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东|资讯|同城|美食|旅游|汽车|城市|教育|健康|读图| @新浪山东|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山东> 教育 >对话人物>正文

新浪山东独家对话《山师学者》:山东师范大学著名学者李衍柱

A-A+2016年9月6日18:03新浪山东评论

  新浪山东:您在1960年代初期,曾听到过宗白华、蔡仪、缪朗山、何其芳、余冠英、游国恩、冯至、吴组缃、唐弢等学术大家的亲自授课,蔡仪先生还是您毕业论文的指导教师。这样的求学经历令人羡慕。请问您觉这些学术大家的教诲是否对您的治学原则和风格产生了影响?您的治学原则有哪些?

  李衍柱:1961年经过学校推荐考试,我进了人民大学文艺理论研究班,这是中宣部和中国文学研究所,还有人民大学合办的一个文艺理论研究班,也是今天学位制度的前奏。办了三届,我是最后一届,1961年到1964年整整三年。这三年什么特点呢?三年困难时期。好处是什么?好处是没运动。所以我们进去以后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因为那时候中央总管这件事,何其芳又是我们班主任,他们调动全国各个专家,全国最好的一流专家都给我们讲过课。现在没有了,哪个大学也找不到那么多人,所以说是空前绝后。我感觉到很庆幸。原来在农村来的孩子,在青岛师范,大家思路都比较闭塞,这以后一看文学学术的海洋是非常广阔的,研究领域这么丰富,确实有点迷人,读不完的书就是属于这样。这些人又是非常朴素和无价的。宗白华给我印象非常深,给我们讲了半年课,这个人就看起来像农村老头一样,那时候是非常有名的,但这个人是一生淡泊名利。还有冯至,他对德国文学非常熟悉,是翻译家,德国也发给他勋章,他也非常能讲。此外,吴组缃讲《西厢记》讲得非常生动。还有包括那时候刚刚起来的一些年轻的学家像李泽厚、叶秀山、张光年等,都给我们讲过课。

  给我们讲课最多的叫缪朗山,这个人懂八国文字,特别是古希腊文非常好,他的拼搏精神、治学精神给我影响非常大。他是边翻译边讲课,一周给我们讲八小时,整整讲了一年西方文艺理论。后来,他的《西方文艺理论史纲》出版了,很厚的一本,人民大学出版的。那是开创性的。

  当然对我学术影响最大的应该是蔡仪。最后一年进入写毕业论文的状态,蔡仪是我的指导老师,我当时就报了个题目《学习马克思恩格斯论文学中的典型问题》。蔡仪很严肃,给我们讲过几次课,当时报题目我还很紧张。后来他叫我定期到他家去,他住在社科院宿舍,我们还有两个同学,一个广西师大,一个人民大学的,我们三个前后去了三四次吧,蔡老师都非常平易近人。他有什么问题都及时提出来,跟他学得这几年影响最大的是学风问题 。做学问要老老实实的学,不要去抄袭、走捷径、占便宜,这些事千万不能去搞。他说包括引文,最好是去查原文在什么地方,不要去转引。他在这个事上的严格在社科院也是很出名的。再有就是研究方,他强调理论和实际结合。研究理论问题要看作品,要读好作品,通过作品去分析研究理论。再就是要阐明马克思是什么观点、恩格斯是什么观点,不要歪曲它的原意,得好好理解理解它的原意是什么。我交的稿子他都看,认真的看。他就是这样。当时对他的社会争论比较大,他说人性和阶级性的关系,大家争论比较大。他当时拿了个茶杯跟我说,这个事是从不同层次、不同范围来讲的,人就是动物,从生物学这个角度他就有动物性,但是从人类学的角度就有人性,但每一个人又从事不同的职业、在不同的政党,当然是有阶级性,阶级性代替不了人性 。他那时候比喻非常生动,我一听他画着圈跟我说,我说这个事我很明白,你讲得很好。跟着他写毕业论文还是受到了严格的学术训练,他也非常赞成我选的这个题目,可以系统的搞。我真下功夫,马恩全集几乎全翻遍了。有关文学典型、有关什么例子的,几乎是能找到的我统统都找了。这个有关的马克思恩格斯涉及到的文学作品,我几乎都读过了,涉及到巴尔扎克《农民》、《高老头》等等,不管哪一部我都找过来看,得把作品结合起来论述。我的毕业论文写了八万多字,那时候也不知道什么要求我就写了八万多字,后来他们告诉我他给我画了个优,存入人大的档案。

  大概是在1975年,上海复旦大学蒋孔阳来访问,我就向他提出问题。我说:“蒋先生,我写毕业论文的时候提到恩格斯在给敏娜·考斯基写信的当中提到黑格尔的‘这一个’,这说明恩格斯这个典型理论的前提是黑格尔,黑格尔在哪里讲得这个话?”他一愣,说:“黑格尔的东西我都看过,但是这个事我还不清楚,回去查查。”后来,我写第一篇学术论文就是《试论黑格尔的“这一个”》 。1978年11月在上海开典型会,在大会上全国来了很多人,在大会的报告当中,蒋孔阳也去了。蒋孔阳那时候就是名家了,我没想到他在大会上表扬了我,说有一个同志叫什么名字、写了什么文章,这篇文章很好,大家可以看看。徐中玉是华东师大的老师,那时候是系主任,也是学者,很有名的,他说作者已经来啦,叫我去见见蒋孔阳。后来我和蒋孔阳关系一直很好、亦师亦友,蒋孔阳那个人非常没有架子。随后,我把过去的毕业论文又重新整理,出了《马克思主义典型学说概述》,写了24万多字(原来8万来字现在扩展了好多到24万多字)我就写信给蒋孔阳,没想到蒋孔阳很痛快的同意给我写序,他给我写序而且评价很高。这本书填补了典型研究的空白,影响很大。这个书出来以后,蒋孔阳一写序,影响就很大,国家教委知道了。国家教委专门和我联系,列入项目计划、补充计划。后来教育部专门来了一个处长,组织了研讨会,怎么样修改,当时山师的校长书记都参加了。研讨会开了以后,就确定修订叫《马克思主义典型学说史纲》。《史纲》出来以后就到了1989年了山东文艺出版社出版了。随后,《文学评论》发了长篇评文,蒋孔阳还专门在《光明日报》写得评论,大概有十六家全国报刊发了评论,在咱山东省获得了社会科学一等奖,华东地区也是一等奖,得了四个一等奖。后来,教育部专门来了一个通知,这本书被列入研究生教材。具体怎么通过的,他们告诉我是教育部通过学位办召集各学科的负责人来讨论这个事,通过各个学科的负责人确定为全国研究生标准教材。一本书,经过20几年,能够站住脚,而且被社会所承认,我感到很高兴。这应该一个对学术上做出了一点贡献吧。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更多>>微博推荐

新浪首页|新浪山东|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山东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