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纨绔任性到处处碰壁,从年少无知到面壁求索,从羞愧难当到潘然初醒……高墙内的教诲,惊醒了一个00后沉睡的向往。

家境殷实被溺爱走向歧途家境殷实被溺爱走向歧途

  小夏(化名),2001年出生在美丽富饶的济宁市,是个标准的零零后。家中有哥哥姐姐还有一个双胞胎妹妹,父母都有自己的事业,在县里也算是小有名气。可以说出生在了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里,父母呵护,兄姐爱护。上小学的时候,他也曾是一个老师眼里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父母引以为傲的好孩子,亲朋好友都夸他聪明伶俐。大概也因为如此,父母对其充满了溺爱,家务不让他干,尽其所能地满足他的要求,玩具一大堆,衣服都是名牌。在这样的环境下,逐渐养成了好吃懒做和追求物质享受的不良习惯,对很多新鲜事物总是充满了好奇心,总是喜欢跟别人攀比。父母的事业越做越大的同时对他和妹妹疏于管教,这在后来导致他和妹妹吸毒也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12岁上中学一年级,学校的课程一下子增加了很多,有些不太适应,逐渐就对学习失去了兴趣,后来又认识了一些大年级的同学,刚开始的时候,偶尔跟他们一起请病假逃课,在学校外游戏厅打游戏,跟着他们抽烟、喝酒、打架谈恋爱,旷课次数越来越多,为此学校一次次找到小夏的父母,父母知道了以后就会把他痛打一顿,但叛逆期的他越打越拗,就更没心思上课了,时间一长,课程都听不懂了,就越发想逃离学校。这样浑浑噩噩的在学校混了两年,后来直接不去学校了,父母见打骂无用,就给他办了休学。没多久妹妹也离开了舞蹈学院,在那段时间,小夏记得经常见到母亲夜晚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泣。

  网吧认识混混不慎染上毒品

  休学后,小夏在家天天无所事事,就往网吧里跑。在网吧里认了几个混混做大哥,因为他在经济上比较富裕,所以那些社会上的闲散人员就如同苍蝇蚊子一般簇拥在他身边,感觉自己也是团伙的一份子很是得意,似乎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中才能够找到自我的存在感,像个人物一样,心里飘飘然。14岁那年小夏和妹妹过生日,一帮兄弟给他们庆生,热闹非凡,就是那天晚上酒后,他和妹妹第一次尝试了冰毒,由于年少无知,不知毒品的厉害,就没当回事,什么毒品会伤害身体会上瘾之类的心里恐惧根本不存在,在朋友面前更是装出一副胆子特大,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初次接触冰毒,吞云吐雾间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美妙感觉,为了那虚无缥缈的短暂快感,义无反顾频繁吸食,认为这就是当今的时尚,这就是人生的追求。

  因为吸食冰毒,整个人就进入了高度亢奋的状态之中,连续数日不吃不睡,无以消遣便疯狂地迷恋上网络赌博游戏,身体日渐消瘦,体重由原来的125斤瘦到105斤,脸色蜡黄,两眼无神。记忆力极度下降,要做的事情和做过的事情转身就忘,说话常常颠三倒四,白天躲在家里不敢出门,但到了夜晚,就精神百倍,在暗无天日的昏暗世界里到处乱穿。后来,他和妹妹跟爸妈大吵了一架后离家出走,一个星期后爸爸在当地的一家宾馆找到了他们,而他们正沉浸在毒品带来的刺激中,经父亲几经劝诫后才把他们带回家。“孩子,算妈妈求你们了,以后不要再碰那东西了,你们快对着镜子看看你们都快成什么样子了?”后来,他们夜不归宿成了家常便饭。

  没钱卖手机赌博一夜输几万

  没钱了,小夏就变着法的从家里骗,瞎话编了一个又一个,家人给买的手机卖了一个又一个,还偷偷地从妈妈手机里转走了几万元钱,一夜就全都赌博输了。

  整日沉浸在冰毒世界里的他,看不到自己的各种变化,也看不到母亲的泪水,更看不见父亲两鬓的白发,只剩下水晶壶里的浓烟,吸进来吐出去……扭曲的心灵让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处于错误中不能自拔。

  2017年8月,家人考虑再三,万般无奈下将妹妹和小夏先后送进了山东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和山东省鲁中强制隔离戒毒所。入所之初,对这里的一切,小夏的内心是相当抵触的,恨父母把他送到这里来。队长观察到他的情绪和变化,对他进行了悉心的教育和感化,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开始适应这里的生活。开始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解了毒品对身心的危害,知道了对家庭的破坏和对社会的恶劣影响。现在远离毒品,有时候会静下心回想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想到吸毒后做的那些荒唐事感到羞愧。

  “戒治路上充满了荆棘与挑战,心,可以超越困难,可以粉碎障碍,我相信,我期待,路就在脚下,下一个路口不会茫然。”在此,小夏还想告诫那些正在吸毒或者有吸毒想法的未成年人。毒品就如同恶魔,一旦触碰,等待的将是万劫不复的痛苦轮回。

  (生活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