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城各大学校陆续进入开学季。为了能好好照顾孩子,不少家长选择在学校周围租房陪读。记者 周青先 摄

得胜南街的房子离省实验中学较近,很受陪读一族的欢迎得胜南街的房子离省实验中学较近,很受陪读一族的欢迎

  随着开学季到来,部分高中学校附近的“陪读房”悄然走俏,实际上,早在两个月前,已经有不少家长踏上了换房、租房之旅。近日,记者从济南市多家房产中介了解到,部分热点高中附近的“陪读房”房价上涨,部分两室一厅、四五十平米的老房每月租金也超过3000元。即便如此,也未能阻挡家长们寻找“陪读房”的脚步。对此,有教育专家指出,陪读往往与部分家长的“过度焦虑”有关,建议理性看待。

  济南三中: 陪读妈妈一天两次给娃送饭送热水

  周一到周五,孩子妈每天做好午餐和晚餐,准时拿到学校门口,等孩子带到食堂吃,有换下来的脏衣服和空暖瓶也顺手捎回来。”市民李东(化名)是济南一家公司的高管,今年50多岁的他有个刚升入高二的独生子,因为老来得子,全家对这个孩子都非常宠爱,为了这个孩子,他和妻子已经过了一年的“陪读生活”。

  去年孩子考上济南三中后,坚持要去党家校区寄宿,他妈妈拗不过他,就在选校区时选了党家校区,同时提出要去陪读。本来家里是三室两厅一百多平米的房子,为了陪伴孩子上学,李东和妻子在党家校区附近租了一个40平方米的小房子,夫妻两个人一起住。

  与大多数陪读家长不同的是,孩子只在每个周末回一趟家,平时都是李东和妻子提前做好饭,每天中午和下午到学校门口送饭。“换洗衣服基本上一天一洗,在校门口递给孩子。”李东告诉记者,每天除了送饭和换洗衣服,妻子还要给孩子送热水,孩子把空暖瓶送出来,妻子拿回家,烧开水后再拎到学校门口,“这样最放心,我们担心学校里的水,烧不开会拉肚子的。”孩子想洗澡的时候就给班主任请假,走几分钟就到租住的房子,洗完澡再回学校。

  李东告诉记者,原本他家距离公司很近,步行上班十分钟就到,从去年租房住开始,上下班就成了大问题,开车拥堵也不方便,坐公交车没有直达车,每天至少有两三个小时要耗在路上。李东的妻子没有工作,他每个月都要从工资里拿出1800元交房租。尽管这样,说起陪读这件事,李东却坚定地说,“值!咱不就是为了孩子吗?孩子高兴就行!”

  历城二中新校区: 周边中介像打了兴奋剂 大炒陪读房

  说起陪读这个话题,不少家长都对历城二中校外的“陪读村”有深刻印象。今年秋季新学期,历城二中整体搬迁至位于唐冶的新校区,新校区附近还会有家长扎堆租房陪读吗?是否会带动周围租房价格上涨?对此,记者进行了走访。

  “你放心,以后历城二中所有的学生都要来新校区,你要是看到合适的就快定下来吧,再过几天肯定还得涨价。”8月30日上午,记者以历城二中学生家长身份联系了一位房产中介,表示想在新校区附近租一间房陪读。中介先后推荐了将山佳苑、唐城小区、绿地城这几个小区,最近的将山佳苑距学校也超过1公里。记者注意到,和历城二中在董家镇的校区不同,历城二中新校区外仍在开工建设中,目前还没有成熟的居民小区,要想陪读的家长可能要多走很长一段路。

  随后,中介向记者极力推荐将山佳苑一套两室一厅的房源,80平方米、每月房租2500元,“就在历城二中新校区隔壁,步行过去十几分钟吧,算是相当近的。”记者注意到,该房源已经挂在网上三个多月还未租出去。

  “从今年年初开始,有的中介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炒作陪读房这个概念,现在学生刚到唐冶新校区,很多家长可能并不买账。”历城二中一位老师表示,实际上,在历城二中走读的学生以高三为主,总数不超过70人,因为学校管理严格,学生要想申请走读需要办好几道手续,同时学校对走读学生进出校门也有明确规定,进出必须按指纹。因为管理严格,家长很放心,所以一般每个班里最多只有一两个学生走读。

  “家长陪读理由基本有三个,一是孩子身体不太好,家长需要随时照顾,二是家长过于宠溺孩子,三是有的孩子和同学关系紧张,不愿住校,有的是为了方便晚上熬夜学习。”该老师告诉记者,陪读也有高峰期,高一上学期和高三下学期更多一些,周围租房价格也涨得更明显。

  山师附中幸福柳校区: 三家同抢一套房 预交一年房租才抢到

  太霸道了,孩子还没放假,我们就提前交房租租下来,暑假几个月不住,也得一样交钱,没办法啊,不早下手,连套合适的房子也没了。”市民赵森(化名)说起自己在大辛庄租房的遭遇时,直呼“太火爆!”

  两年前,赵森的女儿考入山师附中幸福柳校区,今年5月份,即将升入高三的孩子得知,父母已经商量好要在校外租房陪读,“不影响孩子平时的作息时间,还是住校,只是我们距离她更近些,每天送饭,方便照顾。”赵森告诉记者,在做好陪读准备后,他妻子辞掉工作,此后便开始了一波三折的看房经历。

  在中介的“忽悠”下,赵森先是看了几处房源,但都感觉不满意,当时看的房间里基本上只有一张床、两张桌子,其他物品都只能自己添置,先后看了五六套房源还是不满意,不是交通不便,就是房租太高。最终,赵森选定了一处55平米的小房,月租金1600元,但在和房东约定好签订合同的当天下午,他遇到了同样来找“陪读房”的另外两家人。

  “因为我们都不愿意涨房租,房东说,谁能提前预交一整年的房租,房子就租给谁,没办法我只能先交了一年钱,把房子‘抢’到了。”赵森告诉记者,在寻找“陪读房”的过程中,他发现,和三室一厅的房源比起来,内部设施完善的小户型最抢手,基本上挂出来没两天就会被预订,而且像他这样一次性支付一年房租的家长并不少,主要是为了避免房主停租或转租。

  部分放手家长: 除非有特殊情况 实在没必要陪读

  作为历城二中高三学生家长,说起陪读这个话题,袁峰连连摆手,“实在没必要,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更应该和同龄人在一起,家长过多干预,很可能起不到好效果,我不建议家长专门陪读。”

  袁峰告诉记者,去年他看到关于历城二中“陪读村”的新闻后,和孩子闲聊时提了一句,没想到孩子的态度也和他一致,坚决反对陪读。“孩子说,出去住的同学主要是因为想熬夜学习或者家人能来照顾,吃饭、洗澡方便,有的是神经衰弱,无法继续集体生活,出去租房更自由些,这些都是特殊情况。”袁峰说,因为有家长陪读而选择在外住宿的学生,没有宿舍那种紧张的学习氛围,很容易与其他同学脱节。

  “高三的时间极其宝贵,在外面住总是感觉比住校同学慢半拍。紧张感骤降,状态不稳。”袁峰感慨道,熬夜学习更是得不偿失,如果真的用功学习,到晚自习结束时已经困得不行了,再熬夜会严重影响第二天的学习效率。

  专家建议

  家长过度焦虑帮不上忙反添乱

  不仅是非住宿学生,有一部分学生住宿,家长仍然去租‘陪读房’,这就彻底反映出家长的过度焦虑。”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教育专家熊丙奇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种焦虑完全没有必要,一定的社会、集体生活是学生应当去适应的过程,这个过程的缺失并非明智之举。

  据了解,在部分“陪读”家长中,虽然有家长每天忙着为孩子做饭,照顾日常起居,只希望孩子的学习成绩有所提高,但结果却不尽然。“不论是走读、寄宿还是‘陪读’,应当根据孩子自身的情况来考虑,切忌盲目跟风。”一位教育界人士表示,家长可以根据家校远近、孩子本身性格来决定是否陪读,如果孩子有一定适应能力、自学能力也不错,家长不一定非要在学校附近“扎根”,尽量引导孩子把精力放在学习上更加重要。

来源:生活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