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管部署什么工作,都让基层签个责任状,其实也是一种形式主义。责任状泛滥,本质是一些上级以行政权力压制下级,根源在于绩效考核制度不完善、不科学,暴露出的是典型的官僚主义作风。

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

  签这样的“责任状”,就是推卸责任!

  在5月11日召开的山东省卫生与健康大会上,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在谈到转变工作作风时严肃地说,“这些年乡镇、街道、村签的责任书、责任状满天飞,有些完全不符合实际,根本落实不了。签这样的责任书、责任状,实际上是上级在推卸责任。这是对党的事业不负责任,对人民不负责任!”

  刘家义举例说,一些地方把高速公路安全管理责任落实到村,与村委会签订责任状。“有位村支书对我说,我们连高速公路都上不去,根本没有执法权,咋去管理呢?大家想一想,签订这样的责任状,不是笑话吗?这是什么作风啊?这不是典型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吗?”

  “这种所谓的‘层层压实责任’,实际上是‘层层不负责任’!”刘家义说,“我第一次下去调研,就听到有这样的反映,我当时没吱声,第二次下去调研,又听到当地老百姓讲这个事,他是对着我耳朵悄悄地讲的,第三次下去调研又有人悄悄地对我讲。这个作风要不得,必须改!”

  “有些部门吭哧吭哧一字一句抠文字、写材料,层层讨论、修改、审议,通过之后就束之高阁,不落实。”刘家义说,“抓落实不够,这可是致命的问题啊!要从今天起,从现在起,从我开始,认真按习总书记讲的,‘一分部署九分落实’,以只争朝夕的精神,踏石留印、抓铁有痕,认真地、用心地、负责地抓落实!”

  刘家义说,要按照习总书记“三个区分开来”的要求,建立健全考核激励机制和容错纠错机制,敢于担当,敢于负责。各相关部门要把权力清单、责任清单、负面清单拟定出来,向社会公布,接受社会监督。

  刘家义给大家透露,为了把中央和省委、省政府的决策部署落实到位,从6月份开始,省里每月开一次专题视频大会,请省直部门的厅局长,市委书记、市长,县委书记、县长,在视频会议上给全省人民讲一讲,要解决什么问题,拿出什么措施,工作落实得怎么样。

  “对他们讲的,要进行督察。督察的时候,不一定通知对方,涉及民生问题直接到老百姓家里看,看了之后用手机拍下来,然后传到网上。”刘家义说,”选干部要公开透明,要在党的领导下,把‘少数人选少数人’变成‘多数人选少数人’。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评论评论

  责任状也要去“库存”挤“水分”

  近日,记者采写的《“一年签了33份责任状”——透视部分基层泛滥的责任状》引发基层干部强烈共鸣和广泛热议。不少人评论说,基层责任状泛滥成灾,是个十分普遍的问题,早就应该好好治治了。

  对这个问题的关注,源于记者和湘西一位镇长的交流。在一次采访中,这位镇长向记者“吐槽”,现在基层责任状“满天飞”,上面不管安排部署什么工作,都让乡镇签个责任状,似乎不签责任状,就没法干工作了。他认真算了下,仅2016年,他所在的乡镇就签了33份责任状。但实际上,很多责任状签了以后,基本上也就丢一边去了。

  听到这个情况反映以后,记者在日常采访中就多了个心眼儿。此后,每次到乡镇采访,记者都会问问当地干部关于责任状的问题。没想到,乡镇干部对责任状过多过滥几乎集体“声讨”。他们普遍反映,签责任状签得心里都有些麻木了。至于签过的每份责任状到底能不能落到实处,他们心里其实也很没底,“反正只要不出事就行了”。

  客观来说,责任状本身并无问题。作为一种公共管理手段,上下级就某项工作签订责任状,上级将工作任务布置给下级,下级承诺全力完成工作目标,通过这种方式实现责任分解、压力传导的目的。这相当于,下级给上级立了“军令状”,上级给下级上了“紧箍咒”。由此来看,上下级签订责任状的初衷是好的,如果运用得好,效果应该也不错。

  那为什么现在一讲起责任状,就会引得基层怨声载道、叫苦不迭?不少乡镇干部大倒苦水,讲出了他们心中的苦闷和无奈。现在最大问题是责任状“满天飞”,让基层工作人员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干工作“眉毛胡子一把抓”,疲于应付上级的各种检查、考核以及材料报送工作。有些上级部门把责任状当成了“万能药方”,以为只要责任状一签,什么工作都能落实到位,却没有考虑基层到底有没有能力、有没有办法落实责任。

  不少基层干部一针见血地指出,一些上级部门热衷与下级签订责任状,实际上是一种“甩包袱”的官僚作风,习惯了当“甩手掌柜”。这种路径依赖背后的逻辑是,工作我已经布置下去了,责任目标我也已经分解了。

  至于能不能落实责任,或者采取什么方式完成任务,那是你的事情,我管不着。如果不出事,你好我好大家好;但要是出事了,对不起,我就拿你是问。最终结果是,基层为了完成任务,不惜浮夸虚报、弄虚作假。

  如果不管部署什么工作,都让基层签个责任状,其实也是一种形式主义。责任状泛滥,本质是一些上级以行政权力压制下级,根源在于绩效考核制度不完善、不科学,暴露出的是典型的官僚主义作风。有基层干部甚至说,一个地方责任状的多少,往往是当地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存量的直接反映。这种简单粗暴的管理考核机制早已经不适应新的形势,必须尽快改革。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乡镇处在政权体系的最末梢,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最基层的责任主体。落实好从中央到省市县的路线方针政策,对乡镇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一味将责任“包袱”压在乡镇干部身上,却无助于落实责任,可能还会适得其反。

  要给乡镇干部松绑减负,当务之急是去一去责任状的“库存”,挤一挤这种落后行政手段的“水分”。另外,还要在责任分担、上下联动、科学考核方面,再多想想办法,千万别再动不动就以责任状落实责任了。

  (原标题《省委书记怒斥责任状满天飞:这种“层层压实责任”,实际是层层不负责任!》)

  (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