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东|资讯|同城|美食|旅游|汽车|城市|教育|健康|读图| @新浪山东|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山东> 城市频道 >城市关注>正文

济南“专车”座谈会各方大倒苦水 行业改革迫在眉睫

来源:齐鲁网2015年1月12日【评论0条】字号:T|T

  齐鲁网济南讯 昨天上午,山东省政协与《山东商报》联合主办了“专车运营管理专项座谈会”。会上,出租车、“专车”各方大倒苦水,出租车公司说利润少,每车每月“份子钱”仅约200元利润;驾驶员却嫌“份子钱”多,和专车竞争,期待平等平台;“专车”驾驶员觉得与出租车竞争,需要付出更多;“滴滴专车”认为“专车”有监管空白不违法,希望尽快有法可依。

  而出席本次座谈会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市民代表,则提出“把专车当做出租车管理试验田,大家达成共识:如何在法治的前提下,以创新、融合的心态面对新生事物,健全、完善相关法律法规,让市民出行更加便捷。

  济南市交通运输局参会代表李东表示,2013年,市交通局就提出“市民诉求就是工作责任”的工作理念,但市交通局毕竟只是一个市里的执行部门,有很多的法律法规都需要按省里或国家相关规定来执行,所以会后他会将各方反映的问题、意见和建议反馈回市交通局里,同时也会及时上报给省交通运输厅。

  出租车、专车各方大倒苦水 “份子钱”成导火索

  座谈会上,迅达出租的总经理江佃明晒出了出租车行业所谓的“份子钱”。

  “驾驶员口中的‘份子钱’其实指的是‘出租车承包费’,现有的承包费标准是2007年由济南市物价局制定,是当时市物价局去济南市各出租车公司 进行成本采样之后,去了一个平均标准制定的现有价格。”

  江佃明介绍,以一辆成本价在13万左右桑塔纳志俊来说,现行承包费价格是每月4048.5元(也就是大多数出租车公司收取的4050元这一标准),其中包含这几项:车辆折旧费每个月1738元(每辆志俊车的成本价在13万左右,按当时物价局核定的10%的汽车残值标准,剩余价格需在71个月内分摊完成);400多元的贷款(因物价部门允许每辆车贷款70%,自有资金30%,也就是说,一辆13万的车中有9万到10万是贷款,按照2007年7%的贷款基准利率,每年每月合400多元);197.33元的国家事业性收费(包括车辆的维修、维护、年检、年审等费用);830多元的保险(国家规定每辆出租车必须买20万元的第三方责任险;402.27元的事故赔偿费,这部分是指出了交通事故后,超出驾驶员理赔能力、需要公司负责赔偿的费用损失);再加上公司运营成本(水电费、维修费、通讯费等)。这样算下来总共3800多元,然后再加上所纳税费。

  一出租车公司负责人说,“一说‘份子钱’4050,刨去保险、折旧费等各种支出后,企业也就200多块钱的利润。”这份负责人说,现在社会上都说出租车公司在喝驾驶员的血,属于暴利公司,其实,收费标准是国家物价部门核定的,而且定价不仅是物价部门一个部门决定的,市公共事业公用管理局、市建委、市委市政府都会参与定价监督。“大家对这个事不明白,才会误解出租车公司。”

  参与座谈会的出租车司机代表则“抱怨”,专车不拿“份子钱”,一天轻松能挣五六百,我们跑12个小时只能挣100块。“我觉得出租车公司的管理很不人性化,没拿司机当员工看。”出租车司机说,如果出租车和专车同样的待遇,不用背负“份子钱”的压力,那么出租车就不会不跑火车站,非跑机场。

  当出租车司机希望能和专车司机待遇一样、有平等平台时,专车司机则表示,“与出租车竞争,我们需要付出更多,包括服务,出租车挑客,我们不挑,远了近了我们都送。”

  此次参会的“专车”代表是“滴滴打车”政府事业部华北区总监袁烨,她解释道,“专车”并不是想抢占出租车行业的市场,“专车”走“高端路线”,虽然外表看起来跟私家车无异,但属于汽车租赁公司,是由企业自主运营,司机作为劳务公司员工,仅提供驾驶服务。

  袁烨表示,现在的“专车”监管的确存在一些法律空白和模糊的地方,很多人说我们游走在“灰色地带”,但其实我们并不想钻法律的空子,监管的空白使我们的合法性界定被模糊,很多地方把“专车”定性为“黑车”来打压,这让我们很难受,因为我们期望的企业能够得到长期有效发展,所以我们比任何人都更迫切希望“专车”能够尽快有法可依,这对于我们既是规范,更是保护。

  代表委员建言:公开出租车公司利润 行业改革迫在眉睫

  “专车定位中高端群体,主打中高端商务用车服务市场,与传统的出租车有本质区别,两者应该互相补充并为用户提供多元化的出行方式。”山东省政协委员、山东启德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勇认为,出租车行业改革迫在眉睫。

  赵勇建议,应让出租车行业更多在阳光下运行,让监督和审计部门深度介入,向驾驶员和市民公开出租车企业的运行成本和支出情况,包括“份子钱”的总数和使用情况。同时,“政府应当将专车管理作为政府部门简政放权的一块‘试验田’,采取专车注册登记制,放宽营运牌照管理限制,扶持专车市场发展。”

  “我们必须加强立法和监管,这样才能保证乘客、电商平台、专车司机和出租车司机的利益。因为法律有滞后性,我们目前要做的是推动法制建设,让所有的相关方都在法治轨道下运行。”山东省政协委员、民革山东省委副巡视员王鲁一强调,“我们如今建设法治国家,任何事情都要在法制的框架下解决。”

  山东省政协委员、山东法策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张法水提出,出租车公司利润应公开。张法水认为,专车目前的确还有些“灰色地带”、打擦边球,未完全处于阳光之下。但它又像网购一样,一定会对出租车行业带来极大变革。目前,要加强对“专车”安全的监管,一旦出现安全问题,三者“踢皮球”怎么办?国家是时候研究出台相关措施,修订相关法律法规以促进业态规范,而不是让新业态被动地来适应目前的法律法规。

  “我们的出租车行业很不容易,它很脆弱,需要保护。”山东省政协办公厅宣传处调研员李蔚然话锋一转,“如果新的业态出现了,我想问一下,你能消灭的了它吗?”李蔚然认为,现在最需要关注的是出租车行业和专车二者能否实现合作。“我们目前应该做的思考是如何让传统行业结合新的业态,或者取长补短,实现产业升级模式。”


精彩推荐更多>>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新浪山东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