今天,国民党政府拒绝在《国内和平协定》上签字,人民解放军遵照中共中央军委命令,于当日午夜发起渡江作战。4月18日,回忆起70年前随队伍从济南南下参加渡江战役的那段经历,今年86岁的山东南下干部张翼感慨万千。“当年我才16岁,就决定要跟着队伍南下,从每天行五十里开始,逐日增加到六、七十里,最多的一天日夜急行一百二十里,长途跋涉,汗流浃背,双脚磨泡,这是我们终生难忘的南下渡江行军记忆。”

“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 70年前,南下干部有三分之一来自山东“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 70年前,南下干部有三分之一来自山东

  1948年12月25日,中共华东局作出了《关于执行中央准备五万三千干部决议的指示》,从山东安排了1.5万名南下干部的名额。当时南下的干部中,有三分之一来自山东。为支援全国解放,大批山东干部组成“南下干部”纵队,背上行囊,抛家舍业,拜别亲人,喊着“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口号,奔赴江南新解放区,为新中国成立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

  对于这段往事,曾是山东南下干部一员的张翼对那时的每一天,都记忆犹新。“从跟着队伍南下开始,我就每天记日记,所有资料都保存着。”今年,张翼曾到位于合肥的渡江战役纪念馆和南京的渡江胜利纪念馆,追忆往昔峥嵘岁月,又重新将自己参与渡江战役的经历写了下来。记者将其中的部分文字摘录下来,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重温这段精彩往事。

  冒着敌机轰炸登上南下火车,穿上军装成三野一员

  张翼回忆说,渡江战役前,1949年初,按照党中央指示,华东局做出具体部署,当时山东的胶东、渤海、鲁中、鲁南滨海等解放区,济南特别市和华东局直属单位调集随军南下干部渡江。1949年2月下旬,济南华东大学社科、教育文艺等系预科一、二部千名学员,纷纷自愿报名南下。经组织批准,2月22日,预科二部南下同志集合整队到经一路纬五路铁路货站,登上南下军列罐车。当时,敌机连日空袭轰炸,傍晚夕阳西下,军列鸣笛开车,山东南下干部离别故乡,踏上征程。

  次日早晨,列车到达枣庄薛城。华东局党校组织南下干部学习《党的七届三中全会决议》《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城市工作报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开展新区工作的报告》。根据上级指示,华东军区司令部、政治部宣布,全体南下干部统一编为三野华东南下干部纵队,穿上军装,佩戴中国人民解放军胸章。张翼被编入了文工团。

  1949年3月上中旬,张翼从薛城沙沟登车南下,经徐州转荣海铁路向东经过运河和淮海战地,到新沂市窑湾下车,从此开始千里徒步长途行军。

  日行50里、70里、120里……南下第一关:千里急行奔赴渡江前线

  张翼说, 当时他十六岁,随队沿公路南下,经沭阳、王营、淮安等地,身背被包,肩扛米袋,从日行五十里开始,逐日增加到六、七十里。长途跋涉,汗流浃背,湿透内衣,双脚磨泡。夜宿农宅时,“洗脚”成为第一政治任务。怎样解决脚泡疼痛再行军?张翼说,大家用针穿头发,刺破水泡,流出血水,一夜熟睡,次日恢复正常。他们以对党和人民的忠诚,坚强的革命信念,突破南下千里行军第一关。

  张翼说,同志们同甘共苦,互相爱护,互相帮助,情同兄弟姐妹,连续七天行军四百里到淮安,住镇淮楼前,从此由吃小米开始吃上大米饭。当时正值江南三月,运河两岸麦苗绿,油菜花黄,江淮好风光,沿运河向南,高邮、宝应、邵伯,更星湖天一片,距离渡江前线仅百里远。部队整装待命,等候北京谈判结果。

  这时,人民解放军东线三野八、十两兵团,中线三野七、九两兵团和西线二野三个兵团,列阵江阴至安庆九江一线。当年4月20日,北京和谈国民党政府拒签后,当夜人民解放军军中线从无为、枞阳强渡长江,直下皖南,围歼逃敌,进军沪杭。当年4月23日,东线35军渡江解放南京,同时三野十兵团从江阴、扬州一带渡江解放镇江、常州、无锡、苏州,进逼上海,与九兵团合围淞沪。29日夜接命令,张翼所在的部队连夜行军八十里,于次日早晨到扬州、六圩。

  日夜急行一百二十里,刚过了江敌机就投下了炸弹

  晨雾破晓,敌机临空,急令疏散,隐蔽防空。当天傍晚时分,张翼所在的部队重登渡船,乘风破浪,从镇江码头渡江登岸。随后,部队沿京沪铁路向东,连夜急行军,进入新区。当时,敌情复杂,武装匪特,散兵游勇,活动猖獗,渡江行军一律不准掉队,同志们高度警惕,团结互助,帮助体弱有病同志背包搀扶。文工团领导、团长都在队伍最后收容,持枪后卫,保护好每一个同志。因为掉队很有可能将遭不幸,张翼曾发现河里飘有遇害同志遗体。日行八十里,夜走四十里,日夜急行一百二十里,部队终于全部安赴新丰宿营地。张翼说,这是他终生难忘的南下渡江行军记忆。

  在顺利渡江后,次晨刚醒,敌机来袭,轰炸目标正是昨晚张翼所在部队渡江码头的油库。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张翼所在的文工团与华东局宣传部文工团合并,建立华东革大文工团。原华东大学济南南下同志部分随军进入上海、浙江等地,有的同志还远赴福建在对敌斗争中英勇战斗。张翼后来从福建有关部门了解到,山东南下干部、群众牺牲达七千余人,长眠闽地。

  责任编辑:马婉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