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新浪山东>财经频道>财经频道>正文

希望辛弃疾能够与济南融为一体 ——专访《辛弃疾:剑胆诗心北国魂》作者赵林云

2020年08月22日 18:02 商讯 

  8月下旬,相约《辛弃疾:剑胆诗心北国魂》作者赵林云先生在济南西部一家咖啡厅里见面,听他在一个普通的晚上,畅谈《辛弃疾:剑胆诗心北国魂》这本新书的创作历程。采访过程中,可以明显感受到作者对辛弃疾的倾慕之情,他不仅叹服辛弃疾无畏无惧与神勇的武将形象,还有辛弃疾的才情。说到辛弃疾的诗词,更是信口道来、娓娓说出。也可以分明觉察到,这本文学性传记的创作期间,他试图把辛弃疾当作一位普通人,并在其灵魂里自由穿行的初衷。当说到这本书的价值,赵林云先生则表示,希望辛弃疾和相关的文化元素,能够与这这座城市里的一代又一代人融为一体。

  以下根据录音整理

  曾被辛弃疾的传奇经历所吸引,没想到多年后写起了他

  问:是怎样的契机让您去创作这本书的?

  作者:一个偶然的机会,出版社约稿,想让我写一本有关济南的历史人物传记,大体范围就是张养浩、辛弃疾、李清照,后来因为张养浩和李清照都有人写了,就让我写辛弃疾。我对辛弃疾很了解,大概高中二年级的时候,正值我十四五岁,当时就读到过一本关于辛弃疾的传记,叫《少年辛弃疾传奇》,大约有五六万字,主要面向青少年读者。书里的一些故事记得非常清晰,尤其是辛弃疾带领50名骑兵,夜闯金兵几十万大营活捉张安国和英勇截杀贼和尚义端。但是,后来我到处找这本书,再也没找到,到现在也不知道是哪个出版社出的。

  可以说,这本书对我后来人生道路的选择都有影响,当然,那种影响不一定那么直接。但是,古代诗人以传记形式进入我视野的,辛弃疾应该是第一个。没有想到,多年以后我会来到济南,并且有了写辛弃疾的机会。

  驱车1000多公里,去感受大诗人故去的地方

  问:为创作这本书您做了哪些准备?

  作者:为了写这本书,去年初,我和几个朋友开车去了辛弃疾晚年去世的地方——江西的铅山。辛弃疾晚年在上饶隐居了10多年,在铅山隐居了10多年,他在南宋一共生活了46年,光在这两个地方就有20多年。辛弃疾去过南京、杭州、湖南做官,也到过安徽、福州,但是他在江西居住的时间最长。然后我们就到那里,去瞻仰他的墓地,去考察曾经的遗迹,去可能它晚年隐居的瓢泉,去看他晚年常去的鹅湖书院。铅山人很热情地接待了来自辛弃疾家乡的人,有的我们居然还成了联系颇多的朋友。

  与此同时,我还阅读了大量有关的书和资料,比如著名史学家邓广铭的《辛弃疾传》《辛弃疾年谱》以及其他一些论文。迄今为止,邓广铭先生可以说是研究辛弃疾的集大成者,无人能出其右。还有就是比如法国著名汉学家谢和耐的那本著名的《蒙元入侵前夜的中国日常生活》,主要写南宋的杭州,通过杭州投射中国。通过写辛弃疾走近这些大家,学习他们的名作,通过他们去接近南宋,走进南宋,走进杭州,以感受辛弃疾所处的那个特殊的时代。

  可以这样说,他一辈子都在返乡的路上

  问:创作这本书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作者:德国浪漫派诗人诺瓦利斯曾经在这样说过:哲学是怀着一种乡愁的冲动到处去寻找家园。我觉得这个说法完全可以套用在辛弃疾身上,他20岁离家,21岁到杭州,直到67岁去世,47年间,辛弃疾再也没有机会返乡。辛弃疾后半生一直期盼着归乡,或者率兵杀回,或者奏凯而归,再或者衣锦还乡。但是有一种结果,他可能从来都没想到过,那就是再也回不去。可以说,他后半辈子都在返乡的路上。或者说,他的心一直在返乡,一直在故乡。书名说“剑胆诗心北国魂”的“北国魂”也就是这个意思。

  辛弃疾写过“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就是望故国、望家乡,一种极度的忧愁、愤懑、不平、悲伤、失望、无望、绝望的情绪,充满了在他整个后半生。当然,这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他活下去的动力。因为要返乡,所以一切都可以忍受;因为要返乡,所有的东西都值得期待。“周公吐哺,天下归心”“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这些诗句都是在写他的思乡情绪。日积月累,辛弃疾最后也因此抱憾而死。

  打仗这条路走不通,却把诗歌方面的天赋发挥得淋漓尽致

  问:战场的失意对辛弃疾的诗歌创作有着怎样的影响?

  作为一个主战派,辛弃疾到南宋后,没有获得杀敌报国的机会。但是恰恰他没有机会杀敌,才保全了他的性命。因为南宋朝廷压根儿也不是真想收复失地,赵构一开始就不是这么想的,后面几代皇帝也都不是真心想恢复故国,也确实没有那样的能力,历史也没有给他们提供应该该有的条件和契机。而且,南宋和金国之间也时有战争和摩擦,每次南宋战败谈议和时间,金国提出的议和首要条件,就是要处死主战派主要代表人物,把首级交给金。岳飞之死是这样,后面的好几个主战派的下场都不好。这样看,辛弃疾没有成为主战派的领袖,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辛弃疾到了南方以后,一直想打仗,但是总不得志。他觉得收复国土无望后,官场失意后,就开始写诗。本来他写诗就少年成名,水平很高,但是后来率兵起义、南渡,再后来做官,大概十多年的时间都没有把主要精力放在诗歌创作上。直到有天厌倦官场,有些看破红尘后,才又开始投入写诗,把自己在诗歌方面的天赋发挥淋漓尽致。他后来又扬名,也主要是因为写诗。济南当时虽然被金兵统治,但辛弃疾的诗也传播至济南,济南人都知道并喜欢他的诗。

  辛弃疾是文武双全的极少见人物

  问:辛弃疾的诗和同时代的诗人相比如何?

  作者:中国历史上,文武双全的人极少,辛弃疾曾带着几千人起义,又做了耿京义军掌书记,到南方后,他还到南方平叛过茶商,完全算得上一位出色的军事家。同时,辛弃疾在中国的文学史上也是罕见的人物,在文武两方面成就都很高。

  辛弃疾贯穿了1/3的南宋史,南宋一共有150周年,辛弃疾占了40多年。有时候会拿他和陆游、范成大、杨万里等诗人作比较。这里面,尤其是拿他和李清照,因为都是济南诗人,都处在南渡北不归的状态下。

  我也是一直在比较辛弃疾和李清照,到底谁的诗写得更好一点?单纯从诗歌的角度,应该说成就不相上下。如果从地位上来说,李清照则相对高一点,因为她在中国历史上的女诗人中是第一,而辛弃疾还算不上第一,因为还有李白、杜甫、白居易、苏东坡等。李清照不仅远远高出了其余女性诗人,而且她的诗也不逊色于任何一位男诗人。李清照写的诗太少了,辛弃疾大概写了600多首诗。而李清照一共写了大概五六十首词,其中就有20首名诗。不过,在老百姓心目中,辛弃疾的名句好像更多,比如,“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最喜小儿亡赖,溪头卧剥莲蓬”“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百度这个名字就是来源于辛弃疾的“众里寻他千百度”。

  人生本身就是一个悲剧,大诗人就是大悲剧

  问:您怎么看待辛弃疾一生的悲剧色彩

  作者:一方面,辛弃疾军事方面的才能无法施展,另一方面,诗人本来就自我世界特别丰富,主观色彩非常浓厚,看不上世俗生活,也看不上皇权,这双重的因素导致了辛弃疾的悲伤、决绝、失望要比一般人重更多。再加上他性格刚烈,使得他的生命在官场及命运的跌宕当中过度燃烧。他虽然活到67岁,年龄也不算大,或者说不算很大,跟他的生命状态有关系。到最后,皇帝有要重用辛弃疾的时候,但他身体已经不行了。当然,他的心早凉了。

  因此,辛弃疾的人生算是一场悲剧。这种悲剧命运来自两方面:一是人生本身就是一个悲剧,大诗人就是大悲剧;另一方面,南宋没有任何可以复国的可能性,南宋的任何一位皇帝也没有真正想着复国,也没有复国的才能。这样的大环境下,悲剧在所难免。或者,提前就已经注定。

  南宋的北归只是一个宏愿,辛弃疾的一生都是生活在一场虚幻的大梦当中。 就在这样一种状态下,他的诗歌充斥着愤慨、呼喊和绝望,天然的属于豪放派。

  以朋友的身份去感受人物内心

  问:您是如何处理作者与传主之间关系的?

  作者:我特别喜欢人物传记,尤其是林语堂的《苏东坡传》。写作这本书,肯定有意无意地受到林语堂的影响。在书里,我尽量保持一种平静的叙述,尽量能以一位虚拟的朋友的身份,跟着他,在他的命运里穿行。

  另外,我在原来准备刊出的后记里面曾经写到法国传记作家莫洛亚,我在高中的时候就读过他的《拜伦转》和《雪莱传》,莫洛亚的写法一直深入我心。此外,这么多年, 我买过大量的人物传记类作品,包括艾略特、博尔赫斯等人的传记。我觉得只有了解一个人的时代,了解他所处的社会,所在的环境,和他所交往的人,才能真正理解他和他的作品。

  所以,只要是我喜欢的文学大师,我都会读他们的传记,包括中国的李白等,这些人物传记我都有。现在,正好有这样一个机会,我自然而然会把自己对文学人物传记的理解,融入到这本书里面。

  我写辛弃疾,尽努力用一个朋友的身份和心态去贴近他,用一个朋友的感知去感受他的内心,体会辛弃疾为什么起义,为什么抗金、为什么不得志、为什么有时候会和别人搞不好关系。很多人写传记都把人物捧得太高,没有一点缺点,很容易将之美化、偶像化,甚至神化,那样写很可能会进入某种误区,反而写不好。

  尽量做到故事化、形象化、场面化,让大家更可近、可感、可揣测

  问:请您谈谈您的人物传记创作观

  作者:过在之前出版的辛弃疾传记里面,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包括邓广铭的《辛弃疾传》在内的,属于学术传记,注重史实钩沉、生平介绍,还有一种是偏向虚构和创作的,比如有一本《辛弃疾传》是一位商界的人写的,书中有很多演绎和编造,有一些戏说的成分。在当下社会,这不妨也算是一种写法。我在写这本《辛弃疾传》时,可以说学习、集纳了不少前人的研究成果,基本上汲取的是最新的也是比较有定论的说法,在个别不太确定的地方,也做了一些合理推断和想象。

  比如说,他和他妻子在什么地方结婚?有人说他是在北方结婚,把他妻子带到南方去了。也有人说,他是到南方之后经人做媒结的婚。我认为辛弃疾把他妻子带到南方可能性不大。因为他当时走的时候是带着一万多人,骑着马跑了几千里地,要突破金兵的重重包围,才能跑到南宋的境内。

  还有一处是他父亲之死。关于辛弃疾父亲的死因,目前还没有找到明确的结论。有人说是中年夭折,也有人说他可能是死于金兵之手。于是,我便在书中设计了一个中箭的情节:他父亲在华山练兵,被金兵包围,然后中了毒箭,发病而死。这在是历史上没有记载的。从目前能够掌握的史料上来看,辛弃疾年幼时父母亲就去世了,肯定和金朝统治有关。也正因此,在辛弃疾的心里,很早就埋下了仇恨金兵的种子。

  对于这本书的风格,应该是定位于文学传记,里面出现了不少的文学描写。这也是我在写作过程中尽量使之形象化、场面化的结果,我试图把那种平铺直叙的人物成长与事件推进用语言、感情和故事编织出来,让大家感到这个人物更亲近,更可敬,也更活灵活现,让读者能更好地揣测人物的精神状态、人生状态和艺术创作状态。

  在传记写作中,还有一种写法也较为常见,那通过作品来推断历史人物和事件,比如有一本《李清照传》,很多人通过诗歌作品来推断她的生活,有的干脆就叫诗传或者词传。我认为,那样做既不科学也不客观。所谓传记,就应该把人物的人生轨迹基本理清,把精神世界基本感悟,然后把作品融入到传主的人生状态与精神世界之中,使得作品和人相互呼应,相互生辉,而不是仅仅靠作品的字句去做非常主观的推测。

  此外,为了保证整本书的完整性,这本书里,在引用到辛弃疾作品的地方,没有具体详细的解释和注释,只在在个别难理解的地方,尽量自然、巧妙加上了一两句,能够让读者基本明白就行。通过对辛弃疾创作时心境的描写,让读者感受到他作品的氛围和内在精神。

  还有一点,凡是辛弃疾去过的地方,大部分我都进行了相关的人文地理考察。这本书里,也有我这么多年来对中国城市地理的认知与理解。不少人说,这也是这本书一个鲜明的特点。

  这本书十分适合青少年读,但绝对不是仅仅定位于青少年。整个写作过程中,我努力追求按照那种深入浅出的方式,尽量深刻反映出诗人的情感状态与精神风貌。在把那些难以理解的表达都转变成可以直接阅读的现代语词方面,可以说,下了很大的工夫,比如历史背景、人事更迭与官职名称等。可以这样说,书里出现的文字没有一处是一知半解的,没有一处是说得不明不白的。对宋史可能研究得没那么深那么透,但凡是牵涉到辛弃疾的地方,一定要想方设法将它搞明白并予以清晰的表达。

  希望辛弃疾文化,能够与这这座城市里的一代代人融为一体

  问:请您介绍一下这本书对于济南的意义?

  作者:从真正的文学性传记来看,这应该是济南人写辛弃疾的第一本。对我个人而言,也是我从小就对辛弃疾喜欢进而崇拜的一个成果凝结,也是我多年的一个心愿。

  此外,我一直强烈地认为,辛弃疾、李清照对济南这座城市十分重要。一个省会城市同时出现两位超一流的伟大诗人,即便是放到全国范围内也是十分罕见的。对于济南而言,这种珍贵历史文化遗产极其难得。我认为所有的驻济高校和济南中小学课堂上,里都应该有辛弃疾、李清照诗词赏析的选修课和必读课,要让这座城市的一代又一代的孩子,通过辛弃疾、李清照而接触文学,走近文学,并借之来学习和理解中国古代诗歌及古代文学。

  只有这样,才能使得他们和这座城市融为一体,和这座城市里一代一代先人人的思想,一代一代先人的文化,一代一代先人的命运,真正能够融为一体。这才是我们弘扬宣传辛弃疾、李清照的意义所在,而不仅仅是把他们作为文化资源来挖掘与利用。

  后记:

  和赵林云先生聊了许久,直到咖啡厅打烊似乎还没聊完。窗外车流、人流不息,而在这一方桌子前,一位济南诗人在谈论着另一位济南历史上的诗人。甚至,在某一瞬间,我意识到,800年的历史,似乎并不算久远

  文/吴浩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