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装待发。

  秋风缕缕,景色宜人,一年一度的陶瓷盛典日趋临近,而此刻淄博也已进入紧张地筹备阶段,”大战“一触即发。

  2001年,中国(淄博)国际陶瓷博览会在淄博博物馆呱呱落地,今年已迈入“成年”。作为“成人礼”,本次陶瓷博览会可谓极受外界关注。

  据了解,第十八届博览会主题为“动能变革,共享共赢”,这与去年的“绿色、蝶变、共赢”理念具有异曲同工的意味。

  事实上,淄博陶瓷行业的历史可以上溯至1000多年前。这里,新浪山东将截取改革开放以来这一时间段,来窥探淄博陶瓷行业的发展。

  辉煌

  改革开放初期,淄博的建陶与日用陶瓷在国内占据重要地位,有很强的影响力,无论是生产能力,还是产品质量都呈超越佛山的态势。

  一位淄博陶瓷厂的老板曾公开坦言, 他1987年高中毕业后进入乡镇办的陶瓷厂上班,每月就能拿到480多块元的工资,这是他佛山陶瓷同行难以达到的。

  480多元到底是在当时意味着什么?那个年代普通工人每月就100元的收入,淄博陶瓷行业近其5倍的高工资,这足以反映当时淄博陶瓷的实力。

  技术上,淄博陶瓷在业内也是出类拨萃。在佛山从国外引进自动化建陶生产线的时候,淄博几乎在同时也紧跟上了国外的自动化生产线。

  据了解,1994年的时候,佛山的小地砖拉到淄博的建陶市场上对外批发,售价是2.80元/片。而同样规格的小地砖,淄博企业生产的出厂价是4.10元/片。

  业内知情者表示,彼时,根本没有淄博陶瓷比佛山陶瓷低等这一说,淄博瓷砖的单价一直高于佛山瓷砖。

  当然,佛山瓷砖的价格低一部分原因是由于那时佛山瓷砖的生产线产能大,成本低,走的是产量路线。

  此外,改革开放以来,滑石瓷、高石英瓷、鲁光瓷、精炻器、合成骨瓷为代表的创造发明,以“中华龙国宴瓷”为代表的日用陶瓷,以及在国内外独树一帜的艺术刻瓷,以中国财富陶瓷城、淄川建材城、中国科技陶瓷城为代表的大流通格局的形成,都表明了淄博陶瓷行业的辉煌。

  彷徨

  知情人士表示,淄博陶瓷行业的困境要从90年代末说起。

  彼时,陶瓷行业是一个暴富的“地带”,很多人都想进入陶瓷行业“淘金”。淄博也因此在不断建立陶瓷生产线。

  淄博陶瓷市场上一个两三百平方的瓷砖批发档口就可以从银行贷出几百万。连银行都知道,瓷砖生意赚钱,安心放贷涨息,这也说明陶瓷在当时的暴利。

  面对如此情况,很多淄博陶瓷企业坐不住了,原有的生产线能拉大产能的拉大产能,新建的生产线能建多长就建多长,这一形势延至2010年。

  可以预见的是,如此大规模生产,往往会在寻求产品附加值的过程中忽略了品质以及对品牌的构建。

  反过来看佛山陶瓷,它在金箔满盆后开始追求品质,投建专卖店,打造自己的陶瓷品牌。

  正因为如此,淄博陶瓷与佛山陶瓷拉开了差距,这一点可以从业内人士曾经的公开表露可以得到印证。

  山东舜元陶瓷总经理殷建认为,长久以来,淄博陶瓷享受了粗放发展带来的快感,沉浸在规模优势上不能自拔,不仅缺少核心技术,更不注重品牌建设,错过了品牌建设的黄金期。这一历史欠账所带来的代价,现在已经开始显现。

  中国建材流通协会经销商专委会秘书长李作奇说,淄博陶瓷的品牌不如佛山响,导致其在市场的竞争力明显减弱。未来,淄博陶瓷只有在品牌建设上下功夫,才能将产品的附加值提上去,也才能向外界展示一个新的充满活力的淄博建陶产区。

  浴火

  2008年是淄博重拳治污的一年。

  新浪山东梳理发现,淄博在2008年年初就部署了该年第一次环保专项行动,对676家污染治理重点企业进行了逐一排查,重点解决粉尘、烟尘、扬尘以及含酚废水和化工异味污染等几大突出问题。

  就在这一次环保行动中,淄博对265家建陶企业、71家轻质碳酸钙企业、340家化工企业进行限期整治,对排放有毒、有害、恶臭气体和排放烟尘、粉尘严重超标等5类环境违法行为实施“顶格处罚”。

  关于陶瓷,更是有格外“照顾”。此次环保活动明文要求,所有陶瓷企业必须进行煤气发生炉两段式和大布袋除尘改造。

  如此大的整改力度,上述仅是第一次,单单2008年,就会有4次环保专项活动。

  可以预见的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淄博陶瓷的发展在一段时间会处于十分疲软的的状态。

  以博山为例。陶瓷熔块行业作为建筑陶瓷行业的重要下游产业,属于博山区重要的传统工业生产项目,为地区经济作出了一定贡献。

  但随着国家能源结构调整步伐的不断加快,大气环境质量标准的不断提高,现有陶瓷熔块行业的污染物排放浓度已经不能达到国家现阶段规定的排放要求。

  也因此,2014年博山对本地陶瓷熔块行业污染治理工作作出专门部署。

  整改内容规定,博山严格禁止在辖区内新建、改建、扩建燃用高污染燃料的陶瓷熔块项目。当前已有的陶瓷熔块企业必须按要求实施治理改造,对未自行停产进行治理的企业,将采取停电等强制措施。

  治理污染,限制陶瓷规模,淄博一直在路上。

  2017年12月13日,淄博市重污染天气应急指挥部办公室发布重污染天气黄色预警,要求包括陶瓷行业在内的工业企业启动Ⅲ级应急响应。淄博陶企实施减半生产应对。

  巧合的是,由于其他原因,当时部分陶瓷行业已处于减半的生产状态。

  蝶变

  积极转型,势在必行。

  2016年8月24日,淄博市召开建陶企业转型升级工作会议。会议强调要全面践行创新、绿色、协调、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一步认清形势、明确目标,落实责任、综合施策,坚决打赢建陶产业转型升级攻坚战,着力推动建陶产业向中高端迈进,努力建设国内领先、国际知名的中国陶琉之都。

  紧随其后。2016年9月19日,淄博市召开建陶行业精准转调动员部署会,会议公布了《淄博市建陶行业精准转调工作方案》。外界曾用“壮士断腕”来形容这次改革的力度。

  该方案在总体要求中提出,为努力打造“中国陶琉名都”,2016年年底之前,所有就地提升改造建陶企业全面完成改造任务,搬迁入园企业开工建设,关停淘汰企业实现市场出清;2017年6月底前,所有搬迁入园企业竣工达产。

  可以说,接踵而至的政策,虽然在短时期内限制了淄博陶瓷行业的规模效益,但是长远来看,淄博陶瓷行业也迎来新的发展契机。

  以硅元陶瓷为例。脱胎于研究院的硅元陶瓷,秉承“创意、创新、创造”的发展理念,硅元公司将近一半资产用于科研和新产品开发,有近一半的员工从事于科研开发或服务于产品创新。

  就在前期因鱼子蓝前往硅元,硅元领导也反复强调了科研的重要性,这也是他们多年来的坚守。同时,从日益庞大的“国家队员”及其闻名遐迩的影响力可以证明硅元的坚守是正确的。

  创新发展,硅元的例子并非孤本。

  博山琉璃久负盛誉,自古就有“世界琉璃看中国,中国琉璃看博山”之说,这份认同感的得来并非易事。

  近年来,博山大力实施“琉璃产业人才振兴计划”:,积极打造琉璃创新发展平台,成功创建为国家文化出口基地,翻开了博山琉璃发展新的一页。比如,2018中国博山琉璃文化艺术节开幕上呈现的《盛世花开》,则将琉璃元素巧妙融合进优美的舞蹈动作,赢得了台下阵阵掌声。

  作为“北方瓷都”的淄博,陶瓷便是其耀眼的颜色。虽然曾经出现过焦灼、迷茫,但那都是发展过程中的必然问题,丝毫不会影响其在陶瓷领域的影响力。

  此外,作为传统行业的陶瓷,已经过了过度追求规模的时代。淄博施政者顺势而为,助力陶瓷业向高端化、品质化转型,可谓恰逢其时。

  (作者:吴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