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3日,在济南市天桥区天成路小学的开学典礼上,83岁的赵同秋老人从学校负责人手里接过“校外德育辅导员”的证书后,寄语现场小学生“奉献丹心,强我中华”。听着学生们响亮的跟读声,看着眼前一张张稚嫩而朝气的脸,他说想起了自己少年时的瞬间。

  70年前,也是9月,济南正实施宵禁。那时,华东军区济南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刚成立,济南的“新生”正在开始。对赵同秋来说,入伍也是“新生”。

  ●人物资料

  赵同秋,1935年生于青岛。济南战役时,报名参军,成为华东军区济南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战士。10月,编入华东军区南下干部纵队2支队2大队通信连,随军南下,参与接管20余个城镇。1951年转业,1983年离休,居住济南至今。

  父亲突然失踪 无奈入伍谋生

  1935年,赵同秋生于青岛。父亲是一名铁路职工,在铁路局电信所工作。“我三四岁时,跟随父母回到祖籍北京,度过了儿童时期。那时候年龄小,对北京的生活没有什么印象,只记得见过日本鬼子。”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后,他随父亲来到济南。

  赵同秋的父亲在战役打响时突然失踪,家里的经济来源少了大半。家里五个孩子(哥哥在华东野战军13纵担架连)吃饭,很快揭不开锅。家里人饿了两天,华野攻城部队13纵打到商埠区后,在经八纬一路口设立征兵点,“哥哥在部队,我算家属,加上上过学识文断字,尽管我才13岁,部队接收了我。”

  赵同秋现在总念叨“生我者母亲,养我者党”,从那里开始,他开启了新的人生阶段。“部队把我招进去,哪里想着让一个13岁的孩子做什么大事,就是看我家凄苦,给我一条活路。”参与军事管制 掩埋烈士遗体

  赵同秋被编入华东军区济南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9区,负责经八路一带。

  根据1948年9月25日谭震林和曾山颁布的《济南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布告》,“惟战役甫告结束,恐有散兵溃匪及不法之徒扰乱治安,危害人民利益。为确立革命秩序,保障全体人民生命财产,维护社会安宁,着令暂时实行军事管制”,军管会就此成立。

  赵同秋说,实施军事管制是为尽快安定济南秩序,迅速完成济南各项接管工作,还有肃清残余势力,镇压造谣、破坏行为等多项工作。“收拾散落的武器,掩埋尸体,打扫街道马路,救济失业的青年、工人和农民等。”赵同秋当时就曾参与将烈士的遗体运到四里山掩埋,“四里山就是现在的英雄山,很多牺牲的战士都没有名字,参与掩埋的人都止不住掉泪。”宵禁街头巡逻 追查戴礼帽者

  军管期间,济南实施宵禁措施。赵同秋在军管会警卫排,警卫排大部分是在一线打过仗的老战士,“称老战士,不是他们年老,是参军年头多,政治信仰、军事素质没得说。”赵同秋回忆,他在9区负责经八路一带时,夜晚宵禁时警卫排两个班在街上巡逻,不允许有人在夜间随便走动。

  “很多电视里,宵禁还随便有人走动,跟儿戏似的。真实的宵禁严多了,看到有行人走,就会喊‘站住,举起手来’或要他回答口令,进行盘查询问,如果对方回答不上来,就搜身。”赵同秋至今记住的口令有“长江”“黄河”。有一天晚上,赵同秋跟在巡逻队伍后面,看到街上有戴礼帽的行人,几句问答之后,“他转身就跑,我就跟着老战士一起追,很快追上,从他身上搜出匕首来。普通老百姓,谁没事儿大晚上出来,还带着匕首?”

  “当时对头戴礼帽的人特别注意防范,怕有敌特走脱。”赵同秋说。

  南下接管城市 最后再回济南

  同年10月31日,“军管工作基本上业已完成,新民主主义之革命的新秩序已逐步确立”,军管会结束工作。这是解放军第一次接管大型城市,为后续接管大型城市留下了宝贵的经验。赵同秋至今记得,初接管时,粮煤价格陡涨。在军管会的管理下,几天后就恢复正常。“一个月多几天,军管会就把战后千疮百孔的济南整肃一新。”

  后来,赵同秋被编入华东军区南下干部纵队2支队2大队通信连,随部队南下。当时济南选派出许多干部、青年随军,参与新城镇的接管工作。从济南出发,赵同秋第一个参与接管的是泰安磁窑镇。

  渡江战役时,他坐着木帆船从浦口出发横渡长江。他在镇江郊区遇到过国民党军队飞机轰炸,一气儿扔下几十颗炸弹;在大都市上海,他第一次看到大上海的“花花世界”。

  在天成路小学“开学第一课”上,他向孩子们展示了自己在华东军区上海市委军管会警卫连时留下的照片,稚嫩未退,但目光坚毅有神,一身威风。拍照时是1949年9月,他14岁。“1951年,我转业至上海市委党校警卫排。而后,到过北京、青海,最后回到济南。”

  现在,赵同秋是济南市“五老”宣讲团成员,基本每周都到中小学宣讲。他还给学生们制作了学习卡片,卡片第一页写着“河湾湾啊江长长,岁月泥沙裹不走您复兴的志向”。他喜欢孩子,愿意呵护教导他们。赵同秋永远记得,在1948年的济南,炮声响起,老兵们对身后13岁的他说,“别怕,我们保护你!”

  (济南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