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网·海报新闻济南3月15日讯(记者 李立红) 今天是“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为进一步增强消费者自我保护意识,引导商家诚信经营,提倡和谐消费,山东多家法院发布了“保护消费者权益典型案例”,内容涉及消费维权、假冒伪劣、服务质量、虚假宣传等事关百姓生活的多个方面。

  销售假药、生产假牛奶、工业盐冒充食用盐 有人获刑12年

  据青岛中院发布的消息,刘某自2015年以来,通过微信平台从事有毒有害减肥胶囊销售,先后从外地大量购进益瘦古方本草燃脂胶囊,成为省级代理,刘某还组织邢某某等4人负责产品分包、贴标、包装,并在微信平台上发展王某等多名代理商向外销售该减肥胶囊。刘某销售货值金额260余万元、获利140余万元,王某等9名代理商销售货值金额7万元到120万元不等。经检测,从刘某仓库及邢某某住处查获的减肥胶囊,均含有中国药监局叫停销售的西布曲明成分。法院认为,刘某等10人构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其中8名被告人被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的重刑,刘某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一千二百万元。

  青岛中院还发布了一起生产销售假牛奶案例。2015年11月以来,李某某在未办理食品生产许可证的情况下,利用其住处成立公司,租用厂房设备,雇佣4人配制、灌装生产“飞鹳高钙花生牛奶”、“经典特伦牧场”等复合蛋白饮品、果汁对外销售谋利,销售金额共计48万余元。经检验,查扣的复合蛋白饮料因不符合国家标准,为不合格产品。法院判决,李某某等5人均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李某某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三十万元;另4人被判处缓刑,被禁止在缓刑考验期内从事食品的生产、销售及相关活动。

  据烟台法院,2011年至2015年间,被告人武某业、武某霖用非法购买的假冒食用盐袋,将工业盐进行包装后,面向社会批发销售。2016年1月7日,两人在运送5吨工业用盐及假食用盐外包装袋的途中,被民警抓获。民警另从武某霖的住处查获工业盐及冒充的食用盐2吨、假冒食用盐的外包装袋1700余个及自动薄膜封口机一台。法院审理认为,武某业、武某霖的行为构成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和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从一重罪处罚,对两人以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定罪处罚,判处武某业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二万元,武某霖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以次充好、虚假宣传 这些商家败诉了

  济南中院发布了一起汽车交易中以旧充新的案例。2015年5月,尚某与某汽车销售服务公司签订车辆定购协议,约定以24万元的价格购买一部车。尚某提车后,发现钥匙有新旧之别,车内座椅没有防尘罩,4个车门闭合处有明显的摩损,车牌悬挂处有粘贴宣传牌痕迹,故认为该车是展车,而非新车,尚某遂起诉至法院。济南中院审理后判决,某汽车服务公司返还尚某购车款,并赔偿尚某为购车支付的贷款利息损失。

  据潍坊中院消息,赵某在潍坊某手机卖场以999元价格购得一部手机。该手机卖场以条幅、店堂告示等形式发布“在全国大型商场所有的优惠政策您都可以享受到”、“手机买一赠一”等宣传内容,但赵某未享受上述优惠活动,于是向工商局举报。工商局认定此广告未经工商部门审批,含有虚假内容,欺骗和误导消费者,属违法行为。赵某遂提起诉讼,要求该手机卖场兑现“买一赠一”承诺,并赔偿999元。法院经审理认为,手机卖场发布的宣传内容系引人误导的宣传,故判决卖场再赔偿赵某999元。

  济南中院还发布了一起虚假广告案例。2018年3月,某广播电视台所属卫视发布“瑞士·镶钻覆金腕表”的推销广告,其广告宣传有“这款专柜价1980元、特卖价399元、只要2折399元、活动特点首次破例给出‘超低价’”的内容。陈某电话订购了3块该广告中的手表,并支付价款1197元。陈某称其收到的产品没有镶钻,与广告宣传的产品不符;广告中说的该产品专柜价1980元、2折399元,折扣幅度与2折应为396元不符;广告用了特卖价、超低价广告语,构成价格欺诈。陈某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某广播电视台退还购物款1197元并赔偿货款三倍损失3591元。济南中院认为,某广播电视台广告宣传的内容与事实不符,导致消费者对涉案商品的价格无从比较和判断,构成欺诈,判决某广播电视台退还陈某购物款1197元并赔偿货款三倍损失3591元。

  职业打假人不予支持 监管部门不及时处理投诉是违法

  “职业打假”一直备受争议,“知假买假”是否应予支持?潍坊中院发布了一起案例,张某于2016年4月10日从高密某百货购物中心购买了一瓶“中脉百氏”牌蜂蜜,并委托专业机构进行了检验,发现该蜂蜜不达标。于是,张某在4月18日、5月5日分别到该购物中心购买了大量蜂蜜,共计96794.72元。随后,张某以该百货购物中心销售假货为由诉至法院,请求按购货款十倍967947.2元赔偿损失。法院经审理认为,张某多次大批量购买蜂蜜,显然不是为了家庭消费,而是有意识的“知假打假”行为,不属于消费者的范畴,遂判决驳回张某要求十倍赔偿的诉讼请求。

  法院认为,“职业打假人”通过诉讼手段“维权”,并不是为了净化市场,而是利用惩罚性措施为自身牟利,严重违背诚信原则,不符合《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立法本意,不仅造成司法资源的巨大浪费,也影响司法的权威,不应倡导。

  任何组织或者个人有权举报食品安全违法行为,食品安全监督管理部门负有处理食品安全投诉的法定职责。据潍坊中院消息,2017年9月11日及10月7日,周某分三次向潍坊市某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处进行投诉,称在该局辖区超市购物时,买到了过期食品。该市场监督管理局收到投诉后依法进行了调查处理,但截至2018年7月4日周某向法院提起诉讼时,该市场监督管理局仍未对周某的投诉进行答复,已超过90日法定处理期限。法院判决责令市场监督管理局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对周某的投诉作出书面答复,履行相关法定职责。

  (海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