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7日,山东省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全省抗灾救灾工作进展情况:受灾群众全部得到安置,电力、水利、道路、通讯、供水等保障正常,生产正在逐步恢复。这场台风叠加影响带来的特大洪涝灾害,抗灾救灾工作取得阶段性胜利。

  受“摩羯”“温比亚”台风叠加影响,潍坊市部分地区遭遇数十年来不遇的特大洪涝灾害。不幸中的万幸是,面对肆虐的洪水,在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组织带领下,潍坊实现了17.4万人安全大转移,保障了灾区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广大党员干部是如何第一时间发现险情、转移群众的?是怎样迅速应对和排除险情的?10天时间,本报记者走访了灾区5个县市,还原大转移背后的故事。

  “若不是提前预警组织及时,可能会遭灭顶之灾”

  这个夏天,潍坊历史性地一周内出现2次台风、一月内出现3次台风。更令人措手不及的是,“温比亚”台风带来的降水量,远超预报;弥河、丹河上下游同时降水,强度之大,来势之猛,历史罕见。

  “突发状况下,安全、快速转移灾区群众是对当地应急能力的一场大考验。”省防总办总工程师林荣军说。

  寿光市上口镇受灾较严重。8月19日上午,暴雨滂沱,上口镇接到上级通知,弥河上游来水较大,每秒将超400立方米。“有了应对上次台风经验,当时就意识到村庄可能会进水。”9月4日,上口镇镇长王秀忠回忆。

  口子村老村有86家养殖户,离弥河近在咫尺,汛情最为危急。镇里组织86名干部,每人负责1户,下午就开始撤离群众。部分养殖户不理解,认为多少年了都没事,又放不下财产,不愿意走。包村干部三番五次上门做工作,连劝带拉将他们撤离。下午4点,大多数养殖户撤出去了,但还有一些中途偷偷跑回去。

  上游水库加大泄洪的紧急通知一个接一个,新旧通知间隔甚至不足一小时。晚上9点,弥河洪峰流量每秒高达2000立方米,口子村老村已无法进出。镇政府调来铲车、冲锋舟。寿光市武装部部长胡海带领镇机关干部,加足冲锋舟马力,涉险冲过弥河橡胶坝进入滞留区,用了近3个小时营救出剩余的几十人。救援结束,冲锋舟的螺旋桨已被撞烂。

  “如果不是提前预警、组织及时,弥河两侧的村庄可能会遭灭顶之灾。”王秀忠至今心有余悸。

  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专家组认为,一周内连续两次超强降雨,是造成此次洪涝灾害的主要原因,潍坊市水库调度作到了提前预警,最后一次预警较洪峰到达提前6小时,使受威胁群众能够及时转移。由于预案周全、组织及时,最终上口镇16个村21894人及时转移,无一人伤亡。

  寿光市营里镇转移了34个村3.6万人,是弥河沿线转移村庄数量、群众数量最多的一个乡镇,同样没有发生一起伤亡事件。

  紧急通知连续下发后,8月19日晚上9点半,营里镇党委书记张其振“钻进”齐家黑冢子村的一家药店,在这个临时征用的“会议室”,紧急召开道口片13个村支部书记会议,安排转移工作。天亮后,13个村的群众全部转移,但各村巡查小组继续进行地毯式搜查。直到20日中午12点,确保不留一人后,最后一批党员干部才向安置点转移。此时,各村积水已近两米。

  灾情吹响了党员干部冲在第一线的“集结号”。在“摩羯”台风来临之前,弥河上游的临朐县就制定了防汛应急预案。8月19日,黑虎山水库逼近警戒线,不断加大泄洪量。下午6点,城关街道800多名镇村党员干部全部出动,挨家挨户下通知、作动员,仅用两个小时,就撤离泄洪河道沿线7个村12449人。晚上,洪水瞬间冲垮沿河2000多米长大坝,但泄洪河道沿线村庄无一人伤亡。

  生命安全大于天。转移过程中,青州市庙子镇北富旺村村民李学章老人被困家中,党员邱元宝闻讯赶来,不顾齐腰深的洪水背起老人就走。水又急又浑,看不清路,他突然感到一阵钻心疼痛,衣服就被滚落的汗珠打湿。他将老人交给村民时,因失血过多,几乎休克——蹚水时,他的脚后跟肌腱断裂。

  8月19日晚7点,屋外暴雨如注,独居老人于勺香趴在西屋门框上。安丘市郚山镇南逯村“80后”党支部书记于志良冲进洪水抱起老人。“老人十分紧张,勒得我都快喘不动气了。”院外洪水太猛,于志良被迫退回西屋,情急之下徒手拽开了拇指粗的后窗户棂,为老人打开了生命通道。“这条老命是志良给捡回来的,我一辈子忘不了。”于勺香抹着眼泪说。

  有的党员因此付出了生命。8月20日凌晨,寿光市公安局孙家集派出所出警救援被困群众,辅警孙超、魏泽坤主动请缨、不畏艰险,在救援过程中被洪水卷走,不幸遇难、英勇牺牲。孙超终年33岁,魏泽坤终年18岁。

  “关键时刻,党员不带头谁带头”

  大转移过程中,凶猛的洪水带来了无数险情。如果险情不能及时排除,群众不仅会有财产损失,还会有生命之虞。

  越是艰险越向前。寿光市紧急成立了200多个抗洪抢险小组和500多支抢险突击队,在最危险的4天5夜中,24小时奋战在抗洪一线。8月19日晚上9点,弥河城区段洪峰将至,一场“城市保卫战”正式打响。有干部高喊:“我们人在堤在,誓与堤坝共存亡。”一夜之间,抢险突击队筑起了2米高、400多米长的堤坝,保证了城区安全。

  8月20日上午,弥河东坝贤西村段冲开一道20米长的决口,水流湍急,投下去的沙袋瞬间被冲走。洛城街道党工委书记步宪群当机立断,紧急调集各村党员干部近20辆满载石子和沙袋的卡车填堵决口。铲车推下去的卡车,在如同猛兽解困的洪水中,前几辆同样被冲走。

  千钧一发之际,复盛村村主任张春海驾驶自家的重型装卸车,先后退几米,然后瞪大眼、屏住气,脚踩油门向决口冲去,直到临近决口才跳车。重型装卸车带着向前的惯性,卡到了决口关键位置。跌落时,他的脚后跟粉碎性骨折。但张春海的挺身而出,

  保护了4座村庄和4000多名群众。

  寿光市营里镇杨柳片区10个村全部坐落在弥河两岸。片区党总支书记张茂林在组织“防洪突击队”巡坝时发现4处管涌。“关键时刻,党员不带头谁带头。”张茂林带领机关干部、村民,纷纷跳入湍急的洪水,经过五六个小时抢险,封堵了4处管涌。

  8月20日中午,弥河北岔河段坝面出现决口,他又立即带领各村突击队赶往现场,因洪水冲击,通讯信号中断,救援队伍无法与外界联系,他们整整两天两夜没吃没喝。最难的时刻,张茂林鼓舞大家:“我们大多数是共产党员,老百姓看着我们呢!”22日晚上8点,溃坝被成功堵上。

  汹涌洪水破坏了青州市的公路网,一些村庄与外界失联。青州市交通运输局党委书记、局长刘全林冒着暴雨,第一时间赶赴受灾现场,立即投身到抢险救灾中去。5个抢险小组调用挖掘机、装载机等大型抢险机械70台套,24小时轮番施工。

  党员干部带头,抢险队员们没有一个喊苦喊累,连续3天每天工作20小时以上。困了,就到救援车辆上眯一会儿;饿了,啃块方便面接着干……就这样,他们抢通了5条“救灾生命线”。

  干群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

  应对一场大灾需要群策群力、众志成城。安全大转移靠的是干群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俺们这次看到了党员干部的觉悟”,群众朴实的话语,道出了其中的关键所在。

  寿光市上口镇广陵一村附近的上广路路面太高,挡住了洪水去路。8月20日上午,眼瞅着大水开始漫进村子,村党支部书记董文杰心急如焚。“快!把路挖开一个沟,让水流向东边庄稼地那去。”董文杰态度决绝,村民们马上跟他干了起来。

  大水滚滚而去,东边一公里外,却是他家的养鸡场。不到20分钟,大水就将鸡舍淹没,15万只白羽肉鸡无一幸免。这批鸡还有10多天就出栏了,价值70多万元。董文杰的养鸡场还欠了200万元贷款,家里所有的钱都投在里面。

  看到这种情形,妻子李会欣一着急,从电动车上摔了下来,左手小臂骨折。她哭着给丈夫打电话:“鸡舍全淹了,你快回来看看吧。”先前拨打了五六次都没人接听的电话,这次终于通了,却听到丈夫嘶哑的声音:“我在村里回不去,你那边有什么事自己看着办吧。”

  寿光市侯镇侯家河东村处于丹河下游,地势低洼。8月19日晚8点,河水开始溢坝,村党支部书记侯如孟组织村民接连筑起3道防洪堤堵截,洪水将其一道道冲破,村庄抢险“指挥部”被迫后撤了三次。虽然,后来村庄进水,但侯如孟为群众转移财物赢得了时间。

  他经营10多年的酱菜厂,因没来得及采取任何防护措施,17万斤虾酱、30万斤酱菜、12吨食盐被淹,各类设备全部报废,直接经济损失100多万元,多年心血毁于一旦。侯家河东村村民侯凤元感动地说:“俺们这回真是见识到了党员干部的觉悟!”

  大转移过程中,灾区党员干部为了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冲在最前面、干在最险处,由此凝聚了人心。

  有了主心骨、顶梁柱,群众自救的斗志被激发出来。筑坝缺土时,寿光市侯镇侯家河东村村民侯得胜开着自己的翻斗车,悄悄地到自家玉米地里取土40立方米;安丘市凌河镇关前埠村53岁的李清河,自发加入党员干部的救灾队伍,那一夜,家里8间老房被冲垮,他全然不顾,救出了村里3位被困老人;临朐县五井镇石峪村,受灾后村喇叭广播修路,一下子来了130多人……

  紧急关头,正是凭借空前团结和谐的干群关系,17.4万人安全大转移才得以成功实现。

  (大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