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日晚,一归属地为济南的陌生号码“13356671147”给记者打来电话。电话那头,一男子用普通话慢条斯理地打起招呼:“小汤啊。”记者一愣:“喊我‘小汤’,不是领导就是长辈。这个声音很熟悉,但又实在想不起来……”男子似乎对记者的反应迟钝有些不满,但就在为想不起他是谁而愧疚不安时,男子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人顿时生疑:“你明天来办公室找我一趟!”直觉告诉记者,这是一个骗子!

  于是记者假装上当,揭露这个“假冒领导”骗局行骗的全过程……

  第1次交锋记者演技爆发让骗子相信已上当

  为揭露骗子是如何一步步行骗的,记者开始了与他的正面交锋。

  第一通电话

  骗子:你明天来办公室找我一趟。

  记者:(假装恍然大悟)哦……刘总!刘总您好!您办公室在哪儿?

  骗子:(引起了警觉)你既然知道我是谁,怎么会不知道我办公室在哪儿?

  记者:(假装受宠若惊)啊……刘总,我是太激动了!我没想到您能亲自给我打电话!

  骗子:呵呵。

  记者:刘总,听说您前几天去北京学习了?

  骗子:嗯!刚回济南!

  记者:您换手机号了?

  骗子:这是我另外一个号,你明天到了就打这个号。

  记者:(开始乱蒙)好的!您现在还在解放路那边办公吗?

  骗子:对!对!你明天上午9:00过来一趟。你到了我单位楼下,先给我打个电话,就打这个号,记住啊!

  第2次交锋不让记者上楼先去买两个普通信封

  挂断电话,记者一直在猜测,“刘总”第二天会用什么幌子来行骗?是嫖娼被抓帮忙交罚款?还是路遇车祸汇钱救命……第二天(3日)9:00,“刘总”打来了电话。

  第二通电话

  骗子:小汤,你过来了吗?

  记者:(为了让“上当”的过程更真实,记者故意制造了一点曲折。)啊……对不起刘总,昨晚11:00我临时接到通知,要我今早到公司开会,怕打扰您休息,昨晚就没告诉您,实在对不起啊!我大概得晚半个小时去您那儿。

  骗子:(大度安慰)没事!我等你。

  第三通电话(半小时后)

  记者:我到您楼下了。

  骗子:(突然压低声音)小汤,你先不要上来,你去帮我买两个信封。

  记者:(一头雾水)多大的信封?还要邮票吗?

  骗子:不要邮票,普通的信封就行,就是那种牛皮纸的。是这样的,我这里现在有两个领导,我想委托他们帮我办点事情,所以我要送点钱给他们,得用信封装一下。

  记者:哦!那是不是用红包更好一些?我帮您买两个红包吧。

  骗子:(故作高深)不要红包,就用那种普通的信封,这个你不懂!

  第3次交锋信封又不要了让记者汇钱给领导账号

  第四通电话(十几分钟后)

  骗子:小汤,信封买到了吗?

  记者:正在买。

  骗子:你先不要买信封了。刚才那两个领导说办公室里人多复杂,他们不方便收现金,给了我一个专门用来收礼的账号,让我把钱打过去。但我现在抽不开身,你现在身上还有多少现金?

  记者:300来块钱。

  骗子:300块有点儿少,你银行卡里有多少钱?

  记者:5800块钱。

  骗子:好,那你就往领导账号上汇5800块钱吧,这个数字也吉利。你办完事后来我办公室,我把钱还给你。

  记者:带零头是不是不太好看?还是汇个整数吧!

  骗子:嗯!也对!那就5000块吧。

  记者:(趁机提出了一个请求)刘总,我上次跟您提过的那件事,您能否帮帮忙?

  骗子:(很痛快地答应)这个好说!你先帮我把钱汇上。没问题!

  随后,“刘总”短信发给记者一 个 中国建设银行的账号:6217002720005065151;账户名:肖虔。

  第4次交锋以为汇钱成功骗子挂掉电话后关机

  “汇款”过程中,记者拨打“刘总”的手机,发现他正在通话。后来又曾多次遇上他电话占线,疑似正向别人行骗。

  第五通电话(10分钟后)

  骗子:小汤,钱打过去了吗?

  记者:银行业务高峰期需要排队,最少要等40分钟。

  骗子:你可以用柜员机啊。

  记者:柜员机这会儿正好出故障了。

  骗子:好吧!那你排队吧!办完后给我电话。

  第六通电话(半小时后)

  骗子:小汤,钱汇过去了?

  记者:刘总,刚才排队终于轮到我了,但工作人员告诉我钱汇不了。

  骗子:(急了)为啥?

  记者:工作人员说汇款单里要填写具体的开卡银行。

  骗子:好吧!我也不知道具体是哪个支行,我问问吧。

  第七通电话(几分钟后)

  骗子:开卡银行为中国建设银行汉川支行,汉川属湖北省孝感市。

  第八通电话(11:20)

  记者:钱汇过去了。

  骗子:(欣慰地说)好!好!终于汇过来了!我问问他们有没有收到,一会儿给你回电话。

  但之后,“刘总”一直没回电。其实,他以为诈骗得手,挂掉记者电话后就关机了。

  第5次交锋骗子自知被骗带着哭腔对记者咆哮

  半小时后,“刘总”又打回电话,这次是一个归属地为上海的陌生号“15300611795”。这次通话,“刘总”不再“和蔼可亲”,就连普通话也不标准了,露出了广东口音。

  “刘总”声音低沉地问:“小汤,钱你汇了吗?”记者:“汇了啊!”“刘总”:“那我怎么没收到?你汇了多少?”记者:“5000块啊!”“刘总”恼怒地说:“你根本就没汇!你把汇款小票拍照发彩信彩信给我看!”

  至此,记者已无必要跟“刘总”继续周旋下去,于是亮明身份,直斥他是骗子。“刘总”对记者此刻的表现不太适应,责备记者:“小汤,你这是什么态度!”直到记者表示刚才的几次通话已锁定他的位置,马上就要报警时,“刘总”才原形毕露,带着哭腔咆哮:“你一直在耍我对不对?钱你根本没汇对不对?你浪费了我大半天时间啊,你这大半天耽误我多少……唉!”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再也不接听。

   整场交锋,记者与“刘总”总共通话16次。

  相关新闻 “假冒领导”大多来自广东电白

  “刘总”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他人在济南还是隐身外地?

  据媒体报道,这种热衷于给全中国人当“领导”的人,位于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2014年撤县建区)。最夸张的说法是,电白一个县的电话网络繁忙超过华尔街。电白区一警方人士估算,最高峰时,麻岗、树仔两镇同时有上千部手机在不停往外拨打诈骗电话,一部手机一天少则50通、多则300通,内容则多为“猜猜我是谁”和“明天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2014年,“猜猜我是谁”升级版“我是你领导”电话诈骗在国内集中出现,各地警方调查作案者集中指向电白区;而因电话诈骗高发,茂名市电白区被称为“全国电信诈骗第一县”。电白警方统计,在抓获的电话诈骗嫌疑人中,年龄大多在18岁至30岁之间,学历多为初中毕业,因此电话诈骗被当地人戏称为“初中生骗大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