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东|资讯|同城|美食|旅游|汽车|城市|教育|健康|读图| @新浪山东|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山东> 教育 >对话人物>正文

新浪山东独家对话《山师学者》:山东师范大学著名学者张怿慈

A-A+2016年9月22日17:34新浪山东评论

  但是,最后我也没有能去苏联。中苏关系紧张,而且我报的专业像原子能什么的,报的都是很机密的专业。那越是机密的专业越不能去嘛。当时我没有出去,没有能出去我怎么办呢?我年轻气盛,就找教育部去。我就一个人从魏家村,现在还有这一站,从外语学院一直坐公共汽车坐到西单。教育部这个难找,在西单一个胡同里边终于找到教育部了。那个时候的干部确实很好,我找的留学生司的,一个副司长接待我的。你想想看,一个副司长接待一个24岁的名不经传来的一个小年轻,那也很不简单了。他说:“你这个专业报的太专了。不过你还有一线希望,我们预备把你作为中国科学院的实习生,派往苏联杜布拉研究所,那个是社会主义国家成立的一个研究所,往那派。不过希望很渺茫。你可以等。”我说,等的话,有两种等法,一种在北京等,一种在山东等。他说那我们不管,只要你学校同意的话那你就在北京等。我马上就问学校。我们物理系的总支书记很支持,说你在北京等好了。那个时候书记都在吃地瓜叶子,那种困难时期,他支持我在北京。好!北京等的话那我就很高兴了。他说你上哪所学校呢?我说北京大学,当然上北京大学了。他就给我寄个介绍信。我记得很清楚,那个介绍信就一个便条,那个教育部的章很大,这个便条的宽度刚刚能过把章卡住,就写了个便条。我就去了北京大学,北京大学的教务处也同意了,问你上哪个系去?我说当然上原子能系了,最时髦的原子能系。他说我们是一个保密系科,你要学什么?我说你能告诉我下学期有什么课吧,我随堂听课。他说这个东西我们保密的,不能告诉你。当时我就想,你北京大学原子能系还不是从物理系出来的?那我上物理系去,我就上了物理系,专门学习理论物理。因为我们山东师大理论物理不强,普通物理还可以,我就要学理论物理。我在物理系碰了一个好人,这个人到现在我都记得,叫徐祖华。他刚好是物理系系主任,非常非常好,他说我知道你们从下面来的学校能到我们北京大学来进修是很不容易的,他说你说吧,只要我能办到的事情我一定给你办。我说我没有别的要求 我只要想问你们下学期物理系的五年级和六年级开什么课程。他说这个很容易,他是系秘书,马上就拿出来了。我就按照他的那个五年级的学科抄呗,抄了以后马上就填了表,填了表以后,就录取了,就进入物理系了。走了程序,作为进修教师进修一年。其实第一年效果并不好,因为贪多,一看什么课都有,四大力学除去《理论力学》之外,《热力学 统计物理》、《电动力学》、《量子力学》我都学了,还学了一个《数学物理方法》。这四门课根本就不可能学过来的。虽然我学过,但是根本就吃不消,就囫囵吞枣,记记笔记。这样不行。但这个时候已经修了一年了,第二学期收获比较大一些。但是这个时候,理论教研室的副主任高崇寿教授说,根据我们北京大学的规定,只能进修一年。那个事我刺激很大。为什么呢?因为我正需要两年,一年根本就学不到什么东西,两年才能学到。但是我明明看我一个朋友就是钢铁学院来的,他老师给他介绍,可以学三年。那你也有理讲不清了,我很苦恼。我就到处去讲这个事情。我又碰到一个好人,就是当时教《高等量子力学》,那时候叫《量子力学2》,一个老师他说你去找老头子去,他说找老头子。我说谁是老头子?他说当然是北京大学的副校长王竹溪教授了,王竹溪教授是中国当时物理学界的一号人物、泰斗,那个人是剑桥大学毕业的,人家见了他都得要毕恭毕敬。他牛到什么程度?他写的书,送到人民教育出版社去,他就讲,我写的书连标点符号也不能改的,教育出版社就按照他的那个原稿出版。他确实很认真,连标点符号都不错的。让我去找这样一个老头子去,心里真的是很胆颤。我记得一天晚上,他不住在北京大学,他是中国科学院院士,那个时候叫学部委员,在住中关村里边。我黑灯瞎火就跑到他家里边去,我的印象里,他家里全是书,上面夹层也都是些书。他就坐下,他觉得很新鲜,一个小年轻跑到他家里边来。平时也没人找他,人家一般也很害怕都不去找他,这事儿还不敢去找,一个小年轻找他,他觉得很新鲜。他说你是哪里来的?我说我是山东师大来的一个青年教师。他说你有什么要求?我说我想学习两年。他说我来看看,翻出一个小本出来,这个小本也是很小很小的一个本。因为那个时候有规定,凡是进修教师进入一个学校。教研室主任一定要接见一次,所以他接见过一次了。他是理论物理教研室主任兼北京大学副校长。他翻了翻,确实有个叫张怿慈,问我有什么要求。我说我想学两年,到现在我都记得他的原话,他就说了:“那这样,明天我到系里去,看一看你的考试成绩。如果考得好,你就再学一年,如果考的不好的话,你就回去学。”我一听以后,就感觉很温暖。第二天,就是对我出主意的那个人说,行了,老头子发话了,说叫你再学一年。我就很高兴,就再学习一年。第二年收获就大了,我就有的放矢的学。其实真的学一年也就踏踏实实的学了半年,第四个学期我就不大安心了,我就想考研究生了。在北京大学确实收获很大。北京大学的学习风气,那不一样的。我当时的感觉,就是但凡有一点点自尊心的人,如果想在北京大学混的话,根本不用说他叫你走,你自己就应当走。你什么也听不懂啊。人家做科研报告开讨论会,你根本就听不懂,没有共同语言你说在这样一个环境里边你怎么生活?所以说我觉得这个确实是风气很浓。学生学习的很艰苦,生活条件并不好。我记得很清楚,北京大学如果今天吃鱼的话,那就从食堂到图书馆一路上全是鱼骨头。为什么?他学生都背一个饭盒,一个毛巾袋子,平时食堂里没有座位,一边吃一边走路上图书馆看书,都是这样子学习的。当时我在那个地方,也受了熏陶,给理论物理打下了很坚实的基础。另外,我认识了一些青年教师,因为我那时候是党小组的成员,进修教师在当地的教研组里党员里过组织生活,党是领导共青团的,那么那个时候共青团的书记,就是后来物理所的所长,都是一些八十年代物理学界的领导人物了。所以我有两个收获,一个是理论物理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第二个就是认识了一些关系,这个关系对我后来是蛮有用处的。

  回来山东师范大学以后,我就开始上课。上课也不容易的,那个时候要做很多年的助教才有资格上课。第一批山东省教育厅赴美留学的访问学者,我就去了,那是1983年去的。这个之前还有两个小故事。因为我是修俄语的,到美国去的修英语,那个时候海洋大学这样的学校已经传出来了,他们就是搞封闭训练、恶补英语。怎么补呢?就是自讨苦吃,把自己封闭起来,和家庭隔离起来。青岛海洋大学在一个岛上面,我们是在五柳闸农场恶补英语,星期天的早晨做卡车去,然后星期六的晚上回到家里边来。这样的话,整个一个礼拜,就是基本上家庭就没有什么干扰了,农场也有伙房。当时我听了就想我们也搞这么一个班,我就找我们的赵副校长,他管教学的,他说这个东西可以搞,但是我们没有教师啊,外语系的教师都很缺。我说我自己找。他说你只要找到教师了,我就给你办这个班。因为我在师范学院土生土长,认识外语老师也不少,人家说我宁愿加班,一分钱不要,给你们教课。好!第二天我找到赵校长,我说赵校长,我找到教师了。他说,那就开班。开班我们就上了五柳闸。那个时候十几个老师就上五柳闸去学英语。这一段也是很不容易的。那个时候从字母学起也学不了什么东西,但是语法很清楚了。学习回来以后,我这个人就不大安分了,就一个人跑到北京科学出版社。我说我要翻译物理方面的书。科学出版社他这个档次很高的,我记得那个年轻人不屑一顾的那种态度,“啪”就扔出一本书出来,你翻译这本书吧。我一看我还认识,是《近代原子物理学》。后来就是我翻译的一个译著就是《原子物理学》这本书。那我得有个翻译本啊,他说我们这儿只有一本,我不能借给你,你回去找去。我就回来了。回来了找哪里找得到,找遍了山东省,最后在胜利油田那里找到了。借来了我就复印了三份,一份给我,一份给我合作的叫俞雪珍老师,还有一份给校对的老师。谁校对呢?就是我们山东师范大学第一届系主任,留美博士,留润洲教授。有这个校对,那我底气就足了。我又懂文法,单词还记得。但是记得单词记得文法,你不一定把句子翻译的很好。他叫我翻译序言,物理书最难翻译的就是序言。他说你把序言寄给我,我就看看你的水平,就能知道你翻不翻得了。序言是最难翻得,但是我脑袋瓜子也有灵气。那我就翻译,翻了以后给留润洲教授校对。他校对了,那绝对是从文义上来说是没有错的,但是不符合中国人的语气。譬如说第一章,他不是第一章是章一,按照英语是Chapter one、Chapter Two,章一、章二。因为他在美国呆的时间长了,他说起话来就按照美国的那种习惯来说中国话。所以他翻译出来,中国人就看不懂。他的原意是很准确的,那么我就做再一次加工,在他校对的基础上,我把它顺过来。外国话直译过来很难听的这个话,我就分着说,分成几句话一个意思。就这样就把这本书翻译成了,这本书价值还是蛮大的,是用量子力学讲原子物理,一般是用普通物理讲原子物理。而且它对实验的描写,描写的很详细,到目前为止,我在新华书店所见到的,中外书籍里面,就是翻译成中文的书籍里边,没有这样的一本书,所以这本书还是蛮有水平的。

  然后我就去了美国。去美国是山东省教育厅、山东省出钱资助的,所以我是山东人培养出来的。山东的老百姓还在吃糠咽菜的时候,能够给我去美国留学,每个月300美金,一次带走,去一年。可是我一到美国就傻了。300美金根本就不够花。我选择休斯敦,是因为有一个原则。我发了很多公函出去,询问我要当你的访问学者,你同意不同意,都是美国有名的学校的知名教授统统给我回信,说同意。为什么?因为你去你又不要他的钱,你白给他当劳动力,人家有什么不同意的。当时在所有的信里边,只有一个人,就是休斯敦大学的D.J.Kouri教授,他多了一句话,他说同意我去,说自己现在的科研基金还不够多,一旦基金多了的话,他可以给我支持,经济上给我支持。我一想这个有点戏。因为说老实话,你去美国去一年你学不到什么东西,两年才有成果,才真的学到一些东西,所以我就奔了他这句话去的,我就上了休斯顿大学。休斯敦大学应当说在美国属于二流大学,也不是很有名的,但是那也已经很了不起了,那已经有知名学者了。D.J.Kouri教授很有名,在美国就是搞我们这一行的创始人之一。我就开始跟他学。我外语不行,口语不行,幸亏有两个中国留学生,他的外语很好而且学习成绩也很好,所以D.J.Kouri的思想告诉那个中国的留学生,那个留学生再翻译给我听,这样的话交流还是比较顺当的。我完成了三篇文章,其中有一篇登在《Phys.Rev.Lett.》,就是《物理评论快报》上面,那个是全世界物理学界顶级的报刊。现在不是谈影响因子嘛,这是影响因子很高的顶级的杂志,而且我是第一作者,这个成果还是不错的。整个的留美期间我的收获就是知道了什么叫做科学研究,开始入门了。我的入门也是虚的,因为计算机我从来没见过,我去以后叫我用超级计算机。超级计算机在明尼苏达,明尼苏达州在美国相当于哈尔滨的位置,很北边很北边的,休斯敦相当于广州那个位置。从休斯顿操作明尼苏达的超级计算机,所以说这个计算机我并不熟。但是理论我懂得。因为我教过量子力学,它很容易,它的理论没有超过量子力学的基本范围,我理论很懂。程序我不懂,但是最后程序留出了几个口,就譬如十几个参数吧,你就知道这个参数物理意义是什么,那个参数物理意义是什么,你知道把这个弄懂了,那有的不用变了。其实物理学搞计算很简单的事情。譬如说是个变量 你其他几个量不动,就变一个量,这个量让它增加或者减少,然后你一看,最后你求得那个结果,趋近了那个结果,收敛那个结果,那就这个参数就定下来了,然后再把另外一个参数改变,其他参数不变,再来收敛,那么这样的话其实操作很简单。我记得我把程序往这儿传的时候,山东师大还没有传输线,没办法传E-mail。当时的那个党委书记很支持,他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情就到安线的地方去坐着,询问进度怎么样了,张怿慈传的程序的专线架好了没有,第一件事情就是干这个,弄的那的工人很紧张。山东师大的第一个传E-mail的专线就这么建起来的。在美国的这段时间,我的主要收获是确确实实学到了怎么搞科研,什么是科研。

  回校之后,我就主要是搞科研。我是1987年当系主任,回来以后当系主任,当了6年,1993年就退下来了。当系主任期间,主要的是建立硕士点、博士点。硕士点是我亲手建立的,也就是说把一个单纯的搞教学的一个系科,把它改变成为一个既搞教学也搞科研的系科。后来博士点是我走了以后,当然我也参加了、也去北京了。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更多>>微博推荐

新浪首页|新浪山东|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山东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