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新浪山东>财经频道 >正文

美人名士有同心——著名画家杨晓刚走进文化视界

2022年01月14日 16:53 商讯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1月13日下午,著名画家、中国美协会员、山东美术馆馆长、山东省青年美协名誉主席、山东省美协副主席、山东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济南市政协常委杨晓刚走进文化视界。

  文化视界网报道 1月13日下午,著名画家、中国美协会员、山东美术馆馆长、山东省青年美协名誉主席、山东省美协副主席、山东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济南市政协常委杨晓刚走进文化视界,品茗论道,茶叙友情,漫步中华艺术空间,并在云间画室挥毫泼墨接受中华网山东频道和文化视界网的专访,给大家送上了新春祝福!

  会客室里笑声琅琅,甫上任山东美术馆馆长的杨晓刚百忙中抽空拜会老友,算的上是“偷得浮生半日闲”。有诗云:“我亦好歌亦好酒,唱与佳人饮与友。”没有笙歌美酒佳人,中华网山东&文化视界网董事长梁洪文以茶代酒、以画代歌款待这位画坛青年才俊。窗外天蒙蒙欲雪,斗室中茶澹澹生烟,只两位挚友聊尽清欢,天南海北、大江大河,此时此刻尽皆在这茶烟缭绕的咫尺方寸之间。

  杨馆长年华正盛,在艺术的舞台上却已成绩斐然,他擅长传统的水墨人物写意,作为山东省青年美协名誉主席、山东省美协副主席、山东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这次到新岗位走马上任,相信更会“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两位畅谈美术馆的现状、发展和新年规划,各抒己见。

  随后,梁董事长邀杨馆长参观“中华艺术空间”,此处由中央美院院长、中国美协主席范迪安题名,展示的皆是各位走进文化视界的书画名家现场挥毫之墨宝。入目第一幅画是油画,杨馆长立刻认出是刘青砚老师所做俄罗斯的白桦林;其后又在沈光伟老师所绘的高山杜鹃前驻足观摩良久;张大石头的“万山红遍”,其新颖大胆让他颇有兴味……

  细细体味名家画中的神来之笔,二人走走停停便来到了两网编辑部,赏读两网所发杨馆长旧作。时光忽如逝,杨馆长感慨万千,想当初求学之时,许多当代名家还是青年画家,而如今自己都已有了如此多佳作。

  云间画室静候多时,杨馆长要在此一展身手,只见他选取最细的笔,用笔尖轻蘸浓墨,附身凝神,在素纸中央仔细勾勒。少时,秀鼻樱唇、纤眉妙目便在笔尖款款,鹅蛋脸、桃花腮亦在墨下落落,一张“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美人玉容现于纸上,纤细如葱管的手指,还在空中挥舞着转经筒。杨馆长随后略加清水调墨,换中粗笔浸润,侧锋婉转,一头乌云秀发便在白纸上晕染开来;待鹤毫半干,紧接着提捺皴擦,疏疏几笔,身段衣裙便即成型,衣褶层次清楚,衣袂错落有致,又似有飘然之姿,一位藏族美女跃然纸上。紧接着,杨馆长又在她身旁画了一个稚嫩的女童。这对藏族母女的创作,笔法粗细兼备、疏密得宜;对面部的表现精致细腻,杨馆长一直俯身仔细描摹,身段衣裙的落笔便疏狂散淡,几个大笔挥洒便一蹴而就。

  《吉祥如意》 杨晓刚 100cmX50cm

  水墨画鼻祖、东晋顾恺之《论画》中道“凡画,人最难,次山水,次狗马,台榭一定器耳,难成而易好,不待迁想妙得也。”画人之难,皆因人乃万物灵长,造物之极,比起其他花鸟山水、亭台楼榭,人有丰富而深刻的思想和情感,也便有更加生动复杂的情、态、神、意、韵。杨馆长表现人物的特色,在于着重刻画眼睛。常言道,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他在人物成型后,又再次对眉目精雕细琢,用浓黑的墨如蜻蜓点水般再将眸色反复加重,最后用纯白色点染,两对美目立时黑如点漆,白若羊脂,深似古井,纯恰水莲,清通且烂漫,空明而带些许迷离。正如宋词中“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

  大写意追求一种畅快淋漓的意向,杨馆长自评是小写意和大写意兼容的风格,处于在意向和具象之间游离的一种状态,尤其对面部表现更加丰富,通过对人物眼睛的刻画抓住每一位观者的眼神。

  古人画人物侧重于抒怀,今人又盛行抽象画派,而杨馆长一直长期坚持写实画风,他认为,很多人,特别是游离于艺术之外的看客,对于具象与抽象的理解有所偏颇,其实对写实画风的坚持是每一位优秀艺术家自古以来的。每一位致力于抽象艺术创作的画家,本身也是写实绘画的大师,毕加索的早期作品对写实人物的描绘就达到了巅峰极致,后来他随着对艺术的理解不断深入,产生了各种各样形态的转换,用新的想法为艺术赋予了新的内涵。“我走的是唯美具象,是中国写意绘画‘徐蒋’体系的一个传承者。”杨馆长说,“我对具象与抽象的理解也是从稚嫩到成熟,从成熟当中又追求自己的一种新意和改变。艺术家的风格也是不断在前进在演变的,不断丰富自己。”

  另外,他也坦言,所有的艺术作品都是有感而发的,都是寄情于自己。艺术家需要个性张扬,更需要能驾驭、把握住自己的状态。所以即便是写实,也不能只追求纯粹的形似,而是应当将作者的感情融入其中,表现画中人物的情态,更寄托作者的思想、情感、审美、理想等等。

  这一点千年前苏轼便说得非常透彻:“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赋诗必此诗,定非知诗人。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苏轼的艺术理念,画与诗有共通的规律,就是“天工与清新”,也就是艺术作品的最高境界就是自然而然,不见人工斧凿的痕迹,那必然要求作者真情实感的自然流露。否则,只以形似论画,那真是儿童的见识了,而写诗的内容只是对现实事物的描述,那肯定不是高明的诗人所为。

  最后,杨馆长用靛蓝、赭石、朱砂等调出颜色为画作赋彩,他将红黄蓝三原色用在衣裙上,产生激烈的碰撞感;又用雪青、淡墨、赭石相融合,尽染天空,最后将饱蘸白色的笔悬空端于手中,用另一只手轻触手腕,点点雪花便从天青色的空中洒落在两母女亮丽绚烂的衣裙上。一对美丽的藏族母女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仿佛盈盈走来,从神秘的雪域高原来到了这间云间画室给大家拜年送福。

  一幅瑞雪丰年,寓意幸福的画作——《吉祥如意》,是杨馆长对即将到来的新年的祝福。

  从这种绚丽的用色,杨馆长谈到了自己一路走来的艺术旅程,大学最开始,他遵照“墨分五彩”的原则,不喜欢用颜色,而用纯粹的水墨去表现;后来出去写生,被少数民族的“奇装异服”吸引了眼球,开始特别喜欢画少数民族题材,特别沉迷于使用丰富和激烈的色彩画民族服饰。“那时年轻嘛,绘画技法上达不到成熟的状态,对绘画的认识也缺少高度,少数民族服装的色彩对我的感官产生了极大的刺激,满足了少年人的猎奇心理。”他笑道,而随着年龄增长,对色彩的使用就更趋于理性,还是喜欢画少数民族鲜艳的色彩,又将版画与中国传统绘画语言结合,色彩上更加强烈,但却注重摆脱“俗艳”的窠臼,对这种民族原生态的美赋予更加高雅的艺术化、现代化效果,“同样高饱和、激烈碰撞的色彩,现在画起来就会更‘雅’,这要在长期绘画实践的积累下,一点一点地摸索,一点一点地‘悟’。”

  再后来,随着尝试各种题材、风格、色彩,也随着性格的沉淀与成熟,他又钟情于另一类题材——民国大先生,画了许多诸如孙中山、何香凝等民国时期的革命先辈、仁人志士、名家大师。毕业于南开大学这所民国时代英杰辈出的古老名校,或许因此他更有情怀和使命感,中年以后的作品更注重人文关怀。在这一系列的作品中,他一概用灰黄的暗色调水墨,展示那个充满苦难却孕育着生机,风起云涌同时名家荟萃的旧时代,展现那一批批为国为民探索中华民族崛起之路的前辈名士。

  美人与名士,从屈原的《离骚》《湘君》《湘夫人》开始,就被相提并论。“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历来名士爱以美人自比,在艺术作品中更以携佩香草作为追求坚贞高尚的人格,和兼济天下、为国为民的美好社会理想的隐喻。杨馆长的艺术理念是艺术作品要多元化,但意识形态必须充满正能量,要弘扬主旋律,讴歌党、赞美祖国、关怀人民,“这也是山东美术馆作为全国美术馆一员的责任和使命。”年轻艺术家要修炼自己的品格,为祖国、社会和人民创作出优秀的作品。这种艺术理想在少数民族少女和民国大先生的创作中得以充分体现。

  无论“香草美人”还是“名士风流”,都是杨馆长在从艺和为人上共同的追求。为什么钟情这两种题材的艺术创作,其实是他始终在坚持其代表的高洁品质与人文关怀。

  “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