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州王坟镇涝洼村,66岁的尹文才站在屋前满是泥泞的路上,看着曾住过30多年的房子只剩下一片瓦砾。洪水来得太急,村里积水半小时涨到两米多深,村内其他60栋房子也被冲垮,成为危房,不能再居住。所幸,村民转移及时,村干部奋力救人,没有造成人员伤亡。现在,村里人都在忙着生产自救,毕竟日子还得继续过。

涝洼村村民领到应急生活用品。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戴伟 摄涝洼村村民领到应急生活用品。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戴伟 摄

  半小时内

  水涨到两米多深

  30日中午12点半,涝洼村村民高凤香朝着村主任大声喊道:“你快过来吃点热乎的饭。”水灾后,她把村口孩子的房子拿出来,供抗灾的人坐下来吃口饭、喝口水,她自己也帮忙装卸物资。

  她孩子的房子因地势较高,只是被雨水冲刷了一遍,并没有被淹。然而,每次打开屋门,正厅墙上一道三米长的裂痕至今让她心有余悸。

  她和老伴儿的房子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在涝洼村内,时不时能看到挖掘机将淤泥堆向路边。高凤香的老房子门口还有20多厘米的淤泥。打开屋门,小院的堂屋被大水冲毁,两侧屋子上两米高的水痕依稀可见。

  高凤香很痛心,她是从高处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屋子被淹,泡了一阵子后倒塌的。19日下午4点,院子里的积水越来越多,她和老伴听到村子的广播让赶紧撤离。高凤香夫妇到了儿子的屋里,她看到,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水位已经达到两米多深。

  高凤香出来后,身上甚至找不出一毛钱。23日,家里上大二的孩子要去学校报到了,高凤香找邻居借了300块钱,让人帮忙把孩子送到火车站,先去学校。孩子在电话里告诉她,已经向同学先借了点钱,班主任知道家里的情况,也给予了帮助,让高凤香不要担心。

  犹豫了几分钟

  接着就被困住了

  高凤香跑得还算及时,离她家不远处的姚秀英和张传贤因为犹豫了几分钟,便被洪水困住了。“我老伴试着走了几步,差点被水冲倒,我女婿来救,发现也没办法。”无奈之下,姚秀英和张传贤爬到了屋顶上。天色越来越黑,姚秀英看到自家玻璃门被水冲走,路上不时有猪、狗、家电漂过。

  姚秀英告诉记者,当时,屋顶上有不少被困的村民,离她不远处就有一位老人被困,多亏村主任下水用电缆把老人拉了上去。

  到了深夜,水仍然没退,姚秀英拨打了求救电话。凌晨一点多钟,消防官兵开着冲锋舟进来。“但是房子有倒塌的,船进不来,消防队两个小伙子蹚水进来,把我们救出去了。”姚秀英说,她至今不知道两个小伙子是谁,她想当面表示感谢。“他们说是应该的,把我放到村口,又下水救别的人了。”

  30日下午,姚秀英和女儿正在打扫屋子,家里的墙被冲出来3个大洞,家具上是一层厚厚的泥土,电视和电脑显示屏不知被冲到哪里去了。

  老人被困水中

  村主任下水营救

  姚秀英看到的救人一幕,正是村主任尹海国组织村民撤离时发生的。据尹海国介绍,当天下午3点多,他正在南河道拉警戒线,当时的水流十分湍急。正在此时,镇上让紧急疏散群众。尹海国到村里时,发现水快到小腿,他赶紧跑到村委,直接用脚踹开门,在广播中喊道:“抓紧撤离,赶紧撤出!”连续广播三声后,村委委员来接班,他赶紧出去组织村民撤退。

  村民们相互转告,互相结伴跑了出来,不过,他们相互看了看身边的人,发现有人还在里面。这时,尹海国和另外两名年轻村民听到了村民的呼救声,三人分开,往低洼处跑去。“当时的水特别大,他们俩直接被冲出来了。我就慢慢扒着墙,连蹦带跳地过去了。”一名老人被困在距离路口两三百米的地方,但水位上升非常快,“刚开始到大腿,慢慢到腰,再往里就到胸口了。”

  尹海国到了老人跟前时,发现水流太大,他观察片刻,发现有一根电视信号线,从侧面爬上房顶,把信号线递给老人,自己用力把老人拉了上来。

  尹海国把老人安置在屋顶,嘱咐老人等消防来救援,自己则沿着墙边又返回去,和村委委员去救援别的村民。当晚,村子里一共42人被先后救出。

  工程车每天施工14小时

  志愿者每天送千份饭

  19日,66岁的尹文才正在青州的孩子家里。当天下午六点多,邻居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他家的屋子在5点多的时候被大水冲塌了。这几间屋子,尹文才住了30多年,准备帮忙看完儿孙以后在这里养老。

  30日,记者在现场看到,他的五间屋子已经全部坍塌,屋子大梁上贴着一张红纸特别显眼,上面写着房子建成的日期:1985年。

  据涝洼村联合支部书记张黎明介绍,按照目前的统计,村里像这样的高危房屋共61处,大型工程车每天施工14个小时左右,清理路面,处理倒塌的房屋。

  灾区也迎来了不少志愿者,从22日起有一位热心大姐,连续每天来送饭,由起初每天500份馒头和菜,加到800份、1000份,这位热心大姐拒绝留名。“她每次都是送完就走,从不在这儿吃饭,她说灾情啥时候下去,她啥时候在这儿吃。”张黎明说。

  张黎明表示,目前,他们的工作重心一是要保障好村民的生活,二是要对村子清淤消毒,另外,对目前61户的危房进行评估、拆迁和选址;下一步,他们将做好高危房村民的安置工作,并且已提出村子整体搬迁的建议。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时培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