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志华

  “诊疗费、手术费、西药费、材料费、人工器官……合计83569.52元。其中,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付19587.77元。”日前,北京市民杨秀琴拿到了她在北京积水潭医院进行髋关节置换手术的账单。花得比预想的多,报得比预想的少,杨秀琴一家人对此已有所预期。让他们感到不解的是,这份账单并不完整,收款明细中部分药品和器械,都是杨秀琴到医院自费药房掏钱购买的。(2月28日《工人日报》)

  在住院期间购买自费药品和器械的患者不在少数,记者走访北京多家三甲医院发现,每家医院都有自费药房。事实上,即使没有单独分开的自费药房,医院也可在药房里开设自费药柜或列出自费药品清单。住院报销一部分、自费一部分,是很多地方的患者都能遭遇到的一种现象,且自费的药品和器械还都在医保报销目录之列。

  医保可以报销,却由患者自费,患者的医保福利因此被减损。若问医生为何这么做,他们也有难以启齿的苦衷。药占比是当前极为重要的考核指标,医院突破了这个指标,不仅考核不合格,而且超出的费用需由医院埋单。既然如此,何不让超出部分由患者自费,这样一来,病也治好了,药占比还没有突破,医院和医保部门都能够不损自身利益,但患者却因此要吃大亏,成为“下有对策”的受害者。

  这种现象产生的根源,是医保控费制度不太合理。这些年来药费上涨幅度很大,控制药费在整个医疗费用中的比例,是最易想到也最直接的一种控费办法,药占比这个指标因此应运而生。但粗放式的控费、一刀切的考核,既可挤干不合理的药费支出,也可让合理的药费支出受到影响。

  无论药占比的指标设计与考核办法多么不合理,医院也只能向上反映,只能与医保部门进行沟通,或者通过药费的点滴节省或来控高价药等方式,达到合理控费与最佳诊疗的双重目的。但无论怎么操作,医院也不应该将风险与责任转嫁给患者,关停医院的这类自费药房,让医保目录内药品走医保报销路径,应成为确保患者正当医保福利的重要手段。

  治病需断根,更应该改变药占比考核办法。当前,药品加成已取消,药费开支过快增长势头已经得到了遏制,药占比或已完成了其历史使命,这个指标继续存在的合理性与必要性值得探讨,即使这个指标还不能取消,至少考核办法应该改良,比如变粗放的控制为细致的审核等,以使正常的医保药费开支能够得到保障。

  此外,医保控费更应该在付费方式上多想办法。单纯按项目付费,会产生“项目越多赚钱越多”的效果,激励医生多开药和多做检查。但按病种付费或实现门诊费用包干等付费办法,在不影响治疗效果的前提下,药开得越少医院反而赚得越多,这样一来,即使医保部门不直接控制药费,医院也会自觉控制,且为患者提供医保目录范围内的药品,就会成为医院的责任,医院自费药房将失去其存在的价值。

  大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