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东|资讯|同城|美食|旅游|汽车|城市|教育|健康|读图| @新浪山东|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山东> 教育 >对话人物>正文

新浪山东独家对话《山师学者》:山东师范大学著名学者李衍柱

A-A+2016年9月6日18:03新浪山东评论

  新浪山东:您的学术道路和山东师范大学文艺学学科的重点学科的发展有怎样的联系?

  李衍柱:现在习近平主席强调生命的共同体,可以说,我和山师大文艺学是一个学术生命的共同体,我们分不开。我们山师大文艺学,解放初期只有四个人,一开始叫四条汉子,我、夏之放、朱恩彬、唐育寿。现在发展成,不算我这类的,光现职的就有十五个,现在我们文艺学在全国可以说是排在前列,最起码是挤进第一流的梯队。可以这样说,过去在全国默默无闻,根本是谁也不知道山师大文艺学理论怎么回事,但现在谈文学、文艺学博士点、谈建设、谈文艺学理论问题,恐怕还不可忽视我们山师的这个学科。原来没有硕士点、没硕士点总是归附硕士学位制度的时候,都跃跃欲试。我这个人反正也没有什么顾忌,我说咱也申请啊,咱怕啥!后来就申报了。还没有批下点来我们就招了第一届,1986年学生们从我们这毕的业,第一批学生毕业的时候我们拿下点来了。山师文学院这个硕士点还是比较早的。

  接下来就是学科建设。从八十年代开始,特别是这二十年,集中在学科建设方面,有几个问题不能不说。第一是梯队建设。梯队建设我们千方百计配备各个方向的带头人,我们把夏老师从汕头大学弄过来,老夏在美学方面在全国还是不错的,全国美学教材他是主要执笔人。第二个就是要抓科研、要有成果。我们策划了一套《文学大事业丛书》十本,后来也列入了教育部的项目。再一个问题,我们积极参加和组织全国性文艺学美学教材建设,这个事在全国是比较早的。文学理论因为我们三个人,写过两三次文学基本原理、文艺理论,结果最后考试那个就有。后来北师大童庆炳教授牵头编文学理论教程,就拉着我们去,我说挺好,我们很愿意参加,他就把全国12所高等师范院校的老师都组织起来。童老师挂帅,我是第一副主编,现在这个教材在全国发行量最大,已经修订了五版,发行了15万册。我们在人大的同学联合,说之后我们编个教材。当时实际上已经给本科生开始讲西方理论了,大家都同意就开始编。编这个事情,也逐渐走向全国了,这是全国的第一份。那时候山东出版社胆子小,反“精神污染”他们就不敢出了,本来山东文艺出版社都答应给我们出,也不敢出了。我们大家都编了,不给出怎么能行。1982年我到长沙开会,碰着北大胡经之,谈起这个事。我就说胡老师有兴趣吗?他那人头脑清楚,说好啊,非常需要西方,为什么不要学?我认识北大党委书记谁谁谁,我去找他,让他在北大出。我说那我们推荐你当主编。当时没别的想法,就是把书出来就挺好,这个事就成了。而且他去请这个复旦大学伍蠡甫做顾问,这个书一下子就上档次了。我们前后开了七八次会,我还亲自组织他们在青岛、深圳、舟山群岛开的会,开了好多会,现在北大也是修订三版了,也成全国的一个牌子了。一个是《西方文艺理论名著教程》,第二个是与这个配套的是《西方文艺理论名著汇编》,三卷上中下,三卷就把些主要的经典文本都选进来。这个书对当时西方文论的普及对我们影响是很大的,获得国家教育部二等奖。再就是其他教材也有很多,《美学基本原理》是夏老师的著作;还有这个杨守森老师,在人民大学又搞了一个《新编西方文论教程》,搞了两三本。再就是个人专著,优秀教材那还不少,我这个《典型教学史纲》那是教育部推荐为研究生教材,这个还是咱山东第一本。关于学科建设,再一个事是要树立自己形象、学科的形象。

  最重要的一个事,是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学会是在我们这成立的。1995年我们在这开了一个国际中外文艺理论学术研讨会,来了11个国家的外国专家。九十年代初期学术会议还不是很多。当时来的人很多,那些知名学者基本上都来了,蒋孔阳带着病都来了,最后选得钱中文的会长,还有童庆炳、吴元迈这些人都来了。这对政府有很大好处,一个是和全国学术圈这些知名学者建立了联系,再一个扩大了我们的影响,还有就是我们在山东在这个问题上。山师大和山东省教育厅那时候都走在全国前头。建立重点学科,那时候五年计划给三十万块钱,我在全国开会一讲他们都惊得慌,别的学校都没有。那时候周志仁当书记,他也改变了过去这个学校以抓阶级斗争为纲,过去的年代专门盯着老师后面抓你小辫子,他来就抓学科建设,抓这个科研他的一个著名的口号是“砸锅卖铁也要争取上博士点”,山师必须上去。最终,就是在他这个时间上去的。申报博士点,我可以讲几个故事。我为了请这些专家到我们济南到山东来参加咨询会,那一年温度是高温37度,在北京请了好几个专家,要到田横岛去参加博士点建设论证会,你要申报够不够条件,就要请人来论证论证。钱中文、吴元迈他们都来了。我们请了几个老中青都有,童老师也来了。那一次非常危险。田横岛吃海鲜很多,我有中风再吃海鲜那就麻烦了。会开完了,我回来就倒下了。我回来到医院一查,我血糖23,大夫说你马上得住院,尿糖3个加号。我过去家庭身体很好,家族没这个历史。一住住了一个多月的医院,这以后现在留下了糖尿病。我老伴经常埋怨,你就是那个时候得的。再一个事,搞理论教材以后,童老师就拉着我参加了国家社会科学重大项目立项的中宣部直接挂帅的一个教材。这次和童老师原来编的不一样了,但他还是首席专家,他组成的专家组很厉害,观点有时候也不一样。这部教材到最后到第二稿的时候,要交中宣部了,第一章是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创立和发展,原来的分工不是我写。不是我写我可以不承担。但后来打电话来了,说这个事非你办不可,必须叫你干,净是些老专家,十多个人,提的一大堆问题。我说这个事不好弄,这个事还必须认真对待。对这些人不能马马虎虎,一两个月之后弄出来,我搞的还真过关了。过关了就倒下了,心脏病,完全是因为压力给累垮了,但是我也是给他完成了,这个教材也出来了。那我是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学科,为了工作领导学科发展吗?中宣部搞北部教材文学理论是第一部,在文学理论建设上我们山师还是出了力的。我们还搞了其他一些教材,几乎各个领域我们都有,马列的、西方的、古代的、美学的,我们都有,而且都是全国性的教材,这个在全国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更多>>微博推荐

新浪首页|新浪山东|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山东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