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网教育·海报新闻(记者 吴笛 通讯员 陈敏 郑峰)3月19日,济南市钢城区教育人的朋友圈被一张照片刷屏:教室里,一位年轻的女教师坐在讲台上,一只手翻阅着一本书,另一只手输着液,输液袋被悬挂在房顶的投影仪上。

  照片里的女教师叫邹中琴,是钢城区汶源街道丈八丘小学的一名普通教师,从教七年,目前担任一年级两个班的语文教学和班主任。

牵挂班里的学生  她边打点滴边带学生阅读牵挂班里的学生  她边打点滴边带学生阅读

  谈起这张朋友圈里疯传的照片,邹老师很羞涩:“没啥,学校人手少,没闲人,孩子不能没人管。”

  在这场肆虐的春季流感中,邹中琴任教的一年级,近半数的孩子病倒了。连着几天下来,邹中琴早来晚走,给教室消毒通风,给坚持到校的孩子测量体温,给全体家长发送注意事项……在陀螺一样旋转的忙碌中,她自己也不幸“中招”——高烧、咳嗽、嗓子痛。

  拿着“建议病休”的医嘱,邹老师犯了难:搭班的数学老师尚在哺乳期,其它班级都是一人一班,哪有“闲人”?自己休息了,班里剩下的20个孩子怎么办?她自己想出了“解决方案”,利用午饭后的时间在教室打点滴,不用请假,还不耽误她为孩子们制定的必读书目“每日阅读”计划。

  中午路过的同事看到她挂着吊瓶工作的样子,深有感触,悄悄用手机拍下来发到朋友圈,于是就有了照片上的一幕。

  操心“别人家的孩子”

  却不顾上“自己的孩子”

  在学生和家长的心里,邹老师是个“能操心”的人。任教七年来,因为学校教师紧缺,邹中琴除了怀孕期间,一直担任班主任,从事语文教学外,她承担着图书管理员的工作,还自学剪纸,开设了手工剪纸选修课。

  去年送走一批毕业生之后,她选择从一年级开始“重教一轮”。一年级的班级工作琐碎细致,学生年龄小,生活自理能力差,渴了、饿了、上厕所了、甚至尿裤子了,他们还会和幼儿园一样喊老师帮忙。“一个老师对着四十个孩子,比当妈的还操心。班里还有几个特别的孩子,单亲家庭的,家里困难的,老师的就得蹲下身子来,做让他们信赖的知心人。”邹老师说。在她的班上,有三个调皮可爱的小家伙,和她特别亲密,课余也喜欢缠着她问各种各样的问题。“他们有时候就会不自觉的脱口叫我‘妈妈’,对当老师的来说,这是最让人感动的褒奖了。”说起这一幕,邹老师眼里闪过了泪光。

  操心着别人家的孩子,自家的孩子却难顾及,这恐怕是多数女教师面临的“两难”问题。邹中琴的家是典型的“双老师”家庭,她教小学,丈夫教中学,儿子平常都由年迈的公公婆婆看管。“最忙的时候,九月份刚开学,我整整一个月没在家吃过一顿晚饭。”邹中琴语带愧疚。一面心疼着自己的儿子缺少妈妈的陪伴,一面重复着白天教学带班、晚上写教案备课的日常,她说是因为自己明白教师是个“良心活”,“自己的儿子以后可以弥补,这些学生们我只能陪他们这几年。”

  不再青春年少,始终坚守初心,正是基于这样朴素的职业认知和情怀坚守,邹中琴从一名初出茅庐的大学生成长为“区级教学工作先进个人”,也正是因为内心深处的职业自豪与满足,让每一位普通教师愿意拿自己的真心换孩子的笑容,拿孩子的笑容当作最美的幸福。

  来源:大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