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游,我跳舍身崖了,不用等我了” 22岁大学毕业生发出短信后,处于失联状态。

  最后一条讯息,小朱留给了导游,这之后,他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8月26日上午,峨眉山金顶,晨曦中是来来往往的游人,接到信息的导游陈女士,在人群中穿梭,没能找到这个22岁年轻小伙子的身影。

  小朱在短信中提到,不要等他了,他跳舍身崖了。这让整个旅行团都震惊了,一边寻人、一边报警,小朱的家人接到电话后也从山东枣庄赶往了峨眉山,4天过去了,他们还是没有盼到小朱的消息。

▲失联人员小朱▲失联人员小朱
▲小朱失联前给导游发的短信▲小朱失联前给导游发的短信

  今年刚毕业背着家人到峨眉山旅游

  小朱今年刚从山东青岛的一所大学毕业,利用假期,他来到峨眉山旅游,“以前他没来过四川,这次旅游也没和家里人说。”小朱的舅舅魏先生告诉记者,8月12号这天他还和家里联系过,也没有提到要到四川旅游。

  今年22岁,完成了大学学业,小朱在家里人眼中,一直都很正常,也没有抱怨过什么,“现在为什么会失联,我们都不清楚什么原因。”魏先生说,孩子在25号这天在山顶的旅社办理入住,离开后,身份证、毕业证这些贵重物品都留在了那里,没有带走。第二天早晨,他又用成都的电话号码给导游发了一条信息,让导游不要等他了。

  魏先生说,之前他们给孩子打电话打不通的时候,就已经在山东当地派出所报了警,后来金顶派出所通过孩子的身份证又联系到了他们老家的派出所。得知信息后,一家人这才赶紧出发前往四川寻人。

▲入住的旅社▲入住的旅社

  旅行期间一切正常没有出现不愉快

  小朱在网上找了一个旅行社报了名,旅行社导游陈女士表示,这次旅行是散客拼团,在25号这天他们接到了小朱等游客。这个说着普通话的小伙子,给她的印象很好。

  “无论是导游讲解还是自由活动,他都很遵守规则。”陈女士说,小伙子文质彬彬、很有礼貌,到达某个集合点时,他总是很准时,也能快速回答导游的问题,在旅行期间也没有和其他人发生口角。

  “26号这天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发来短信。”陈女士说,当时短信上说,他要跳舍身崖,不用等他了。这把陈女士吓了一跳,赶紧报了警,并前往山上紧急寻人。

  家人开车19个小时到成都只为找回自己孩子

  导游也通过警方与孩子家长取得了联系,在得知这一消息后,魏先生和孩子的父母直接开车从山东枣庄出发,一路奔向了四川。1650多公里路程,开了19个小时,一家人到了四川后,又马不停蹄赶往峨眉山,孩子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空荡荡的山顶也没有孩子的身影。

  孩子到底去了哪?最近跟谁打过电话?家里人又跑到了移动通讯部门,希望能够调取孩子最后的通讯,不过因为涉及个人隐私,还有一套流程要走。当地警方也对此事介入了调查,不过孩子还是没有下落。“直到现在还是没有找到。”魏先生说,一家人现在坐立难安,只有默默祈祷孩子不要想不通,期待他平安归来。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宦小淮 图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